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薛千殇,叶知秋,听到姜云的这句话,不禁全都悚然一惊。

  虽然他们都能看得出来,姜云的实力的确是又有了不小的提升,但是他们也根本没有想到,在姜云的口中,堂堂几大将族竟然都只是几只小虾米。

  还是修罗最先回过神来,没有在意姜云对于几大将族的轻视,而是眼中寒光一闪道:“那些强者,难道是来自于皇族?”

  比起皇族来,西南荒域的这些将族,自然就只能算是一些小虾米了。

  “不知道!”

  然而,姜云却是摇了摇头道:“但是两大皇族,我必然都会亲自登门,一一拜访!”

  “好了,你们先各自休息去吧,一切都按照我说的去做。”

  “三天之后,我们先开始逐一解决掉这西南荒域的麻烦,为丹琼前辈报仇!”

  “之后……”

  姜云的话并未说完就打住不语,甚至不再理会众人,径自缓缓迈步离开。

  剩下来的三个人彼此对视,都还没有从姜云的话中回过神来。

  他们因为地处偏僻,再加上这些年来也是忙着扩张古隐族的势力,所以到现在为止,都并不知道域外战场有着一座贯天宫的出现,不知道光暗皇族抓走了姜云的朋友。

  而对于那些攻打古隐族的强者,不管是修罗,还是薛千殇,都认真推测过他们的身份,但即便是他们,也没有往皇族身上去想。

  毕竟,两大皇族在灭域,那是真正的庞然大物,实在是没有理由,大老远的跑到西南荒域来对付一个刚刚崛起的将族。

  更何况,如果真的是皇族出手的话,那么以皇族的实力,哪里还需要去找薛千殇和其他将族的踏虚境强者联手。

  任何一个皇族,别说是灭掉区区一个古隐族了,就算是灭掉整个西南荒域,也不需要去求助其他任何人的力量。

  因此,他们才有点无法理解姜云的话。

  不过,事到如今,他们也不需要去理解了。

  薛千殇是必须要听从姜云的命令,而叶知秋固然不希望姜云涉险,但他也很想给叶丹琼报仇。

  至于修罗,他的脸上更是露出了一抹期待的笑容。

  甚至于,他的脑海之中还有了一个更为疯狂的计划。

  修罗将叶知秋叫到了自己的身旁,对着他耳语了几句。

  而叶知秋听完之后,身体都是惊得微微一颤,面露震惊之色道:“修前辈,真要如此做的话,其他人,恐怕不会同意吧?”

  修罗冷冷一笑道:“我修罗族,绝对没有一个人会反对。”

  “而你天香族,难道不想为叶丹琼报仇,不想抢回你们的族人吗?”

  听到修罗提起叶丹琼,叶知秋的眼睛不禁又是红了。

  这位性格善良的老好人,在经过了短暂的思索之后,脸上也是露出了狰狞之色,咬紧了牙关道:“好,我这就回去通知他们!”

  修罗点点头道:“恩,此事暂时不要让姜云知道,他不会同意的!”

  “我明白!”

  叶知秋答应一声,立刻匆匆忙忙的向外走去。

  一旁的薛千殇,始终冷眼旁观的两人,直至叶知秋离开之后,他才冷冷的开口道:“修罗,我不管你们做什么,我和我兄弟命,可以交给你们,但是我丹阳族的族人,不会去做你们的马前卒!”

  修罗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记住你们丹阳族的身份。”

  “还有,你丹阳族,也不配做我们的马前卒!”

  说完之后,修罗也是转身离开。

  注视着修罗的背影,薛千殇尽管气得都要将牙齿咬碎,但是最终却也只能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的确,自己丹阳族,为了能够活下来,已经成为了修罗族的奴族,生死,根本都不受自己的控制。

  这种情况之下,自己又如何有资格同修罗和姜云去谈条件。

  现在,他只能希望修罗真的能够说到做到,不要让自己丹阳族的族人,牵扯到这件事情之中。

  摇了摇头,薛千殇也不再多想,乖乖按照姜云的命令,去找自己的兄弟薛千名,和他商量一下,丹阳族下任族长的人选。

  丹阳族的后山,有着一个隐藏的空间,也就是当初丹阳族的本源之物,那颗丹阳存在的地方。

  虽然真正的丹阳已经被姜云吞噬,但是姜云又为丹阳族留下了一颗丹阳。

  此刻,姜云就坐在这颗丹阳之中。

  虽然他的脸色无比的平静,但是眼底深处,却是有着掩饰不住的悲伤。

  山海域中,他已经经历了爷爷姜族和师兄师姐们的牺牲,好不容易才重新振作起来。

  可是现在,不但当初帮助他从悲伤之中走出来的剑生被光暗皇族抓住,而且竟然就连雪晴和叶幼南也同样被人抓走,不知下落。

  甚至,连叶丹琼都已经身亡!

  叶丹琼是为了保护雪晴而死,而雪晴又是自己最想要保护的人!

  虽然姜云很少会提起雪晴,但是雪晴,却始终是他心中最为柔软的一处所在。

  他越是在意,越是想守护的人,却偏偏总是要遭遇到最惨的下场,这让他的心中真的是充满了无尽的愤怒和不甘!

  默默的坐了片刻之后,姜云的目光看了眼被自己放在一旁的那柄黑色长枪,然后又抬头看向了天空,轻声的道:“父亲,母亲,我,好累!”

  这一世的姜云,最快乐的时光,就是他的前十六年生命!

  从他离开莽山开始,他的肩上就压上了沉甸甸的担子,就始终在和各种各样的强者在斗,一直斗到了现在!

  虽然他还活着,但是他却也已经失去了太多的亲人和朋友,承受了太多的痛苦和磨难。

  而且,除非他真的死了,否则的话,他还要继续不断的斗下去。

  和将族斗,和皇族斗,和天古两族斗,和通天门斗!

  甚至就算是穿过了通天门,回到了诸天集域,他也一样要为了他的父母,去继续斗下去!

  “我多希望,当年你们没有将我送走,而是让我留在你们的身边,哪怕死了,但至少也比现在的我要轻松多了。”

  呢喃声中,姜云闭上了眼睛。

  不过很快,他就重新睁开了眼睛,看着出现在了自己面前的修罗,眼中的悲伤已经荡然无存,恢复了平静之色。

  “修罗前辈,我帮你看看你的伤势吧!”

  修罗摆摆手道:“不用看,就算我只剩一口气,对付几只小虾米,还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姜云淡淡一笑,也知道修罗的实力极强,所以不再强求,换了个话题道:“当初通知你的人,你知道是谁吗?”

  “不知道!”修罗摇摇头道:“不过,他倒是提醒我,说如果我没有把握带着族群挺过这次危机的话,可以试着向创生皇族的司静安求助!”

  “也正是因为这句话,我才始终没有想过,他们会是来自于皇族!”

  姜云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道:“让你向司静安求助!”

  “难道,这次抢走雪晴他们的,又是光暗皇族?”

  “我不知道!”修罗依然摇头道:“不过,求助这种事,我可做不出来,所以导致了如今的后果。”

  姜云没有去接修罗的这句话,而是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才开口道:“其实,我不是寂灭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