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你不是已经开始晋级了吗?”蓉蓉神色错愕,难以置信的看着林天成。

蓉蓉刚刚明明感觉到林天成已经开始推动他全身的真气力量,这就说明他已经开始晋级了。

蓉蓉也是看中了这一点,才对林天成下手的。

林天成缓缓地张开了他的左手,手掌心里赫然就是林天成刚刚从黑土地上采摘下来的那颗七星聚灵果。

原来林天成根本就没有将它吞下。

在宁馨被关押之后,蓉蓉竟然还选择回到林天成的身边,那她肯定会更加急切的想要杀了林天成。

而眼下,林天成晋级对蓉蓉来说,自然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

所以林天成留了一手,就是想试探一下蓉蓉会不会对自己动手。

林天成缓步上前,眼神中两道寒光投射而出,“其实你根本不叫什么蓉蓉,你应该叫做宁蓉,宁馨的妹妹,宁仇天的女儿吧!”

蓉蓉步步倒退,脸色惨白一片,“不可能,你怎么会知道这一切的?”

其实在此之前,宁蓉猜到了林天成可能会对自己有所怀疑。

但她断然没有想到,林天成早已摸清了自己的底细。

“你本想对我使用软骨散,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还有,我说何昊只是暂时性休克,我是故意说给你听的,好让你去给你姐姐通风报信。

哦,还有,我还得好好感谢你,这一段时间你把我服侍的很好。”

宁蓉双手捂着耳朵,低下了额头,眼眶早已一片湿润。

“够了,够了,不要再说了!”

宁蓉羞愧至极。

原来自己和姐姐的计谋早就被林天成给识破了。

她当初还那么天真的以为,林天成根本没有血婆婆和父亲说的那么难以对付。

是她自己太傻了,还会傻傻的以为别人也跟他一样傻。

“原来,害姐姐关进天牢的人就是我!”

“原来,一直以来,我在你眼中就是个玩物。”

“我真是太傻了,明明父亲都已经把我软禁起来了,为何我还要逃出来。”

忽然,她抬起了头,猛的从腰间拔出了那把长剑,指着林天成道,“林天成,就算你识破了我的计谋又如何!我现在你要向你发起挑战。”

宁蓉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林天成的对手,她这么做是有目的的。

她在拖延时间。

“要挑战我没有关系,不过你要是输了,还得伺候我最后一次,不然可就暴殄天物了。”

宁蓉的身上还有林天成想要的电,哪怕是最后几个,他也不会放过。

对于将死的宁蓉,林天成没有丝毫同情。

同情敌人,那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残忍,林天成可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想必要不了多久,血族的强者就会找到林天成。

所以林天成必须得有足够的电量,不然,他恐怕也命不久矣。

这一次林天成没有使用他的太阿剑,而是借用了宁蓉的黑色匕首。

仅仅只用了三招,林天成利用锋利的黑色匕首轻轻松松的划开了宁蓉的衣物。

此时,她就像一件白皙如玉的艺术品站在自己的面前。

宁蓉朝着来时的路望了最后一眼,并没有看到她想要的。

她不禁落下了两行热泪,无可奈何的摆出了一副任君采劼的样子。

林天成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到处都是棱角分明的乱石堆,根本就没有那种平坦的地方。

无奈之下,林天成只好站着和宁蓉完成了一系列的动作。

从头到尾,林天成使出了十八般武艺,不放过任何一个存在电量的地方。

最后,林天成勉强只在宁蓉的身上充到了20个电,加上原来剩下的10个也就是30个。

虽不是很理想,但也足够林天成使用一阵子。

至于这宁蓉,林天成并不打算现在就杀了她,万一遇到了血族的强者,他也可以将宁蓉作为人质,抵挡一阵子。

其实在这之前,林天成早就想到了会与宁蓉捅破关系的一天,所以之前他就专门为她准备好了一颗噬心丹。

何为噬心丹?

这是一种三品高级丹药,能够用来控制大乘期境界之下的修真者。

服下这种丹药的人,一旦离开下丹者距离百米之外,她便会立即感受到钻心蚀骨般的疼痛,这个时候她需要向下丹者寻求解药。

如果在一天之内,她还没有得到解药,五脏六腑便会被这种丹药给腐蚀,直至毙命。

林天成强行给宁蓉服下这颗丹药,并且把她绑在了一旁的石柱上。

林天成还没完成晋级,虽说宁蓉不是林天成的对手,但林天成不想出任何差错。

当然,林天成也已经利用噬心丹控制住了她,可万一这丫头视死如归,打算和自己同归于尽,那林天成岂不血亏。

在诸多因素的考虑之下,还是暂时把她绑在一旁的石柱之上较为安全。

这处地方暂时还算是隐蔽的,林天成继续盘地而坐,将七星聚灵果放到了口中,正式开始晋级。

宁蓉倒是没有反抗,她知道自己实力不如人,任何反抗也是多余的。

当初,宁蓉自认为林天成没有那么难以对付,可她哪里知道自己一直被林天成牵着鼻子走。

她无颜面对自己的父亲,更加不敢见到亲手将其送入天牢内的姐姐。

黄昏时刻,全神贯注的林天成突然听到了怪异的声音。

要知道,在养魂木的帮助之下,林天成的神识比之同阶级的修真者,已经强大的不止一倍。

可以说他现在的神识,即便是与大乘期初期境界的强者,也有的一比。

这就是三大神木之首的养魂木的神奇效果。

林天成加快完成了自己晋级的收尾工作,他带上宁蓉这个人质循着山崖外面的怪异声音摸了过去。

这一路走来,他发现了一件怪异的事情,每走几步,就有一处灌木丛被折枝,显然是有人做了暗号。

林天成的心头猛然一惊,一想起宁蓉在临死前的时候还在不断的朝着来时的路张望,她显然是有所等待。

“这一路的标记都是你做的?”林天成冷冷的瞥了一眼宁馨。

“是又怎么样?很快,血族的强者就会找上来了!到时候我看你往哪里逃!”一直沉默不语的宁蓉在此时竟然露出了一副视死如归的姿态。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她知道自己被林天成服下了噬心丹,一旦离开林天成,必死无疑。

但血族的强者已经循着她沿路留下的标记摸索了过来,既然自己已经活不下去了,那林天成也休想好过。

林天成看着宁蓉不仅没有发怒,反倒淡笑着说道,“你就那么肯定血族的强者能够杀得了我?我要是没些手段,恐怕还真死在你们血族人手里千次百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