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城那紧闭的城门之前,一个身影正背对着燕昭和书狂,静静的站在那里,抬头端详着面前威严雄伟的城墙。

  看着这个背影,听到耳边响起的声音,燕昭和书狂二人自然知道,对方,就是姜云!

  对于姜云能够在自己二人之前,先一步回到第五镇界,两人倒也不觉得吃惊。

  毕竟如今距离姜云去追杀妖兽太央,已经过去了六天之久。

  而以姜云的速度,六天的时间,回到这里,很正常的事情。

  尤其是燕昭,更是在这个时候转头对着书狂眨了眨眼睛,脸上布满了兴奋之色。

  虽然没有开口,但是书狂岂能不明白他的意思,无非就是在提醒自己,自己的赌,输了!

  姜云肯定是最终追丢了妖兽太央,所以提前回到了第五镇界。

  书狂也没有去理会燕昭,而是朗声开口道:“道友的速度惊人,我二人望是尘莫及。”

  “哼!”燕昭却是突然冷哼一声道:“还不是因为你,将那些妖兽引来之后,自己不去解决,反而跑去追太央!”

  “要不是为了杀死那二百多只妖兽,我们早就回来了!”

  一提起这件事,燕昭心里就有气,明明是自己二人想要看看姜云的实力和表现,没想到反过来却是害得自己二人解决了那些妖兽。

  姜云也终于转过身来,看着书狂,面无表情的道:“这位道友先前只是让我去杀了妖兽太央,来证明自己的身份,可并没有告诉我,还要击杀妖兽!”

  燕昭板着脸道:“那太央呢?你杀了没有?”

  “没有!”姜云摇了摇头。

  姜云的回答,让燕昭的脸上再次闪过了一丝喜色,同时又看了一眼书狂。

  而书狂根本懒得理他,对着姜云一抱拳道:“纵然道友未能杀了太央,但是道友先前面对妖兽之时的表现,我们都看在眼里,足以证明道友绝非妖兽夺魂所化。”

  “现在,如果道友不嫌弃的话,还请随我们进城!”

  说话的同时,书狂双手结出了数个印决,轰然击打在了巨城那紧闭的城门之上。

  “嗡!”

  这扇始终紧闭的城门,在这些印决的击打之下,终于向着两旁轰然开启。

  不过,仅仅只是打开了一道缝隙之后,便停了下来。

  书狂再次开口道:“道友先请!”

  姜云没有说话,直接转身,迈步走进了城门。

  虽然城门仅仅只是开了一道缝隙,但是城门的厚度也是达到了百丈,故而就如同一条深巷一样,姜云走了数十步才穿过了城门。

  之所以姜云没有动用修为,是因为在穿过城门的时候,他看到了城门的内壁之上,同样刻着无数符文。

  这些符文散发出一股股不易察觉的波动,覆盖在自己的身上,感觉就像是一双双眼睛在对着自己上下打量一样。

  自然,这也是城中修士为了防止有妖兽冒充人族进入所特意布下的设置。

  而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姜云也任由这些符文对自己检查了一番。

  随着姜云终于走入了城内,书狂和燕昭二人才联袂进入,城门也是再次关闭。

  姜云抬起头来,开始打量起眼前的这座巨城。

  从外面看,这座城市仅仅只是给人雄伟之感,但是此刻置身在这城中,却是让姜云感觉到了一种森然之意。

  因为这与其说是一座城,倒不如说是一座碉堡!

  城中,根本没有正常的城中所拥有的什么酒楼店铺等等建筑。

  这里有的,只是一座又一座的形如塔楼的建筑,密密麻麻,似乎无穷无尽一般。

  放眼看去,根本都看不到尽头,至少也有着成千上万座之多。

  这些建筑的长宽参差不齐,有的高达千丈,有的只有百丈,宽度也是三五十丈不等。

  每座建筑之内,虽然被墙壁挡住了视线,但是姜云知道,里面都有修士坐镇。

  而且每座建筑之上,都同样是布满了无数繁复的符文。

  有的组成阵法,有的组成禁制,甚至姜云在其中还认出了符文组成的伏妖印和炼妖印等简单的炼妖印决。

  这些符文之间都有着一道道流光,周而复始的循环流动,散发出一丝丝无形的威压。

  简而言之,这里的每一座建筑都是一件极具威力的攻击法器。

  而凭借着姜云在阵道上的造诣,他更是能够看得出来,这所有的建筑分明是构成了一座连环大阵。

  阵连阵,阵套阵!

  一旦阵法全部开启的话,那威力,哪怕连姜云都无法想象,但绝对是毁天灭地!

  书狂的声音再次在姜云的耳边响起道:“道友也看见了吧,这座城中之所以不能让人随意进入,就是因为要避免城内的这些布置被妖兽们知晓。”

  姜云理解的点了点头。

  如果妖兽真的发动大规模的攻击,那么凭借着这座巨城和城中的这些建筑,至少是让修士有了抗衡之力。

  “我知道道友心中必然有些问题,所以请随我们来!”

  书狂话音落下之后,径自和燕昭二人在前方带路,姜云则是跟在两人的身后,一路穿过这些建筑,直至来到了一座最高的建筑之前,才停了下来。

  “我们镇守在第五镇界的修士,除了在界缝之中负责监视的,平日里都是居住在这些建筑之中。”

  一边给姜云做着解释,书狂一边再次结出了数道印决,打在了面前建筑的墙壁之上。

  伴随着一道道流光闪烁之后,墙壁自动向着两边分开,露出了一个洞口。

  透过洞口向内看去,能够看到一层蜿蜒盘旋向上的楼梯。

  书狂伸手一指洞口道:“道友,请!”

  姜云毫不犹豫的再次迈步进入,顺着楼梯直接走到了顶部,进入到了一个房间之中。

  虽然从建筑外面看不见里面,但是身在这个房间之中,四周的墙壁竟然全都是透明的,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的情形。

  这里,也就是城中的最高之处,放眼看去,整座巨城,甚至就连第五镇界都是尽收眼底。

  姜云仅仅是扫了一圈之后,便收回了目光。

  燕昭和书狂二人也随后进入,书狂笑着道:“这里条件简陋,也没有什么可以招待道友的,只能席地而坐了。”

  等到三人全都坐下之后,姜云平静的看向了两人道:“客套话就不必说了,两位应该已经知道我的身份来历,那现在可否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要让我去杀那太央?”

  对于姜云的态度,燕昭分明是有点看不惯,所以依然板着脸,冷冷的道:“小子,我们只知道你叫姜云,是位炼妖师,其他的一概不知。”

  “让你去杀太央,也知道你肯定杀不了,无非就是看你敢不敢对妖兽下手,从而借以判断你是不是被妖兽夺魂,是不是虚妄涯的人!”

  “虚妄涯?”姜云眉头微微一皱道:“什么是虚妄涯?”

  燕昭根本不回答姜云,径自往下说道:“你先别着急问问题,你也没有杀了太央,所以你的身份,仍然有待商榷。”

  姜云目光冰冷的看了一眼燕昭道:“虽然我的确没有能杀了太央,但是不知道,这样能不能证明姜某的身份!”

  话音落下,姜云蓦然朝着燕昭,扬起了大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