随着姜云走入了兽圈,因为他身上佩戴着香囊,让那些原本对他虎视眈眈的青光狼在吸了吸鼻子之后,顿时就失去了兴趣,又如同先前一样,懒洋洋的恢复了原先的姿势。

  姜云也没有理会这些青光狼,而是径自走向了那个兽笼,蹲下身子仔细的看了片刻之后,脸色不禁阴沉了下来。

  虽然不懂修道,但是如果说到对各种凶兽和植物的了解,姜云却是有着极为丰富的经验,甚至就连莽山中最出色的猎人,也比不上他。

  原本姜云还以为陆笑瑜用来关狼的笼子不牢靠,才让青光狼咬坏了笼子跑了出来,但是现在看到这铁笼铁锁,他却知道了,这件事恐怕并非这么简单。

  对于青光狼,姜云毫不陌生,他也曾经抓过青光狼研究,所以他十分清楚,青光狼纵然凶残无比,但是,它们的牙齿,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锋利,至少,绝对不可能咬断纯铁打造的铁锁。

  更何况,这铁锁的断口之处异常光滑,上面根本没有丝毫齿印,分明就是用某种锋利的利器给斩断的!

  青光狼作为低阶凶兽,自然不会懂得使用利器,从而也就不难让姜云判断出来,这铁锁,是人为弄断的。

  也就是说,有人故意将铁锁斩断,将那头二十年龄的青光狼给放了出来,让其混入狼群之中。

  这样做的目的,无非就是要让陆笑瑜承担失职之责,从而受到惩罚。

  再加上,要想进入兽圈,必须要懂的入谷的阵法和佩戴香囊,因此,姜云都可以推测的出来,斩断铁锁之人,必然也是属于百兽峰。

  甚至有极大的可能,就是将二十年龄的青光狼交给陆笑瑜的那个外门弟子!

  只是姜云想不通,这个人为什么要如此处心积虑的陷害陆笑瑜?

  姜云不禁回头看了一眼兽圈之外正满脸焦急和担心的陆笑瑜,实在有点无法相信,年仅十二,都不谙世事的的她,难道刚刚进入问道宗,就招惹到了什么人?

  思索了片刻之后,姜云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干脆暂时将疑惑放到一边,决定等会直接询问陆笑瑜,而现在当务之急,自然是先将那头二十年龄的青光狼给找出来。

  想到这里,姜云终于站起身来,走向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头青光狼。

  这头青光狼长约两米,趴在地上懒洋洋的,双眼微眯,对于姜云的靠近视若无睹,直至姜云忽然伸手,摸向了它的身体。

  这一幕,让陆笑瑜的面色蓦然一变,嘴巴圆张,差点惊叫出声,幸亏反应较快,急忙用手捂住了嘴巴,这才没叫出来,但是脸上满是惊慌担忧之色。

  自己明明已经告诉姜云,不要和青光狼有身体的接触,可姜云怎么不听?要是真被青光狼给咬伤甚至咬死,自己岂不是害了这位师兄!

  虽然着急,但是没有香囊,陆笑瑜根本不敢进入兽圈,只能站在圈外紧张的注视着。

  随着姜云的手掌碰触到了青光狼的身体,那青光狼的鼻孔翕动之下,双眼蓦然睁开,两道凶光迸射而出,硕大的脑袋霍地一转,张开血盆大口就向着姜云的手掌,恶狠狠的咬了过去!

  然而就在这时,姜云的口中念念有词,同样将双眼猛然一瞪!

  与此同时,在他被衣物遮盖的身体之上,那数百道伤痕又一次微不可查的颤动了起来。

  “呜!”

  怪事出现了!

