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突然响起的脚步声,让苍茫的手掌微微一顿,但依然抓向了姜云。

  其他人的注意力自然也被脚步声所吸引,急忙齐齐抬头,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唯有姜云,却是趁着这个脚步声的响起,拉着雪晴,身体蓦然向后疾退而去,堪堪避开了苍茫抓过来的手掌。

  苍茫一掌抓空,倒也没有继续去抓姜云,而是索性收回了手掌,冷冷一笑道:“莫非,这是救你之人?”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自从超越了实命境之后,苍茫的自信心也是随着疯狂暴涨,大有一种天下无敌的感觉。

  说完之后,他也和其他人一样,抬起头来,看向了天空。

  姜云没有看向天空,而是猛然伸出手来,握住了身后的镇古枪!

  这柄曾经跟随父亲的长枪,即便在姜云差点被天迦杀死的时候,它都没有丝毫的动静,然而现在,却是莫名的疯狂颤动了起来。

  以至于让姜云都忍不住怀疑,它是要离开自己而去!

  紧紧握着镇古枪,姜云也抬起头来。

  奇怪的是,头顶上方,甚至整个山海界的天空,却都是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影的出现。

  这脚步声,赫然是来自于山海界外。

  人还未到,脚步声就能通过界缝,传入山海界内,单单是这一点,就让所有人的脸上都是露出了震惊之色。

  虽然看不见人,但是这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却是越来越响,极为的沉重,也让所有人的脑海之中不自觉的浮现出了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正在一步一步的向着山海界走来。

  而渐渐的,这脚步声,每一步的落下,就如同踏在了众人的心中,让每个人的心跳,竟然都不自觉的改变了跳动的频率,跟脚步声保持在了一致!

  这个发现让所有人的面色顿时大变。

  甚至就连始终镇定的苍茫,也是眉毛一挑。

  因为如果那脚步声突然停下,自己的心脏岂不也是要跟着停止跳动了?

  “砰!”

  终于,在众人既期待,又好奇,既紧张,又惶恐的等待之下,伴随着一道如同雷鸣般的巨响传来,一个人影终于出现在了山海界的天空之上,并且站在了那里,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众人。

  而随着人影的静止不动,所有人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竟然真的停止了跳动,一股窒息的感觉瞬间袭卷了全身上下。

  有些修为稍弱的修士,更是忍不住用手捂住了胸膛,面色扭曲。

  好在这种感觉仅仅持续了数息,众人的心脏便重新恢复了跳动,但一个个的也是张大了嘴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脸上带着犹有余悸之色。

  他们毫不怀疑,这是对方手下留情了。

  如果对方想要杀死自己等人的话,甚至可以直接以脚步之声踩爆自己等人的心脏!

  好半天之后,众人才算是回过神来,看向了天空上的人影。

  这是一个中年大汉,虽然体型没有顶天立地那么夸张,但是却也无比伟岸,身高过丈。

  站在那里,就如同一座小山一样,依然能够带给人强烈的威压!

  这个大汉的相貌,对于在场众人来说是极为的陌生,没有人认识,也不知道大汉到底是什么来历。

  除了姜云!

  当姜云看清楚了大汉的长相之后,整个人顿时如遭雷击一般,怔立在了高台之上,刚刚同样停止跳动的心脏,在这个时候再次疯狂的跳动了起来。

  甚至于,他那死死注视着大汉的双眼之中,竟然都已经浮现起了一层淡淡的雾气!

  而那大汉的目光也是正在看着姜云,粗犷的脸上忽然慢慢的露出了一抹笑容道:“你长大了!”

  尽管大汉的声音已经是尽量的温柔,但是在所有人听来,仍然是如同滚滚雷鸣一般,直震得他们耳膜都是隐隐发疼。

  不过,到此为止,他们总算知道了,这位大汉,不仅认识姜云,而且更是姜云的某位长辈。

  姜云颤抖着声音道:“你,你是……”

  大汉微微一笑,蓦然抬脚,一步迈出,从空中,直接落在了姜云的面前,伸出手来,重重拍在了姜云的肩膀之上道:“战斧!”

  是的,战斧!

  上次姜云进入父亲的记忆之中,化身为了父亲的时候,就见到了这位大汉!

  战斧,正是这位大汉的名字。

  而姜云清楚的记得,父亲的记忆之中,战斧的手中还有着一柄黑色的斧头,生生劈开了一条虚无之路!

  虽然姜云也不知道战斧的真正来历,但是通过父亲和战斧之间的简单交谈,却是让他可以大致的推测出来,战斧,应该是父亲的开路先锋,是和父亲并肩作战过的一位强者!

  记忆之中的人物,此时此刻,竟然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这让姜云如何能不激动!

  战斧那放在姜云肩膀上的手掌,忽然抬起,一把抓住了姜云身后那仍然在急速颤动的镇古枪!

  说来也怪,镇古枪落在了战斧的手中,立刻安静了下来。

  而战斧也伸出另一只手来,轻轻的摩挲着镇古枪的枪身,感慨的道:“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

  “你这臭脾气可是一点没变,不过,用不了多久,我们必然就能再次并肩杀敌了!”

  话音落下,战斧一扬手,镇古枪再次飞回了姜云的后背。

  而姜云也总算是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战斧,激动的道:“战,战前辈……”

  战斧一摆手,打断了姜云的话道:“少主,我可没有道无名那么大的胆子,这前辈的称呼,我万万承受不起!”

  一声少主,不但让姜云心中一暖,也让在场所有人全都再次面露震惊之色。

  尤其是姬空凡等少数几个知晓姜云身世的人,更是从战斧的这句话中,推测出了不少的消息。

  他们知道姜云是被道无名带着来到这片天地的,而如今这战斧既然也称呼姜云为少主,那就说明他和道无名,都是属于姜云家族之人!

  道无名,虽然曾经已经问道宗宗主的身份活跃过一段时间,但是对于道无名真正的实力,根本无人知晓,就如同眼前的这位战斧一样。

  但,必然都是极强!

  自然,这也让他们看向姜云的目光之中,多出了几分凝重。

  “少主,本来我是不应该出现的,但道无名说的对,今日是你的大喜之日,这婚礼之上,如果我们这些家人不出现的话,实在是说不过去,也会让你受委屈!”

  “因此,我这才赶来了!”

  姜云用力的点了点头,刚想开口说话,但是苍茫的声音却是不合时宜的响起道:“你们两个,当我不存在吗?”

  苍茫虽然也同样看不透战斧的实力,但是如今的他,根本没有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听到苍茫的声音,战斧的眉头一皱,不过不等他开口,却是有着一个人迈步走出道:“老前辈,不如你解开我一点封印,我帮你代劳吧!”

  走出来的,赫然是墨辰!

  而听到墨辰对于战斧的称呼,姜云不禁一愣,脱口问道:“你认识他?”

  墨辰笑着以传音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曾经跟你说过,贯天宫九十九层之上,有位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