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对方始终是背对着自己,并没有露出他的真正面容,但是姜云对于道尊实在是太熟悉了,所以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背影,正是道尊!

  “道尊?”

  听到姜云的话,那身影再次开口,语气之中的疑惑却也是更浓道:“我不是什么道尊,我名道奴!”

  道奴?

  对方报出的这个名字,让姜云微微一怔。

  严格说来,这应该不是个名字,而是一种身份。

  再加上先前寒江和弑天都对此人称呼为看门狗,姜云不禁皱起了眉头。

  难道自己真的认错了,此人的确不是道尊?

  姜云身形一晃,已经来到了此人的身旁,一眼看去,顿时恍然大悟,脸上更是露出了震撼之色。

  此人,虽然长相和道尊一模一样,但是他的确不是道尊。

  因为,他赫然是由道纹凝聚而成的!

  姜云自然明白过来,他应该是姬空凡以道尊作为原型,用道纹凝聚出来的一个……生灵吧!

  姜云委实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对方,但姬空凡创造出来他的目的,必然就是为了看守这个世界。

  看着这位和道尊长相完全一样的道奴,姜云的脑海之中却是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另外一个人,或者说,是另一个魂!

  一个同样被人其他人创造出来的魂!

  那也是在九彩之界中,姜云第一次进入其中,遇过魂族布置的一处布满了雾霭之毒的小世界的时候,意外的遇到了一个由药神创造出来的年轻的魂。

  对于那个魂,姜云记忆犹新。

  不仅仅是因为他在关键时刻,用他自身的命火,用他的性命,帮助自己完成了命火的六次涅槃,更是因为那个魂已经拥有了意识,知晓了思考。

  甚至于,对于生命,都有了他自己的追求和想法。

  他不愿意死亡消失,却又可以坦然面对死亡。

  他的生命很短,可是正因为他的所思所想,却是让他的生命就如同夏花一样,短暂却很璀璨!

  而眼前这个道纹凝聚成的道奴,比起那个魂来,明显要真实了许多,强大了许多,以至于连姜云都将其误认成为了道尊。

  “你说的那个道尊,是和我长得很像吗?”

  就在这时,同样正在注视着姜云的道奴,忽然开口,也打断了姜云的思绪。

  知晓了眼前道奴的身份之后,姜云也已经收敛了浑身的杀气,散去了凝聚的力量,点点头道:“很像!”

  道奴再次开口问道:“他在外面,是什么身份,他的人生,是不是很精彩?”

  姜云可以清楚的看到,道奴脸上流露出的一种渴望和好奇,也让他在心中叹了口气。

  道奴恐怕从诞生之后,就没有离开过这个世界,所以他很想知道外面的情况。

  作为看守者,其实他也同样就如同是囚犯,只是比其他囚犯活动的空间稍微大了一些而已。

  姜云再次点头道:“他的身份很尊贵,他的人生也是非常的精彩。”

  “不过,他已经不在了,永远的消失了!”

  道奴沉默了片刻道:“那你能不能和我说说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吗?”

  “可以!”

  虽然看到对方的那张和道尊一样的脸,让姜云有些不适,但是却也不忍拒绝对方的要求,于是便简单的为对方讲述起了外面的世界的情况。

  道奴听得是津津有味,脸上也是露出了向往之色。

  如果这一幕,让不知情的外人看见,绝对会无比的震惊,

  姜云竟然会和道尊相对而坐,娓娓而谈。

  当姜云停止了讲述,道奴仍然沉浸在姜云所讲述的外面的世界之中,久久不能自拔。

  好半天之后,道奴才终于清醒过来,双手抱拳,对着姜云深深一拜道:“多谢!”

  姜云还了一礼道:“没什么,我讲的其实并不精彩,日后有机会的话,或许你可以离开这里,亲眼去看看,去感受下外面的世界!”

  “离开这里……”道奴的眼中亮起了一团光,重复着姜云的这句话,突然抬头看着姜云道:“我真的有机会离开这里吗?”

  姜云重重的点点头道:“有!”

  道奴也点点头道:“对,肯定有机会的,只要我完成了主人交代的任务,我就肯定可以离开的!”

  姜云自然明白,道奴的主人,就是姬空凡,所以顺着他的话问道:“你的主人,他交代给你什么任务?”

  “主人让我在这里等一个人!”

  “等谁?”

  “我想,应该是你!”

  不等姜云继续询问,道奴已经紧接着道:“主人没有告诉过我,具体要等谁,但是这么多年来,除了主人之外,你是唯一一个进入这里的人。”

  “所以,我觉得你就是我要等的人!”

  之前姜云已经想到了,这个世界,甚至连同那些踏虚境强者的道果,是不是姬空凡为自己准备的,所以现在听到道奴的这番话,倒也不是特别惊讶。

  “那你的主人让你等我做什么?”

  “将这里的一切都交给你,你可以带走他们的道果,可以带走他们的人,也可以杀了他们。”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不知道!”

  姜云没有再问,眉头紧皱,陷入了沉思。

  自己和姬空凡之间,如果抛开义父这层关系之外,就是他给了自己寂灭之体,除此之外,再没有了其他的关系。

  那他为什么要为自己做这些事情。

  这些,本来不应该是位他的儿子准备的吗?

  难不成,姬空凡将自己当成了他的儿子?

  姜云摇了摇头,这一点绝无可能!

  从道奴的身上,姜云也实在是得不出任何有用的讯息。

  因为他所知道的东西,真的是少的可怜。

  最后无奈之下,姜云只能换了个问题道:“那你知道,如何离开这里,离开之后,又如何回来吗?”

  “我可以送你离开,但如何回来,我就不知道了,主人没有告诉过我!”

  姜云站了起来,沿着这座面积不大的山顶踱起了步子,思索着自己到底该如何做,究竟要不要将这里关押的几名踏虚强者释放出来,要不要给他们自由,或者收他们为奴!

  “如今,这里还有几个活着的踏虚强者?”

  “三位!”

  说话的同时,道奴摊开了手掌,掌心之中出现了五颗金灿灿的果子道:“另外五位已经死了,这是他们的道果,都在我这里,你要的话,全都给你!”

  五颗源于踏虚境强者的道果,放在自己的面前,的确让任何人都足以为之东西,哪怕连姜云也不例外。

  不过,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道:“你先收着吧,如果下次我还来这里的话,到时候我再取走。”

  道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舍道:“你要走了?”

  “是的,我要走了!”姜云道:“但是有机会的话,我会再来!”

  “好,我送你离开!”

  显然,道奴的生命形式决定了他的思维极为的单纯,根本没有对姜云做任何的挽留。

  话音落下,已经伸手一挥,在姜云的面前,出现了一扇光门。

  光门之内,原本是一片黑暗,但就在光门出现的刹那,姜云的眼中却是陡然寒光暴涨。

  因为在光门之中,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世界,更是看到了无数人影。

  每个人的身上都散发着强大的气息,还有那浓浓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