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现在姜云面前的是个看上去大概只有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

  虽然男子的体型高大,但是身体却显得有些瘦弱,浑身上下似乎都没有多少肉。

  虽然这里是冰天雪地,温度极低,但是他的身上却仅仅只是穿了一件单衣,那张还带着点稚嫩的脸上被冻得通红。布满了冻疮。

  尤其是他死死握着的那柄锈迹斑斑的大刀的双手之上,更是长满了冻疮,一看就是常年生活在这冰天雪地之中。

  最重要的,他并不是修士,只是一个凡人!

  看着这个手握大刀,正圆瞪双眼,恶狠狠的瞪视着自己的男子,姜云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意外。

  虽然他同样已经有很久没有动用过自己的神识,但是进入这片雪地之后,他就通过一些迹象知晓了这里必然有人生存。

  而身旁的雪里藏了个人,更是无论如何也瞒不过他的。

  至于被打劫这样的事情,他也不觉得新鲜,在这三年的行走之中,他已经遇到过了几次。

  毕竟,不是人人都能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也不是人人都能安贫乐道,所以会有不少人为选择成为强盗,成为山贼,去抢夺他人的东西。

  当然,这些人中,有的是真的为生活所迫,有的却是为了不劳而获。

  对于这样的人,姜云也不会和他们计较,更不会管他们究竟是为了什么,每次都会拿出一定的银子给与他们。

  好在他们也只是求财,并不害命。

  因此,这次姜云也依然是从怀里掏出了几块散碎银子,轻轻的放到了面前的雪地之上道:“这是我身上全部的银子了,你都拿去吧!”

  年轻男子扫了地上的银子一眼,又看了一眼同样穿的单薄的姜云,伸手抓出了大部分的银子,但是却留下了一块碎银道:“你也不怕冻死,这块银子留给你,赶紧去买点衣服吧!”

  “多谢!”

  姜云微微一笑,也不客气,将那一块碎银重新放回了怀中,看着男子道:“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男子一手握刀,一手紧紧握住了那几块碎银,犹豫了一下问道:“你要去哪?”

  “没什么固定的地方可去,随便走走而已!”

  姜云的回答让男子顿时瞪大了眼睛,像看着怪物一样看着姜云道:“你到这里来随便走走?”

  姜云点了点头道:“难道这里不让来吗?”

  “你有病吧!”男子毫不客气的用手中大刀的刀尖指着姜云道:“这里冰天雪地的,别人躲都来不及,你还跑到这里来随便走走,也不怕被冻死?”

  面对男子十分无礼的态度,姜云并不生气道:“虽然这里的确是冷了点,但是这里的风景却是很美,也是在其他地方所看不到的!”

  “风景!”

  男子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之后,面色却是突然莫名的往下一沉,目光更是缓缓扫过了四周之后道:“你看到了什么?”

  男子态度的突然变化,让姜云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不解,但他依然回答道:“雪!”

  男子的神态更加冷漠的道:“是的,你看到了雪,这雪是不是很美?”

  “是!”姜云点点头道:“这雪洁白,纯净,的确很美!”

  姜云的回答,让男子的语气远比这雪还要冰冷的继续说道:“在你们的眼里,这雪纯白,洁净,美好,但是你知不知道,这大雪,夺走了多少人的生命!”

  “我的父亲,在我出生之时,为了能够让我娘喝上口肉汤,冒着大雪出来寻找食物,结果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

  “村里的族叔,为了给孩子添置一件御寒的衣服,同样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

  “每年,我们村里都会有人离开村子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他们,就埋藏在了这大雪之中,就埋藏在了这些你看起来是美丽风景的大雪之中!”

  男子陡然发出了咆哮,对着姜云愤怒的吼了出来。

  这一吼,似乎吼出了他体内所有的力气,让他无力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中甚至有着泪水滚落而出,口中依然在说着话,只是声音却是小了许多。

  “现在,我娘生病了,躺在床上不能动,我想去弄点钱给我娘看病,可是我根本打不到猎物,找不到可以换钱的东西!”

  “甚至就算我能换到钱,但也绝对不足以让大夫跟着我一起回村里,因为这里的雪,太冷!”

  “我所能做的,就是要看着我娘躺在床上等死!”

  “这一切,就是因为这些在你们眼中是风景,是洁白纯净的雪!”

  说到最后,男子突然放声大哭!

  姜云静静的站在那里,身上已经布满了无数片洁白的雪花,如同雪人一样,一动不动,但是他的心里,却是充满了震撼!

  男子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如同一柄利刃,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心里!

  的确,正如男子所说,作为旁观者的自己,只是看到了雪的洁白无瑕,看到了雪的纯净圣洁。

  虽然自己也没有动用修为,但是自己的身体经过了千锤百炼,早就不畏惧这区区的寒冷。

  但是,对于常年生活在这冰天雪地之中,要这里艰难生活的普通人来说,这雪,带给他们的却是和风景无关!

  男子抹了一把眼泪接着道:“对于你来说,这雪在你的眼里是美好的风景,让你感到赏心悦目,让你愿意来随便走走,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这雪,是寒冷,是绝望,是死亡!”

  男子的这番话,让姜云的心中猛然重重一跳,脑海之中更是冒出了一种模糊的感觉。

  甚至于,他可以无比的肯定,只要自己能够让这朦胧的感觉变得具体,那么自己就能找到自己的道性。

  姜云站在那里真的是绞尽脑汁的思索着这种感觉,而那男子就坐在地上不断地抽泣。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之后,男子终于停止了哭泣,用力的擦去脸上已经冻住的眼泪道:“对不起,我们的遭遇,跟你没有丝毫的关系!”

  说着话的同时,他也重新站了起来:“我娘告诉过我,这世间的一切,其实都有正反两面!”

  “它们始终就存在那里,不会改变,改变的,只是我们看到这一切时,心中的态度!”

  “你心中为正,看到的就是正面,你心中为反,看到的就是反面!”

  “就如同我们人一样,有好坏之分。”

  “当你心存歹念的时候,你就是坏人,当你心存善念的时候,就是好人!”

  男子举起了手中的银子递到了姜云的面前道:“刚才虽然我是坏人,但我娘希望我能永远做个好人!还给你,你赶紧离开这里吧,这雪真的能冻死人的!”

  男子也转头看了一下四周的皑皑白雪道:“其实,当我刚刚懂事的时候,第一次看到这雪的时候,这雪,的确很美!”

  随着男子的话音落下,站在他面前,那几乎已经被大雪覆盖的姜云,在这一刻,双眼之中却是陡然露出了耀眼的光芒。

  这光芒笼罩在男子的身上,顿时驱散了他体内的寒意,让他如同沐浴在了阳光之中!

  甚至于,就连这天空之上已经不知道飘落了多久的雪花,都在姜云眼中光芒的照耀之下,终于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