  这头原本准备攻击姜云的青光狼,在此刻姜云的目光瞪视之下,身体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不但眼中的凶光瞬间褪去,那张开的嘴巴也是急忙闭上,改以发出讨好的呜咽之声,任由姜云的手掌放在了自己的身体之上。

  甚至,就连四周那其余的二十头青光狼,也是不由自主的蜷缩起了身体,瑟瑟发抖,根本不敢看向姜云。

  众所周知,特定的环境中生活的久了,每个人的身上都会慢慢诞生出种种特殊的气息。

  比如经历过无数战役后活下来的战士、凡人之中的屠夫,他们的身体之上都会有着强烈的杀气和凶气。

  姜云身在莽山的十六年里,所杀过的凶兽数量已经数不胜数,久而久之,在他的身体之上,更是有着一种让凶兽极为忌惮的血腥气息。

  这种气息,大多数的人类或许无法感应,但是凶兽却是极为敏锐。

  而在莽山之中,因为这种气息太盛会让凶兽感受到就远远避开,所以姜万里就教了姜云一段小小的口诀,只要默念之下,就能将这股气息收敛。

  这也是姜云为什么不需要香囊的原因。

  现在姜云将自己的这股气息散发而出,顿时如同滔天洪水一般,铺天盖地的倾泻开来,压过了香囊的气味,瞬间充斥了整个兽圈。

  这二十一头青光狼,哪里能够承受的了这种恐怖的血腥之气,自然一个个都乖乖的蜷缩在了一起,一动都不敢动。

  接下来,姜云就开始用手掌依次的摸过这些青光狼的身体。

  兽类,连同人类在内,根据年龄的增长,身体内的骨头会逐渐发生变化。

  身为药师,炼制一些丹药的时候,对于材料的年份,有着极为苛刻的要求。

  植物的年份,通过看、嗅、尝等方式都能判断出来,但是凶兽兽骨的兽龄却无法用这些方式,除非将凶兽杀死取出骨头,可那样的话又实在太过麻烦。

  更何况有的时候,仅仅只是需要取凶兽身上的一些毛发,完全不需要将其击杀,故而姜云久而久之,就练就出了一种特殊的本领——摸骨!

  通过摸骨,他能清楚的判断出各种凶兽的兽龄。

  仅仅片刻的功夫,姜云就找到了那头二十年龄的青光狼,轻轻的拍了拍它的脑袋,伸手指了指那已经坏掉的兽笼,这头青光狼就乖乖的自己走进了笼子之中。

  等到姜云提着兽笼从兽圈之中走出来的时候,陆笑瑜立刻满脸兴奋和难以置信的迎了上去道:“姜师兄,刚才吓死我了,我还以那些青光狼要吃了你呢,还好你没事,不过师兄你是怎么做到的?我看那些青光狼好像很怕你啊!”

  “这都是多亏了你给我的香囊,还给你!”姜云随口敷衍了过去,笑着将香囊递还给了陆笑瑜。

  看着陆笑瑜将香囊收好之后,姜云微一沉吟便问道:“你在这问道宗内,得罪了什么人吗?”

  “得罪人?”陆笑瑜明显被问愣住了,好半天才摇摇头道:“我进入问道宗后,就被分配到这里饲养青光狼,天天除了修炼,就是和它们打交道,连人都没有见过几个,哪里会得罪人,姜师兄,你怎么这么问?”

  姜云看得出来,陆笑瑜说的是实话,犹豫之下,还是决定不将真相告诉她,免得她担心,所以笑着道:“没什么,随便问问而已!我们毕竟是新来的弟子,人生地不熟,做事慎重点,别万一哪里做得不对,不小心招惹了什么人,那就麻烦了。”

  “恩恩!”陆笑瑜连连点头道:“我爷爷也是这么跟我说的,让我在这里老老实实的修炼,其他事都不要管,姜师兄,你放心,我不会去招惹谁的!”

  姜云笑着道:“那就好!好了,现在这头狼找到了,你也没什么事了,我就先走了,要是你再遇到了什么麻烦的话,可以随时到藏峰去找我!”

  虽然姜云知道,肯定是有什么人在陷害陆笑瑜,但是自己身为杂役弟子,也根本没有办法帮助她,只能希望她自己多注意点。

  陆笑瑜急忙对着姜云点头道:“好的,姜师兄,这次真是太谢谢你了,要是没遇到你,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我送你出谷!”

  离开山谷之后,姜云对着陆笑瑜挥了挥手便转身向着藏书阁的方向走去。

  然而他刚刚迈步,却是突然又停下了身形,霍然转头,一个身材矮胖的灰衣男子,正急急的移开了原本盯着自己的目光,并且迅速的钻入了山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