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姐姐,你终于醒了……”上官妍妍的神色显得格外的激动,弓下身子紧紧的抱住了她的姐姐。

上官颜玉已经坐直了身子,她轻拍上官妍妍的后背,“傻丫头,我哪有那么容易死……放心吧,我没事了。”

林天成有些歉意的看着上官颜玉,“你醒啦!”

上官颜玉冷哼了一声,刮了林天成一眼道,“你还在这里做什么,不要以为你用养魂木救和我妹妹,我就会原谅你!”

“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要不是天成找到了生命之树,恐怕……”

院长亲咳嗽了几声,“颜玉,天成并不是有意伤害你妹妹的,你就不要再怨恨他了。”

上官颜玉这才发现院长竟然也在这里,连忙起身想要给院长行礼。

院长摆了摆手,“不必了,你们两姐妹安然无恙,我也就放心了。”

当初,木族的那位长老将这两姐妹转交到院长的手里,院长当然不希望这两姐妹出事。

“妍妍,你刚刚可是说生命之树?”上官颜玉有些不解的看着妹妹。

生命之树是何等神物,自木族被攻破之后,神树也被毁的一干二净。

林天成上前一步,将生命之树放到了上官颜玉的手里,“就是它。要不是因为我,你们两姐妹也不会受伤。就当是我的一份赔礼,你们也不必和我客气。”

上官颜玉两姐妹的神情皆是微微一愣。

这不由得让上官颜玉开始怀疑林天成的身世来历。

上一次,林天成为了救自己的妹妹,竟然直接拿出了三大神木之一的养魂木。

这一次,为了救自己,他竟然拿出了生命之树,甚至还打算将生命之树赠送给自己。

上官颜玉想到的唯一一个可能便是林天成来自于传奇世家门下,否则又有哪个势力敢将如此珍贵的宝贝随手赠人。

院长的眉头不由的微微一皱。

这生命之树本可以作为林天成对付血族的一大利器,可林天成就这样拱手送人,就连院长也为他感到可惜。

上官颜玉一把从林天成的手中夺过了生命之树,并且冷冷的盯了他一眼,“谁会和你客气了,说的没错,要不是因为你,我姐妹俩也不会受伤,就当是赔偿吧!”

上官妍妍凑到上官颜玉的耳旁小声地说道,“姐姐,难道你忘了,我们木族就是因为生命之树遭到其他势力的追杀的吗?”

上官颜玉的神色开始变得沮丧,她眼睁睁看着木族人被其他势力给杀害,又怎会不知道其中的缘由。

西域,木族附近的几大势力盯上了木族人的生命之树,于是联合到一起对他们木族发难。

生命之树这种圣物是何等的珍贵,如同养魂木一般,如果留在她们两姐妹的身上,说不定还会招致大祸。

木族的长老把他们送到这里来,是想让她们安心修炼。

上官妍妍夺过她姐姐手中的生命之树,又返还到了林天成的手里,“天成,谢谢你的一番好意,此等圣物,我们姐妹俩无福消受。况且,这件事情只是个意外,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

林天成的心头不由的一暖,上官妍妍这丫头还真是善良,简直和她的姐姐就是两个极端。

院长给了个林天成一个眼神,示意他开口询问两姐妹关于玉净瓶的事情。

但林天成真的觉得没有这必要,只要他有充足的电量,他的实力还是可以提升的很快的。

相信,与血族的较量来临的那一刻,林天成的实力恐怕也已经达到了大乘期初期境界。

但院长却不是这么想的,林天成必须得好好活着,才能给他培养出更多的全属性体质天才。

皱了皱眉头,院长有一些难以启齿的对两姐妹说道,“颜玉,妍妍,你们觉得院长平日里对你们怎么样?”

林天成对于这两姐妹只能算是功过相抵,谈不上什么恩情。

院长想要依靠他自己的关系和这两姐妹打一打感情牌。

上官妍妍点了点头,脸上露出几抹笑容,“很好啊!要不是院长收留我们,我们恐怕就真的无家可归了。”

其实林天成已经知道了她们两姐妹的身世,上官妍妍也就不再隐瞒。

上官颜玉连忙起身朝着院长拱了拱手,“院长,有什么话您但说无妨,我们两姐妹一定竭力办到。”

上官颜玉似乎一眼就看出了院长对他们有所请求,这反倒让院长有一些难以开口。

院长伸手将其搀扶了起来,“也没有什么大事。想必你们也已经听说了林天成和血族之间的恩怨吧……”

院长将他的一些想法,以及林天成现在的处境都告诉了这两姐妹。

林天成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如果能够得到木族的玉净瓶自然是更好。

得不到,林天成也能够通过农场主应用种植各种天地灵材来提升自己的实力。

上官颜玉没有想到自己被院长摆了一道。

如果院长一开始就是想让自己帮助林天成,那她绝对不会说出刚刚的那句话。

“院长,这个,恐怕……”

上官妍妍直接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他们木族的上品灵器玉净瓶放到了林天成的手里。

“拿去用吧!这宝贝我们暂时也用不上!”

上官颜玉狠狠的刮了妹妹一眼。

上官颜玉还在堵林天成的气,自然不想将这玉净瓶这么轻易的给他。

院长尴尬的笑了笑,“既然这样的话,那你们就准备好三天之后的秋猎试炼吧!”

说完这话,院长心情愉快的离开了。

当林天成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上官颜玉却扣住了林天全的手腕。

    “林天成,这玉净瓶借给你倒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得拿一样东西来换!”

“东西?”

上官颜玉猜测林天成一定是来自豪门世家,而且极有可能就是传奇及势力门下。

她与妹妹的实力,在这一段时间以来都是进步缓慢。

“对,这东西不能白借,你必须得拿两颗聚灵丹来换!”

上官妍妍连忙上前拉住了他的姐姐,“姐姐,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天成,你不要听她的,你走吧!”

聚灵丹虽说没有生命之树和养魂木那么珍贵,但也要耗费不少的灵石才能换来。

想当初,血婆婆为了一颗聚灵丹,就差点花了200块灵石。

更何况,上官颜玉竟然狮子大开口,直接向林天成索要两颗聚灵丹。

加之,林天成借了玉净瓶又不是不还。

上官颜玉转头狠狠的白了妹妹一眼,“你这死丫头,怎么胳膊肘往外拐?我这不也是为了我们两姐妹的修炼吗?”

林天成笑着说道,“没问题,不过得等秋猎试炼回来之后我才能给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