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自己的浑沌道身,其实姜云始终都有着一些疑惑,那就是这具道身的修炼,完全不需要自己操心。

  只要自己本尊的修为提升,道身的修为就会自动随之提升,不像雷霆和肉身道身,还需要自己去修炼。

  疑惑归疑惑,以前姜云始终没有去多想,认为这应该是当初道妖浑天的一灵留下的神通。

  可是现在,结合之前发生的事情,再结合这九彩之地中浑沌之阳消失的消息,却是让姜云心中的这丝疑惑随之放大。

  只是,对着丹田中的浑沌之阳看了半天,甚至自己的神识都是毫不客气的蔓延进了其内,除了感受到大量的浑沌之力外,姜云再也没有其他的发现。

  就在姜云一无所获,将神识抽离的同时,这片黑暗之中却是陡然浮现出了两颗眼睛,眼中带着一丝狡黠之色。

  姜云向着姜影问道:“他就是告诉你,浑沌之阳消失了,没有说怎么消失的吗?”

  姜影摇摇头道:“没有!”

  然而,一旁的蜃楼器灵却是忽然开口道:“或许我知道浑沌之阳是怎么消失的。”

  不等姜云询问,老者已经接着说道:“因为当年九族的特意封锁,使得这条通道,这九彩之界以及妖兽等等的存在,根本就不被九族的后人所知晓。”

  “可是九族之中,却是有一个人,在时隔多年之后意外知道了这一切。”

  “这个人,你也不陌生,就是你的爷爷,姜族的灵公!”

  听到这句话,姜云的心中一动,自然明白爷爷为什么能够知晓这件事。

  应该是爷爷解开了一道转世封印!

  虽然当年进入蜃楼坐镇的强者并非姜族灵公,但是爷爷在那一世的时候,身为灵公,必然知晓所有这些隐秘之事。

  而且,恐怕也只有作为爷爷才能够真正掌控蜃楼。

  老者接着道:“他当年根据记忆也找到了蜃楼,找到了我。”

  “这也是为什么,当年姜族战败之后,明明都已经逃入了阴灵界兽的体内,但是却又不得不重新出世的缘故。”

  “甚至于,姜族还主动找到了道尊,将此事告知了他,并且强调需要由蜃楼来负责将通道和九彩之界连接到一起,才能保证这片天地的安危!”

  “而道尊在亲自前往通道查看过了之后,这才默许了姜族的存在,默许了蜃楼的存在。”

  姜云顿时恍然大悟。

  自己就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姜族既没有如同魂族和魔族一样归顺道尊,但是道尊却是允许他们的存在。

  原来,就是因为道尊需要姜族继续以蜃楼将通道和九彩之界连接。

  甚至于,道尊没有继续追杀阴灵界兽,应该也是这个原因!

  杀了阴灵界兽,其体内的所有世界,连同这九彩之界必然也会随之崩溃。

  “当年姜族重新出世之后,遇到了浑沌族一位同样是逃出来的族人,便将此事告知了他。”

  “因此,我怀疑那个浑沌族的族人就找到了这里,并且拿走了属于他们一族的圣物,浑沌之阳!”

  随着老者话音的落下,姜云的口中忽然吐出了一个名字:“浑天!”

  浑沌族虽然同样败于了道尊之手,但是浑沌族也有族人逃走,那就是自己曾经在幻境和现实之中都见过的浑天!

  浑天不但逃走,而且还被陆姓炼妖师封为了道妖。

  这也就让他具备了道力和浑沌之力这两种不同的力量。

  这样一来,老者的推测也是极有可能。

  浑天为了追求强大,同时也是为了报仇,所以知晓了自己族中的圣物竟然在九彩之界后,必然就来到了这里,并且带走了浑沌之阳。

  “只是,浑天,到底去了哪里?”

  这个问题,姜云自然不可能会有答案,所以他也不再多想,转而对着老者道:“前辈,能不能现在就帮我将我的同门送回问道天。”

  “最好能直接送到问道天外,毕竟我的同门大多没有离开过世界,所以如果送到其他地方的话,恐怕他们很难通过界缝,平安赶到问道天。”

  姜云考虑的极为周到,他的同门可不像他这样,有着丰富的经历。

  他们之中除了无伤之外,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在界缝之中穿行的经验。

  如果老者只是将他们随意送回了万千道界之中,万一他们出现的地方距离问道天十分的遥远,那么别说能够在大比之前赶到问道宗了,甚至他们自己的性命都是难保。

  老者的眉头皱了起来道:“这个,对于道域的情形我是一概不知,更不知道问道天究竟在哪啊!”

  “我最多只能将他们送到蜃楼投影上次出现之地!不,还不是我送的,而是上次那个唤虚借用我的力量让我送的!”

  一听这话,姜云的眼睛却是顿时一亮。

  因为上次蜃楼投影出现之地,是位于妖道天内的某个不知名的世界。

  而妖道天距离问道天,最多只有一个半月左右的时间就能到达。

  更重要的是,妖道天是妖道宗的地盘,而妖道宗内又有血袍的本尊,只要自己的那些同门能够见到血袍,那么凭借着他们在清浊荒界的经历,血袍必然会将他们平安送往问道天。

  这样一来,正好能够赶上问道宗的大比!

  想到这里,姜云当即一点头道:“可以!不过,还得麻烦前辈告诉我的那些同门,让他们一定要先找到血袍的本尊!”

  “见到血袍之后,如果血袍不信,那就提我的名字和乌阳,金戈他们的名字!”

  老者点点头道:“可以,不过你得先告诉我,清浊荒界在哪里。”

  如今九彩之界监狱的消失,让身为器灵的他也同样拥有了完全的自由,可以随意前往阴灵界兽的体内任何地方。

  姜影开口道:“我可以让影子带你过去。”

  “好,那我现在就去,免得你担心。”

  临离开之前,老者也并没有忘记用传音再叮嘱了姜云一次:“一定要让姜影留下!”

  姜云默默的点了点头。

  等到老者离开之后,姜云对着姜影道:“你想不想知道这些年来我的经历?”

  姜影顿时眼中放光道:“当然想!”

  “好,那我就说给你听!”

  姜云为了弥补心中的愧疚,为了弥补姜影即将失去的自由,开始将自己的经历详详细细的说了出来。

  姜云的经历,远比其他人要复杂离奇的多,哪怕就连身在白雾之中竖着耳朵偷听的王元忠和紫竹二人,听得都是目瞪口呆,心中跌宕起伏。

  他们二人都是经历丰富之辈,可听了姜云的经历,才知道自己的这些经历真的是不算什么,更不用说完全没有什么经历,也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姜影了,听得是津津有味。

  姜云足足说了三天的时间,才将自己的经历全部说完,而三人却还依然沉浸在姜云的经历之中,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姜云也是沉默了片刻,刚想继续开口的时候,突然心中一动,看向了自己的命火。

  命火之中,赫然出现了唤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