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火焰之中,传来了那名年轻男子的惨叫之声。

  因为这火焰之强,竟然任凭他如何施法都无法将其扑灭,烧得他是皮开肉绽,以至于众人都能清楚的闻到一股焦糊的味道不断传出。

  看着这火焰,太古妖族之处,别说地星河的眉头都快要拧到了一起,甚至就连上方那黑色巨船之中,也是有着一个女人的声音轻轻响起:“怪事,怎么那夏中兴和这个无伤,所修之火竟然都和我有关?”

  无伤站在原地,目光冰冷的看着自己的对手在火焰之中挣扎,既不趁胜追击,也没有去熄灭火焰。

  而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无伤这显然是在为夏中兴报仇!

  仅仅数息之后,琉璃分宗的男子终于无法忍受这火焰的灼烧,疯狂高喊道:“我认输,我认输!”

  然而,无伤却是如同没有听见一样,依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还是主宗长老不得不现身而出,大袖一挥,想要将那男子身上的火焰扑灭。

  可是在他的一挥之下,火势虽然的确减弱了一些,但是却并没有熄灭,这让这名主宗长老的老脸不禁微微一红,也略带诧异的看了一眼无伤。

  要知道,身为长老,至少也是天人五劫境的强者,竟然扑不灭一个道性修士施展的火焰,让他颇为难堪。

  不过,这也足以说明,无伤的火,并不是普通之火!

  长老又接连挥了两下衣袖,才总算是将无伤之火给扑灭。

  而此刻那琉璃分宗的男子浑身上下已经被烧得如同焦炭一般,奄奄一息。

  直至确定此人没死之后,长老才满脸怒意的看向了无伤道:“对方已经认输,你为何还不灭了火焰?”

  无伤抬起头来,看了长老一眼道:“这火焰,我只会放,不会灭!”

  “另外,我只是防卫而已!谁知道他会这么废物!”

  “你……”

  这句话,彻底堵的长老是无话可说!

  的确,无伤从头到尾,不过就是扬手打出了一道火焰。

  而且,还不是直接打在对手的身上,而是为了反击对手放出的风暴!

  以至于不少人都觉得无伤说的极有道理,不是他没有及时灭了火焰,而是他对手实在太弱!

  丢下这句话之后,无伤已经转身就向着山海分宗走去。

  而长老在其身后,看着他的背影,虽然对于无伤的态度十分不满,但也只能忍气吞声道:“第二场比试,山海分宗获胜,第三场比试,群体战!”

  “慢着!”

  可就在这时,又有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循声看去,就看到问道主宗长老席位之处,有着一位长老慢悠悠的站了起来。

  安常在!

  主持比试的长老不解的看向了安常在道:“安师兄,你有什么事?”

  安常在却是看向了道天运道:“刚刚山海分宗这群弟子出现之后,代表他们分宗综合实力的石碑,又增高了百丈!”

  “也就是说,如今的山海分宗综合实力,应该属于六级分宗!”

  此言一出,全场哑然!

  他们自然知道问道主宗的那处碑林的作用,可谁也没想到,竟然会在大比之时,山海分宗的级别又能提升一级。

  不过,这其实也不难理解。

  毕竟对于无伤他们的实力,众人都是心知肚明,他们在说出誓言的那一刻就代表着他们的正式回归,从而也就让山海分宗的整体实力大涨。

  只是这样的情况,在问道宗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出现,所以不管是宗内这些长老,还是道天运都是有点发怔,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

  最后,还是道天运看向了山海分宗道:“你们的意见呢?”

  虽然等级提升对于山海分宗来说是好事,但如今是大比,如果真的被划入了六级的行列,那对手自然也就会更加强大。

  因此,众人的目光全都看向了无伤!

  无伤刚刚轻而易举击败对手的行为,已经让众人知道他的实力之强,自然唯他马首是瞻。

  无伤已经盘膝坐下,平静的道:“随便!不过在此之前,琉璃分宗,必须淘汰!”

  “你说什么!”

  琉璃分宗之中,顿时有着一个中年男子满脸怒气的长身而起。

  他就是琉璃分宗宗主,一位道性境中期强者。

  虽然他也亲眼看到无伤击败了自己的同门,但是他自恃境界比无伤要高,而起身上还有秘宝,所以还等着群体战中击败无伤,为同门报仇。

  可没想到山海分宗竟然提升了等级,而且看道天运的意思,似乎也是准备让他们晋级,这已然让他有点失望。

  现在无伤更是反过来还要让他们琉璃分宗淘汰,这让他如何能够忍得了!

  “不服气?”

  无伤冷冷一笑,同样长身而起道:“只要你能接下我一招,那我山海分宗淘汰,你,敢不敢接!”

  无伤的这句话,顿时让众人再次安静了下来。

  虽然每个人都承认无伤的实力的确很强,但毕竟还是道性境,而且还比对方要低上几个小境界。

  或许无伤能够胜过对方,但是想要一招击败对手,在任何人想来,都是不大可能的事情。

  面对无伤的挑衅,琉璃分宗宗主当即冷笑一声,冲着道天运拱手一礼道:“弟子斗胆,请前辈准许我和他一战!”

  道天运的脸上露出了沉吟之色,目光在两人身上扫过之后道:“既然你们确定要战,那我就不拦着你们了,不过切记,点到为止!”

  随着道天运话音的落下,那中年男子已经迈步登上了平台。

  “出招吧!”

  中年男子冷冷的看着无伤,而无伤也不废话,就坐在原地抬起手来,竟然又是极为随意的打出了一道火焰,在空中化作了一只火鸟,向着对方冲了过去。

  和刚才一模一样的一招!

  甚至于,无伤在扔出了火焰之后,竟然就闭上了眼睛,根本不再去看结果。

  似乎,他有着无比强大的信心,自己的这同样的一招,对方接不下来。

  不过,对于琉璃分宗的宗主来说,无伤的举动实在是对他极大的侮辱,也让他口中猛然发出了一声暴喝:“九风卷!”

  说话的同时,他的头顶之上出现了一颗巴掌大小的珠子,珠子之内窜出了九道狂风,向着迎面而来的那只火鸟席卷而去。

  “蓬蓬蓬!”

  火鸟被九道狂风席卷之下,轰然炸开,化作了漫天的……火鸟!

  这一幕,让无数强者不禁全都瞪大了眼睛。

  因为他们看的最为清楚,这些火鸟,根本不再是火焰,而是道纹!

  火之道纹!

  只有道性境,刚刚迈入问道三境的无伤,竟然随意的一式术法之中已经凝聚成了火之道纹。

  这也就意味着,无伤已经触摸到了火之道的边缘,甚至于,他极有可能真正领悟火之道!

  琉璃分宗宗主的面色顿时大变,他哪里会想到,自己击碎了无伤的火焰之后,才迎来了无伤真正的攻击。

  纵然他的境界的确比无伤要高,但是他对于道的感悟,却是远远不如无伤,更是根本无力抵挡这些由道纹组成的漫天火鸟,只能任由它们包裹住了自己。

  火海之中传出了他同样疯狂的叫喊之声:“我认输,我认输!”

  这个时候,无伤却是自言自语的道:“刚刚我好像说过,这火,我只会放,不会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