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桀本想借机找回点损失,没想到又出了这样的幺蛾子,气得脸色铁青。

        纪林轩没有杀人,最多受一些惩罚。

       欧阳桀继续待在这里他也丢不起这人,索性转身带着炼器宗的其他弟子先行一步离开了。

“卑鄙小人,年纪轻轻的竟然有如此歹毒的心肠,还口口声声说是我昊儿的好兄弟……”郝海东指着纪林轩臭骂道。

纪林轩低着头,脸色有些发红。

他知道,想要从郝海东那里得到那块炼制灵器的矿石再也没有可能了。

院长朝着大堂外的弟子挥了挥手,“来人,将纪林轩拉出去重打八十大板,并且取消他这个月的灵材补给。”

郝海东朝着院长拱了拱手,“诸葛院长,宁仇天的孽种就交给我来处置吧!”

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田地,金阳帮也不担心他们血族的报复。

况且他们之间本来就有不小的纠葛。

“去吧……”院长有些疲倦的坐回了原来的位置,朝着郝海东摆了摆手。

虽说院长有着大乘期中期的实力,对付一个血族,不成问题。

但是,他却在无形之中,将中都学院这一个中立势力卷入到了一场纷争当中。

如果,中都学院背后的那些集资势力怪罪下来,院长也担待不起。

林天成缓步上前,“院长,天成想要和其他人一同参加此次的秋猎训练,还望院长成全。”

迷离之域非常的危险,林天成说过在张大师醒来之前一定要保护好张秋月,他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这丫头进入迷离之域却不管。

而且,院长还要带着这丫头进入那处遗迹。

院长缓缓地抬起了头,“我也正要和你说这件事情!我的意见和张秋月是一致的,其实,我们都不想你参加这场秋猎训练。”

院长费尽心思,甚至不惜得罪血族也要保住林天成。

现在如果让林天成参加秋猎试炼,那简直就是送狼入虎口,血族绝对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不过林天成的态度也很坚决,他表示,即便是血族的宁仇天出现,他也有较量的资本。

毕竟,宁仇天的女儿就在他的手上。

院长陷入了沉思。

他知道林天成打开这天机盒,应该是与那处遗迹有着莫大的联系,带上他自然是好的。

“这样吧!你去也可以,我会在一路上暗中保护你的,到时候,我再带你们一同进入那片遗迹。”

林天成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从黑土地上采摘下的那颗近一米多高的小树。

生命之树已经成熟,它现在所蕴含的生命之力是非常浓郁的。

稀疏的叶子,每一片都散发着绿光,看起来充满了生机。

但是那树干却是极为的粗大,根系更是发达,盘根错节的。

院长的眼睛有些发亮,直勾勾的盯着林天成手中的那颗生命之树。

“这,这就是传说中的生命之树?”院长也是第一次见过这种神树,忍不住吸了吸空气中弥漫着的清香。

顿时,整个人感到神清气爽,仿佛实力都有了些许提升。

“是的,五天时间刚刚好!”

院长摇了摇头,“天成,生命之树何等珍贵,要想重塑上官颜玉的根基,根本用不了这么多的生命之力。我倒是觉得你可以把这颗生命之树留下来另做他用!”

“另做他用?”林天成不解的问道。

“没错,血婆婆这一次来中都学院,其实是相当于来宣战的。也就是说,要不了多久,我们将会和血族大战一场!而这蕴含生命之力的生命之树却可以压制住血族人的血脉之力,将会给你带来很大的好处。”

林天成无奈的摇了摇头,“院长所说的,天成确实有考虑过。

但是,生命之力对于血脉之力的压制时间并不久,恐怕……”

生命之力对于血脉之力越强大的血族人而言,压制的时间就越短。

林天成到时候对付的肯定都是血族的精英,所以他才会有这样的顾虑。

院长摇了摇头,“你这一点我也想到了,可以让上官颜玉她两姐妹帮你。你且跟我来。”

虽说院长的实力强大,但他不可能每时每刻跟着林天成,他必须得想尽一切办法确保林天成不会出事。

林天成带着疑惑,跟随着院长来到了上官颜玉所在的院子。

上官妍妍正坐在床沿边照看她那沉睡不醒的姐姐。

在这个并不大的房间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灵材。

这是那些追求上官颜玉的公子哥送来的药材,希望对上官颜玉的伤势有所帮助。

直到院长走到了上官妍妍的面前,上官妍妍才回过神来,连忙起身,对院长欠了欠身子。

她的眼眶有些湿润,眼睛更是布满了血丝。

看样子这丫头应该是非常担心她的姐姐再也醒不过来了。

林天成有些内疚的对上官妍妍说道,“妍妍,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找到了生命之树,相信院长很快就能帮你姐姐重塑根基,你姐姐很快就会醒过来的。”

“真的吗?”上官妍妍的眼睛有些发亮。

她不敢相信,林天成竟然真的能够找到生命之树。

要知道这种传说中的神树其实只会出现在西域的木族人附近领地。

木族人世代守护着这些神树,但,就在木族的领地被攻破的时候,生命之树也被毁得一干二净。

其实,在这个修真界已经很难再见到这种树木了。

“你们且退后,以免被这种强大的能量波动伤及!”

院长拿出林天成交给他的生命之树放在了上官颜玉的胸口上,与此同时,它将体内的强大蒸汽力量注入到生命之树内,准备将生命之力引导入上官颜玉的丹田内。

“嗡……”

随着一声刺耳的风鸣声,林天成能够清楚的看到一阵阵绿盈盈的涟漪从生命之树激荡开来。

上官颜玉的身子在一瞬间变得晶莹剔透,皮肤下的每一根脉络都充斥着生命之力,看起来就像是春天里抽枝散叶的柳树。

见上官颜玉马上就要醒过来了,院长将林天成叫到了一旁。

“天成,他们木族有一个专门用来承载生命之力的样品灵器玉净瓶,你可以借来一用。

到时候你就不用担心生命之力克制血脉之力的时间太短!”

院长这也是为了林天成着想。

林天成目前的实力还是金丹期初期,但,与血族的一战马上就要到来了,他应当尽早做好准备才是。

中都学院需要林天成这样的天才导师为它培养更多的出色弟子。

林天成面露苦涩。

他对于这两姐妹算不上有恩情,毕竟,没有林天成的那一箭,也不会闹出这许多的妖蛾子来。

在这种情况下,她们怎么可能拿家族圣器借给自己,这实在是强人所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