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尔的流星锤更像是一条身形敏捷的毒蛇,不断在寻找林天成的破绽,随时都想将它的毒牙刺入林天成的身体。

林天成双手紧握太阿剑,像一只离弦之箭,以极快的速度刺向了索尔胸前的酒坛子。

索尔的嘴角闪过一丝笑意,因为他早已经有了准备,根本不担心林天成会毁掉自己的酒坛子。

不仅如此,他已经做好了绝对的准备,准备一招结果了林天成的性命。

张秋月和苏岚已经等不及了,她们担心林天成会出事,纷纷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准备加入到战斗中。

    蓉蓉当然不想被别人看出破绽,迫于无奈,只好也将长剑拔了出来。

不过,很快,索尔嘴角上的笑容僵住了。

他上当了!

他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给耍了。

他那粗大的手臂竟然被林天成给刺穿了。

“啊……”索尔疼痛的大叫了一声,眼中满是怒火。

与此同时抱在他胸口前的酒坛子也砸落到了地上,摔了个稀碎。

他几乎使出全身的力气,抡起手中的太乙流星锤,朝着林天成的胸口砸去。

不过,林天成已经将身子抽回,完美的躲过了一击。

“小子,你竟敢耍我!”索尔右手紧握着左手膀子上鲜血直流的伤口,目眦欲裂的盯着林天成。

索尔知道自己被林天成给摆了一道。

林天成这一次的攻击目标根本就不是他手中的酒坛子,而是他的手臂。

要不是索尔及时闪躲,恐怕他的左手已经被林天成给劈了下来,就不是一个穿透伤那么简单。

    现在好了,索尔视之如命的酒坛子没保住,左手膀子上还留下了食指宽的穿透伤。

林天成伸手制止了准备前来帮忙的张秋月和苏岚,“不必了,如果我猜的没错,这家伙的实力不过是金丹期中期!”

林天成一开始并不能感知出索尔的真正实力,心里自然有所畏惧。

现在,试探出了索尔只有金丹期中期的实力,林天成反倒不害怕了。

索尔从自己的衣物上撕下了一块长布条,牢牢的包扎好了伤口,“小子,你竟然敢对我的酒坛子下黑手,今天,你算是把你索爷爷惹毛了!你们一个都别想走。”

已经摸清了索尔的实力,林天成打算一不做二不休杀了这个魔狼佣兵团的索尔。

不然,这家伙必定会让他的两位大哥来给他报仇,那到时候麻烦可就大了。

“呼呼呼……”

索尔手中的太乙流星锤又开始急速的旋转了起来,只见一条体型庞大的毒蛇缠绕其上。

酒坛子被打碎之后,索尔顿时变得斗意盎然,身体逸散出的真气力量似乎也变得强大了许多。

“小子,索爷爷让你见识见识我这中品灵器的威力!”

林天成的嘴角掀起一抹笑意,“看来,貔貅兽的食物又有着落了。”

一道黑影张开了血盆大口,朝着林天成铺天盖地而来,似乎想要将其一口吞下。

就在这个时候,农场主应用中的聚灵果也已经成熟了。

晋级实力需要一定的时间,林天成并不打算现在吞下聚灵果。

索尔看到林天成不忧反喜,还以为他被自己的太乙流星锤吓傻了。

“小子,你把我的酒坛子给打坏了,现在哪怕是给我跪下,我也不会轻饶于你的!”

“是吗?”林天成笑了笑。

他高举起手中的太阿剑,将体内的真气力量灌注期间,金黄色的剑身竟然闪耀着刺眼的雷蟒。

当太乙流星锤的器灵彻底将林天成吞入口中的那一刻,云霄之上,一道近十几米宽的雷霆轰然砸在了那到器灵之上。

仅一眨眼的功夫,流星锤器灵遮天蔽日的黑气消失,气息也变得极度的虚弱。

又一道耀眼的雷霆轰击而下,索尔引以为傲的太乙流星锤直接炸裂成了粉末。

与此同时,索尔也被强大的雷霆之力直接震出了内伤,嘴角挂着一丝鲜血。

貔貅兽似乎还没有完全消化掉上一只灵兽的魂魄,林天成只好先将流星锤的灵兽魂魄收回到了回收站内。

索尔的眼珠子瞪得大大的,难以置信的看着林天成手中的那把金色大阔剑。

“这,这怎么可能?我的中品灵器就这么没了。”

索尔能够在迷离之域树立起威信,除了依仗他的两个哥哥之外,靠的就是这中品灵器太乙流星锤。

没有了这灵器,索尔的实力将会大大的削弱。

再加上他又被刚刚的雷霆之力震出了内伤,他意识到自己恐怕很难对付得了林天成。

“小子,难道你的这把是圣器?不对,应该就是一把上品灵器!”索尔的眼神有些贪婪的盯着林天成手中的那把金色大阔剑。

修真界的法器分为:灵器,圣器,神器,仙器四个等级,每一个等级又分上品、中品、下品。

索尔至今还没有见过真正的圣器,所以他猜测林天成手中的那把剑极有可能是上品灵器。

林天成顺势将太阿剑收回了自己的回收站内,冷冷的对索尔说道,“无可奉告!”

“天成,杀了这淫棍。”张秋月盯着索尔的眼神中满是寒意。

为了以绝后患,林天成确实对索尔起了杀心。

但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丛林间传来了嘈杂的飞鸟声,显然是有人向这边急速靠近。

“来不及了,我们得赶紧走。”

林天成转身带着张秋月,苏岚和蓉蓉迅速离开了这里。

索尔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林天成的对手了,自然没有再阻挠他们。

看着三道曼妙的背影,索尔忍不住舔了一下嘴唇,“一把上品灵器,三个漂亮的妞,我要定了。”

林天成是第一个敢对他酒瓶子下黑手的人,索尔当然不会放过林天成。

而且,他看中的妞,有哪一个能逃得出他的手掌?

随后,他朝着身后吹了一声哨笛。

只见几个肩上刻着狼头的男子突然出现,并且跪倒在了索尔的面前。

“三团长,我们来晚了!”

“三团长,这是您的酒!”

看到弟子手中的酒坛子,索尔的眼神不由得一亮,连忙接了过来,猛的灌了几口烈酒。

等完全过了酒瘾之后,他才对跪在地上的几名弟子说道,“你,你们四个给我秘密跟踪他们,要是跟丢了任何一个,我唯你们是问!”

“是!”四名魔狼佣兵团的弟子抱拳点头,身形很快便隐匿在了茂密的山林当中。

负责拿酒坛子的弟子对索尔拱手说道,“三团长,我刚刚一路飞过来,发现了不少嗜血佣兵团的弟子,而且我还看到了慕雨那臭丫头”

一听到“慕雨”两个字眼,索尔的眼神顿时有些发亮。

要不是忌惮嗜血佣兵团团长慕山的实力,索尔早已“嘿嘿嘿”……

这么说也不对,索尔也不是慕雨那野丫头的对手,自然没办法征服她。

一想到这里,索尔的眼神不由得有些暗淡,烦闷的灌了几口烈酒。

那名弟子似乎看出了三团长的担忧,于是满脸奸笑的说道,“三团长,咱二团长不就在这附近吗?咱可以找他帮忙啊!”

索尔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后脑门上,“对,我正好要找二哥帮我对付刚刚那小子,走,前面带路!”

索尔抱着他的酒坛子晃晃悠悠跟着那名小弟离开了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