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少尊的话语之中透着凝重之意,但是古忘的脸上却仍然带着淡定的笑容道:“大哥,放心吧,从小到大,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

  听到这句话,少尊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不少,点了点头道:“不错,如果没有你,大哥也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我相信你!”

  “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提出来,只要在我能力允许范围之内的,我都会答应的!”

  说完之后,少尊站起身来,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古忘的肩膀道:“自己小心点,我等你的好消息!”

  “好!”

  随着少尊的离去,古忘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地收敛。

  虽然看似恢复了平静,但是眼中的那抹傲然之意却是化作了痛苦之色,转瞬即逝。

  就在少尊离开禁地的同时,姜云和司凌晓二人已经站在了一座山腹之中,下方有着一个巨大无比的黑黝黝的洞口。

  自然,通过这个洞口,就可进入到寂灭族的禁地!

  姜云曾经来过一次这里,算得上是轻车熟路。

  再加上现在这个世界之中,已经没有了皇刑司的人,所以两人一路过来,极为的顺利,连个敌人都没有遇到。

  深深的看了一眼下方的洞口之后,司凌晓抬头看向了姜云道:“你怎么会这么快就找到了这里?”

  虽然司凌晓先前因为目睹族人被杀,心灵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但是现在已经好了不少,也终于意识到姜云对这里似乎无比的熟悉。

  姜云也没有隐瞒,平静的道:“因为我曾经来过这里,也进去过一次禁地!”

  “什么!”司凌晓顿时张大了嘴巴道:“你来过这里?这里自然是监狱啊?”

  姜云没有理会她的震惊,继续道:“我再跟你说一下如今的情况,这个世界已经被这些将族,还有寂灭族人出手彻底封锁,只能进不能出。”

  “而且,我怀疑,即便能够进入此界的,应该也只能是传说境之下的修为!”

  “就算是司静安前来,恐怕也无法进入。”

  “简而言之,这里除了我们两人之外,其他的人,不管是现在的,还是日后会进入这里的,你都可当作敌人看待。”

  “因此,这处禁地,就是我们离开此界的唯一出路!”

  虽然司凌晓知道姜云并不是在危言耸听,但是听说就连司静安也无法进入此界,还是让她有些不相信的道:“老祖他老人家应该不至于进不来吧?”

  姜云摇摇头道:“如果传说之境能够进入此界的话,那这些将族绝对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杀死你的族人!”

  “毕竟,这些将族进入此界也只是他们族中的一部分人而已,他们也有各自的家人,也要担心被灭族!”

  “总之,我们接下来会进入这黑洞,而为了防止你有什么意外,我会将你送入我的虚无界中!”

  司凌晓顿时拒绝道:“我不要!”

  “我偷偷溜出来,就是为了见识一下的,你将我送入什么虚无界,我肯定什么都看不到,那我还不如在家呆着呢!”

  姜云早就料到司凌晓会拒绝,所以直言不讳的道:“你的修为太弱,我怕到时候无法照顾你,你要是也死在了这里,我会愧对司静安的!”

  “你!”司凌晓瞪大了眼睛,气鼓鼓的道:“我不用你照顾!”

  话音落下,司凌晓突然纵身一跃,竟然直接向着那黑黝黝的洞口跳了下去。

  司凌晓这突然的举动,真的是出乎了姜云的意料,根本就没有想到,甚至都来不及去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司凌晓的身形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而这也让姜云皱起了眉头,脸上露出了一丝怒意!

  这丫头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他不怕司凌晓实力弱,他就是担心司凌晓不听话,会给她,也给自己惹出天大的麻烦来!

  可是事已至此,姜云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准备同样跳下去。

  然而就在这时,他的目光却又是一凝,微微抬头,看了眼域外战场的方向,轻声的道:“剑屠族和灵镜族的两名踏虚,死了!”

  当初姜云带着前往光暗皇族的那十八名踏虚强者,除了修罗之外,剩下的人都被他打下了奴印。

  而现在,他清楚的感觉到有两名踏虚强者的奴印已经崩溃,而这也也就意味着这两人已经死了。

  “如果你们是死在别人之手,我还能替你们报仇,但你们既然是死在贯天宫内,那我也无能为力了!”

  十八名强者,原本姜云是希望他们,要么跟着自己一起来寂灭族的族地,要么就是回归西南荒域。

  可是他们想要去闯闯贯天宫,那么在姜云想来,他们必然是被贯天宫内的机关,或者是墨辰等人所杀。

  毕竟贯天宫内是真正的危机四伏,就连姜云都不敢说自己在贯天宫内是安全的,因此他们的死,也是正常的。

  然而,就在姜云摇头,不准备理会此事的时候,他的面色陡变!

  因为,在这刹那之间,赫然又有四名踏虚强者死亡!

  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续六名踏虚,近乎同时死亡,这让姜云不由得对自己先前的想法有了丝怀疑。

  “纵然贯天宫内再危险,墨辰他们出手再无情,但这六人都是踏虚强者,也不至于瞬间被杀吧!”

  “而且,不是说贯天宫的规则已经有所改变,进入的人至少有一半能够活着出来吗?”

  虽然姜云心中不解,但是想了半天却也想不通其中的原因,最终仍然只能将他们之死,归结于贯天宫上。

  “希望修罗等人能够知难而退,活着离开贯天宫吧!”

  伴随着话语的响起,姜云也是纵身一跃,向着下方的黑洞之中跳了下去。

  与此同时,寂灭族禁地之中,盘膝坐在一块大地之上的古忘,脸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道:“寂灭之体,终于来了!”

  ——

  就在姜云进入寂灭族禁地的同时,贯天宫外那些围聚的修士们,脸上都是纷纷变色。

  因为他们进入贯天宫内的亲朋好友们的命石,刚刚竟然齐齐碎掉。

  这一幕,让他们不禁想到了当初贯天宫第一次开启时的情形。

  那次进入贯天宫的修士,也是出现了大规模的死亡,就如同现在。

  至于那些原本准备进入,但是临时又放弃的踏虚强者们,此刻不禁有些庆幸,幸亏自己没有进去。

  在距离贯天宫较远的一处界缝之中,站着十二个人,其中一个狼首人身的男子低声的道:“诸位,他们都死了!”

  这十二人,自然就是西南荒域的踏虚强者,他们并没有同时进入贯天宫,而是分成三批,分别进入。

  如今,第一批进入的六人竟然全部死掉,这也让他们大为震惊。

  唯有修罗凝视着贯天宫道:“他们进入其内的时间已经不短,之前所有人都是平安无事,可是在那十个人进入之后,就开始有人死亡了!”

  狼慈不解的问道:“哪十个人?”

  一旁的薛千殇道:“是不是其中有个年轻女子,怀中还抱着一只小兽的那十个人!”

  修罗点了点头道:“我怀疑,他们不是死在贯天宫的埋伏之下,而是死在了那十人之手!”

  “不会吧!”狼慈挠挠头道:“那十人难道就不怕贯天宫的埋伏,不怕那些镇守的高手,还有精力去杀死其他人?”

  “是不是,进去看看便知了!”

  修罗冷笑一声,突然迈步向着贯天宫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