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族族人,去吧!”

  药神蓦然提高了声音,发出了一声大吼。

  而所有的魂族族人,不管男女老少,顿时对着药神和姜云二人,分别抱拳一拜!

  不等身子直起,他们每个人的身体之中都已经腾起了一股火焰,包裹住了他们的身体,熊熊燃烧了起来。

  姜云已经放弃了挣扎。

  虽然眼前的这一幕,让他根本不忍心去看,但是他却强迫着自己必须要看下去!

  因为,他要将这每一位魂族族人的脸牢牢的刻在自己的脑海之中!

  他知道,这些魂族族人身上燃烧的火焰是他们的命火,烧的也不是他们的肉身,而是他们的灵魂!

  以自身命火,燃尽灵魂,这种痛苦甚至比自爆还要更加的痛苦。

  自爆,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甚至于可能你都还没有来得及感受到痛苦,已经形神俱灭,烟消云散。了

  但是无论一个人的命火有多么强大,用来燃烧自己的灵魂,那都是需要的一定的时间,一定的过程才能彻底烧近灵魂。

  更何况,魂族族人,他们的魂,生来就比其他生灵的魂要强大一些,故而这种痛苦持续的时间自然也要更长一些。

  然而,在这样的燃烧之中,大多数魂族族人的脸上虽然都带着痛苦之色,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坦然。

  只是有不少的孩子,他们的年纪并不大,自然也无法忍受这样的痛苦,甚至有人忍不住张嘴发出了哀嚎之声,想要停下命火的燃烧。

  但是,他们的父母却是各自伸出了手掌,抱住了他们身体的同时,也是将自己的魂力涌入了他们的体内,尽可能的帮助他们减少着痛苦。

  此刻姜云的眼珠都快要瞪出眼眶,自己的魂也在疯狂的挣扎着,想要挣脱魂族的束缚,阻止这场惨剧的发生。

  他实在无法眼睁睁的看着这人间惨剧!

  只可惜,药神却是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眉心之处属于魂族的印记闪烁之下,散发出了一道朦胧的光芒,将他给笼罩了起来。

  “道尊自以为能够控制我们的生死,让我们连求死都做不到,但他到底是小看了我们。”

  “我们是魂族,这里是无定魂火,是我魂族的圣物!”

  “我们可以点燃自身之魂,让魂融入圣物,从而可以让无定魂火摆脱外力的控制,可以让你将其吞噬!”

  “主尊,就算你现在挣脱而出,也已经无法阻止,无法改变这一切的发生了。”

  “所以,我希望,你不要让我魂族的族人,白白牺牲!”

  “如果你心有不甘,心有怒气,那你就带着这股怒气,带着这股不甘,带着我所有的魂族族人,去杀了道尊!”

  药神没有去看姜云,他的目光也只是注视着自己的族人。

  那双原本应该无比深邃的眼睛之中,不知何时已经变得浑浊无比,他那原本挺得笔直的身体,也不知何时佝偻了下去。

  但是,他的脸上,却是带着骄傲,带着自豪!

  “这也是我们魂族在为过去,赎罪!”

  当年三大族群归顺道尊,虽然都是迫不得已,但那种行为也等于是对寂灭族,对其他六族的背叛。

  对于这三族族人来说,更是一种莫大耻辱!

  一种让他们即便用鲜血都无法洗尽的耻辱。

  好在今天,魂族终于找到了赎罪的方法,既然血洗不掉耻辱,那就用自己的魂去洗!

  一个人的魂不够,那就用上万名族人之魂去洗!

  听着药神的话,姜云也渐渐的放弃了挣扎,只是他的双眼之中,已经有着两行血泪,缓缓渗出。

  陡然之间,这个红色的世界,开始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因为已经有着大量的魂族族人闭上了眼睛,倒在了地上。

  虽然他们的肉身都是完好无损,但是他们的魂,却都已经化为了灰烬,融入了这个无定魂火的世界之中。

  无定魂火似乎也是感应到了这些魂族族人的牺牲,所以它发出了颤抖,要竭力摆脱外力的控制。

  一簇簇的火焰,出现在了这个世界的各处,熊熊燃烧。

  一百簇,一千簇,一万簇……

  每一簇火焰,似乎就代表着一名魂族的族人。

  甚至于,姜云都在这一簇簇的火焰之中,看到了那已经被自己牢牢刻在脑海之中的一张张魂族族人的脸!

  终于,当最后一名魂族族人也倒在地上之后,整个世界发出了一声震天的巨响!

  巨响声中,上万簇的火焰,蓦然齐齐腾空而起,将整个世界完全的点燃。

  “主尊,你还在等什么!”

  与此同时,药神的声音也是在姜云的耳边响起,虽然这声音极为的微弱,但是却如同炸雷一样,直震得姜云的身体都在摇晃。

  自己还在等什么?

  “哈哈哈!”

  姜云蓦然仰天发出了大笑之声,自己的命火从自己的体内暴涨而出,如同一条长龙一般,席卷向了这个世界!

  那上万簇火焰就如同有着灵性一样,前赴后继,主动的冲向了姜云的命火,刹那之间,便已经完全融入了进去。

  这也就是使得姜云的命火越来越强,越来越旺,而这个世界之中的红色,却是在以相反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少,越来越弱。

  到了最后,当所有的红色全都消失了之后,姜云的的身周已经没有了天空大地,没有了红色的世界,有的只是一片无尽的虚无。

  姜云也是闭上了眼睛。

  命火涅槃!

  第九次!

  也不知道是无定魂火太过强大,还是姜云在愤怒和悲伤之下,命火涅槃的速度竟然快到了极致。

  根本没有多少时间,他身体上的生机就已经消失殆尽,他的命火也是完全熄灭!

  “嗡嗡嗡!”

  也就在这个时候,在姜云的头顶之上,出现了一个漩涡,缓缓旋转!

  如果姜云此刻能够看到这个漩涡的话,那么他就会知道,通往下一件圣物的通道已经开启。

  而此刻,药神还并没有死!

  如果此刻姜云放弃命火涅槃的话,那么就能保住药神的命。

  只可惜,他根本就不知道!

  一旁的药神,抬头看着这个漩涡,脸上却是露出了一抹讥讽的笑容,轻声的道:“道尊啊道尊,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考验我吗?”

  “是不是,只要我抛下姜云不管,踏入这个漩涡,那我的命,就能保住?”

  随着药神的话音落下,道尊的声音陡然响起:“不错,不止是你的命能保住,你刚刚死去的那些族人,他们同样可以复活!”

  药神的双眼骤然收缩,冷冷一哼道:“不可能!”

  “我魂族族人全都燃尽了灵魂,形神俱灭,哪里还会有复活的可能!”

  道尊大笑出声道:“我是道尊,是道域之尊,其他人无法做到的事情,不代表我也没有办法做到!”

  “魂苍,我真的想不通,为什么你们放着好好的自由之身不要,却偏偏愿意去做别人的奴隶?”

  “你魂族,早就已经不是寂灭族的奴族,姜云其实也根本就不是你魂族的主尊,你为何还要这么维护于他?”

  “为了一个根本毫不相干的人,你就愿意白白搭上自己,乃至你整个族群的性命?”

  “你现在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踏入这个漩涡,那么我甚至会让你带着你那些死去的魂族族人,离开道域,给你们真正的自由!”

夜行月说:   上月果实两千六加更!今天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