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等大家回过神的时候,刘轶已经仰面躺在桌子上面,林天成手中瓶口的棱角,就抵在刘轶的下巴下方。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用惊惧的目光看着林天成。

  这小子也太猛了吧?

  魏冉等人也个个心惊肉跳,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林天成。

  栾静竹虽然俏脸依旧紧张,但心里却是稍稍松了口气。

  本来打算过去充当救世主,顺便小装一逼的阿威,也有些傻眼了,转头用询问的目光去看刘初然。

  刘初然脸上的表情也僵住了,俏脸上面露出几分震撼。

  这个时候,她终于明白过来,原来林天成根本就不是想借她的势。她没想到,林天成这个从医的实习生,竟然如此杀伐果断。

  。更Xs新1最au快上5酷匠网}

  刘初然心里很不是滋味,心中也涌起一股难言的挫败。

  “然然,这人不错,有点底子啊。”刘初然旁边的男子,依旧面带微笑。

  想到自己刚刚说林天成会找自己帮忙,刘初然便感到脸颊一阵发烫,没有接茬。

  刘轶的手下,看见刘轶的小命掌握在了林天成手中,一个个愣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

  事实上,就算刘轶来十个手下,林天成也不怕,但林天成担心有人误伤到栾静竹,这才对刘轶动手。

  刘轶没想到林天成这么狠,虽然小命捏在林天成手中,但刘轶也是大风大浪闯过来的,不少次和死神擦肩而过。

  他脸上没有露出分毫惧怕,沉声道:“小子,够胆。你若敢杀我,是我命中当有此劫。如果不敢,乖乖放手,我们坐下来有的谈。”

  林天成手中的瓶口朝刘轶颈侧移动了下,一用力,刘轶的脖子上面,顿时溢出一道血线。

  刘轶的心就猛地颤了一下,他很清楚,玻璃棱角,可是抵在了他脖子上的大动脉上。

  饶是他胆大,这个时候心也突突跳了起来,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还是不太甘心服软。

  “兄弟,差不多可以了,非要弄个两败俱伤?”说是这么说,但刘轶的语气不再那么强硬,对林天成的称呼,也从小子变成兄弟。

  林天成面色一沉,手中又加重几分力道,“我只问你,我有没有这个面子?”

  见林天成好像要对刘轶下死手,刘轶的手下就上前一步。

  刘轶知道,他死了林天成也不要想活命。

  只是,他刘轶是什么身份,林天成是什么身份?他当然不敢和林天成玩个你死我亡。

  深怕自己的手下激怒了林天成,这下也顾不得面子,立即道:“有有有。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认栽。”

  感觉到自己脖子上的尖锐棱角松动了一些,刘轶松了口气,但同时又感觉到说不出的难堪和耻辱。

  看见自己手下还围着林天成,刘轶恼怒道,“还不滚?留在这里丢人现眼吗?”

  在刘轶的手下离开后,林天成松开手。

  刘轶从桌子上面翻了下来,身上沾满了酒水和剩菜,说不出的狼狈。

  他本想说几句狠话的,看见林天成如电的眼光,心里没来由又颤了一下。他深深看了林天成一眼,一言不发转身离开。

  魏冉等人显然还没有回过神,看着林天成发愣。

  小平和海子还跪在地上,也抬头傻傻地看着林天成。

  “林医生,你没事吧?”栾静竹走到林天成身边,俏脸上写满担忧。

  林天成扔掉手中的瓶颈,道:“没事。”

  这个时候,魏冉终于回过神,用脚踢了下地上的海子。海子和小平这才站了起来。

  魏冉等人没敢和林天成说话。

  虽然林天成今天强势地把刘轶压了下去,但他们知道,要不了多久,林天成就会尝到恶果。

  “静竹,你过来,我和你说几句话。”魏冉道。

  虽然今天魏冉颜面扫地,风头都被林天成抢了去。但魏冉还是想讨好一下栾静竹,和栾建设说一下利害关系,让栾静竹不要和林天成接触。

  “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栾静竹同样担心林天成遭到报复,哪有心情去和魏冉说话。

  魏冉有点怕林天成,不敢再坚持。

  “你闯祸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林天成回过头,便看见刘初然正朝自己走来,身后跟着几个俊男靓女。

  刚刚发生了如此凶险的事情,这群人依旧面色淡然,轻松自如的好像只是看了两个小孩子打架一般。

  刘初然一边走,一边道,“你刚刚只要开口,我一句话就可以解决。”

  看见刘初然竟然走了过来,魏冉等人又是面色大变。

  纵然刘初然是在对林天成说话,但魏冉可不会认为刘初然认识林天成。他觉得刘初然肯定是给自己或者栾静竹面子,这才会愿意帮忙。

  至于是给他面子还是给栾静竹面子,这就太明显了!

  栾静竹没有任何家世背景,而他爸爸是个副区长。

  小平和海子,还有他们带来的几个美女,也没想到刘初然这么给魏冉面子,一个个用惊羡的目光去看魏冉。

  魏冉受宠若惊,迎上前几步,满脸都是卑谦的笑容,对刘初然道:“我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

  刘初然没有去看魏冉,只是看着林天成,“你刚刚打的,是高新区的刘轶,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我欠你一个人情,只要你开口求我,我保证今天晚上的事情他提都不会再提,还会请你吃饭。”

  魏冉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这个时候,他怎么看不出来,刘初然就是来找林天成说话的。

  其他人的目光,就齐刷刷地落在林天成身上。

  眼前这位大小姐,可是刘子清家里的千金啊!不要说是云城,哪怕是在江岸省,刘子清都是有名的一号人物。

  如刘轶之流,刘子清叫刘轶吃屎,刘轶绝对不敢吃饭。

  难怪林天成之前敢那么嚣张,原来刘子清的女儿欠了他一个人情。

  所有人都认为,林天成会把这个人情用出去,而且还会和刘初然套近乎。

  只是,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林天成很不爽地看了刘初然一眼,有些不耐烦的道:“我和你很熟吗?为什么要求你?”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