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岚看着眼前这个肚满肥圆的家伙,立即想起了哥哥苏南对她说过的话。

  苏南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入迷离之域了,作为高级火系班弟子,他甚至不需要老师的带领,便可以只身一人进入到这里。

  当他听到妹妹要参加秋猎试炼时,便将自己的一些经验都告诉了苏岚,且叮嘱她一定要牢记。

  苏岚快步上前,将林天成拉到了一旁,凑到他的耳旁,小声嘀咕道,“天成,这个人很有可能是魔狼佣兵团的三团长摩尔,据我哥哥所言,这家伙生性好色,而且他肩上的流星锤也很有来头,我们还是快走吧!”

  中都学院每年都会为新生弟子举行秋猎试炼,不过,除了那些实力不济被灵兽击杀的弟子外,还有一部分姿色不错的女弟子经常也会离奇失踪。

  侥幸逃脱回来的女弟子往往会提到一个人的名字,那就是魔狼佣兵团的三团长摩尔。

  因为中都学院的新生弟子都没有什么经验,这家伙专挑软柿子捏。

  学院的导师也曾出面交涉过几次,但这家伙都是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

  就在两人交谈之际,摩尔仰头倒灌几口烈酒之后,瞥了一眼苏岚,眼神不由得一亮。

  而后,他的目光落到了蓉蓉和张秋月的身上,似乎又变得明亮了几分。

  他深深的打了个饱嗝,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说道,“小,小子,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们这些人应该是来自中都学院的吧!”

  听完苏岚的那一番陈述,林天成不由得警觉了起来,“是的,前辈,我们还要赶路,那就不打扰您了!”

  林天成朝着蓉蓉和张秋月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们赶紧走。

  “嘭……”

  一声闷响过后,地面激起了一大片土屑以及飞石。

  只见,一道银光闪过,索尔的太乙流星锤重重的砸在了林天成的跟前,整个地面都出现了一个大坑。

  没有想到这太乙流星锤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威力,林天成猜测它绝对是一把品阶不低的灵器。

  刚刚进入迷离之域,就遇到了魔狼佣兵团,这确实不是一个好兆头。

  林天成并不想给自己招惹太多的麻烦,想要带着张秋月她们尽早离开。

  索尔大马金刀的坐回了平整的岩石上,有些傲慢的看着林天成,“小子,你在进迷离之域之前,难道就没有听过我索尔的大名吗?”

  “当然,索尔前辈的大名我怎么可能没有听过,那可以说是整个中都学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林天成朝着索尔拱了拱手道。

  听林天成这么一说,索尔脸上的神色稍稍缓和了些许,“既然如此,那你还不把这几个女娃子留在这里,至于你呢!赶紧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张秋月,苏岚,蓉蓉不由得倒退了一步,摆出了严阵以待的姿势。

  张秋月和苏岚本就是中都学院的院花,而蓉蓉作为新来的弟子,姿色也同样可以和四大院花相媲美。

  索尔本就是出了名的好色,在见到眼前这几个姿色绝佳的女子之后,那简直两眼发直。

  “天成,我们联手杀了他。”张秋月生性最恨的就是色魔,淫魔,但凡见到这样的人,他都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

  “呦,没想到还遇到了个有脾气的妞,好,很好,正合我意。”索尔笑得合不拢嘴,抱起酒坛子,又灌了几口烈酒。

  苏岚片头对张秋月说道,“不行,索尔是魔狼佣兵团的人,且不说我们能不能杀得了他,得罪了他,恐怕他的两个哥哥也不会放过我们。”

  魔狼佣兵团是在这迷离之域附近三大佣兵团之一,它的实力甚至在嗜血佣兵团之上。

  林天成抬起胸膛,面不改色的说道,“前辈,我们中都学院的导师就在前面等着我们,还请前辈通融一下,放我们过去。”

  苏岚说的对,他们本来就对迷离之域不是很熟,若是真的得罪了索尔,整个魔狼佣兵团报复起来,恐怕会有很大的麻烦。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林天成现在只有10个电,真要和索尔较量,恐怕胜负难说。

  “小子,少给我耍滑头,那几个老家伙在不在这里我还不清楚。你若再不滚远点,我的流星锤可不长眼。”索尔抬手将砸在坑里的流星锤吸附到了手中。

  索尔又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了,自然将中都学院的这个秋猎试炼摸得清清楚楚,根本不担心中都学院的诸葛荀会出现在这里。

  知道靠磨嘴皮子是过不去了,林天成先发制人。

  双手捏拳的瞬间,将九转往生诀中的《大力篇》,《流星篇》法诀都运转到了极致。

  索尔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当即冷哼了一声,“不知死活的家伙,既然你那么想死,那索爷爷便送你一程。”

  “你们快走,我缠住他!”林天成朝着张秋月等人轻喝了一声。

  “小子,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索尔稍稍稳了稳身形,右手捏拳,以极为蛮横的力道朝着林天成的天灵盖轰了过来。

  苏岚和张秋月吓坏了,她们万万没有想到林天成竟然想要和索尔近身肉搏。

  蓉蓉脸上倒是没有多余的神情,她倒是希望索尔能够将林天成一拳击杀,这对她们血族来说也算是好事。

  苏岚和张秋月的手心里捏了一把汗,就在她们以为林天成会中招的时候,林天成竟然只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残影。

  而且残影的背后竟然凭空出现了一把金色的大阔剑,朝着索尔的眉心飞射了过去。

  索尔的心头猛然一惊,顿时酒意全无,圆滚滚的身子像不倒翁似的朝着左边闪过。

  “嘶……”

  突然出现的太阿剑就顺着索尔的脸颊擦了过去,留下了一道不小的血痕。

  林天成有些震惊,他本以为出其不意的太阿剑能够重伤索尔。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索尔看起来臃肿的身子,却能够像不倒翁一样摇来摇去,很是敏捷。

  索尔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痕,满脸怒意的盯着林天成,“小子,你差点害我把酒坛子打破了,你真该死。”

  说完这话,索尔开始猛烈的甩动着他手中的太乙流星锤。

  一道道能量波自流星锤砸出,就好像那锋利无比的剑气。

  林天成极速闪躲,不过从刚刚索尔的话,他找到了索尔的一个破绽。

  看这家伙的样子,他不仅仅是一个好色之徒,应该还是一个嗜酒如命的家伙。

  既然如此,林天成何不来个声东击西。

  有了这个想法,林天成不再闪躲,开始发起了凌厉的攻势,他的目标只有一个,砸了索尔的那个酒坛子。

  “小子,你竟敢打你索爷爷酒坛子的心思,你是不想活了吗?”

  有好几次,林天成的太阿剑险些劈在了索尔手中的酒坛子,只因为索尔的身形较为敏捷,林天成才没有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