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只!”林天成狮子大开口道。

“三只……”

欧阳桀的独眼瞪得大大的,神情更是有些夸张。

要想炼制上品灵器,就必须得拥有金丹期中期甚至是之上的灵兽魂魄。

而这种实力的灵兽魂魄是很难得到的。

欧阳桀当初为了得到那只暗夜灵蟒的魂魄,可是煞费了不少的苦心,险些把自己的命都搭在了迷离之域。

而炼器宗要想从佣兵团那里购买金丹期初期的灵兽魂魄,每一只都需要100块灵石。

金丹期中期的,往往需要更高的价钱,有的时候甚至是有价无市。

所以,三只金丹期中期的灵兽魂魄,对欧阳桀来说,简直就是大出血。

可是如果不交出三只灵兽魂魄,林天成必定不会帮纪林轩说话,那欧阳桀恐怕很难保住纪林轩。

欧阳桀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舍的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把造型有些诡异的长剑,“这是我在不久前锻造的血雾剑,里面禁锢着一只金丹期中期的血雾焰猴魂魄,你可以先拿去。剩下的两只,容我一段时间,我会想办法交到你的手上。”

“好,一言为定!”

林天成刚接过欧阳桀的血雾剑,貔貅兽那家伙从回收站内跳了出来,开始叽叽喳喳的乱叫。

貔貅兽只有金丹期初期的实力,但是他却直接攀附在了血雾剑上,开始大口大口的吮吸着金丹期中期实力的血雾焰猴的魂魄。

就在这吮吸的过程当中,貔貅兽的体型与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长,它身上像龙鳞一样的鳞甲变得更加的暗沉,似乎像钢铁一般坚韧无比。

欧阳桀的眼神有些发亮,难以置信的看着貔貅兽,“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应该是一只等级不低的上古神兽。”

林天成点了点头,顺势将貔貅兽收回了回收站内。

正所谓钱财不外漏,像这样的宝贝,还是不要见光好。

果然,这家伙在吃饱喝足之后,开始陷入了死一般的沉睡当中。

不过也好,林天成暂时没有必要为它的食物而担忧了。

看到这里欧阳桀的内心在滴血的疼。

他相当于白白为林天成的灵兽贡献了四只金丹器中期实力的灵兽魂魄,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资源。

如果实力允许的话,足足可以炼制四把上品神器了。

就这样,林天成在欧阳桀的带领下来到了中都学院的大堂内。

进入大堂时,林天成恰巧与血族血婆婆错肩而过。

感受到血婆婆那恶毒的眼神,林天成不禁打了个寒颤,那种感觉实在是有些可怕。

原来,血婆婆在欧阳桀离开大堂的间隙也来到了这里。

她想带走宁馨,奈何,院长和郝海东的态度非常的坚决。

血婆婆痛斥中都学院的行为,认为诸葛荀不该帮着林天全对付血族。

诸葛荀反驳道,“何昊是我中都学院的弟子,你们血族在杀他之前,又是否想到会触怒我中都学院?”

“说的好,院长!”郝海东当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冷冷的盯着血婆婆,“满口的仁义道德,却干着最肮脏龌龊的事情。要打便打,我金阳帮何曾怕过你们血族。”

郝海东知道,经过这件事情,血族与五大联盟的战役将会再一次拉近。

而且,中都学院在不知不觉间也已经站到了五大联盟这一边,郝海东更加有了对抗血族的底气。

待林天成和欧阳桀走进了大堂之后,纪林轩的眼神有些放光,直勾勾的盯着林天成和欧阳桀。

他迫切的想要知道师父是否已经说服了林天成来为自己作证。

“天成,你来的正好!你给大家说说,是不是纪林轩杀死我儿的罪魁祸首?如果是,我现在就一掌劈了他。”欧阳桀的脾气着实火爆。

林天成先是朝着院长拱了拱手,然后才对郝海东说道,“郝帮主,我隐瞒这件事情的内情,纪林轩确实不是杀死你儿子的凶手。”

果然如此,院长的脸上浮现出了几抹笑容。

再怎么说纪林轩也是中都学院的弟子,他不想自己的弟子有事。

“天成,你快和大家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林天成这么说,纪林轩的神色着实有些激动。

但是,欧阳桀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他可是还欠着林天成两只金丹器中期灵兽魂魄,都是因为纪林轩这混账东西惹的。

郝海东当时就急了,向前几步,对林天成质问道,“天成,你当时可不是这么说的!”

“郝帮主不要着急,且听我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告知于你,你自然便知。”

一刻钟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恍然大悟。

他们终于知道,原来这件事情牵扯到了林天成和血族的关系。

林天成指着纪林轩说道,“其实,何昊死的时间点,纪林轩根本没有在场的可能,他当时正带着中都学院的另外5名弟子巡逻,那五名弟子便可以证明。”

“是啊!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纪林轩忍不住猛的一拍脑门。

被抓个现形的时候,他的脑子里跟一团浆糊似的。

再加上他秘密潜入到何昊的房间里就是想要杀死何昊,虽然没有成功,但还是有些心虚。

在种种因素之下,他竟然忘记了有五个巡逻弟子可以为自己作证。

他哪里还需要求林天成帮自己验明正身,简直是猪脑子。

随机,当日与纪林轩一起巡逻的五名弟子被召到了大堂内。

纪林轩已经不知道该拿什么词语来形容自己的愚蠢了。

欧阳桀的脸色暗沉无比,冷冷的盯着纪林轩,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那这么说,我的徒儿并没有参与到这场谋杀当中?”欧阳桀有些疑惑的看着林天成。

如果说他的徒儿没有参与到这场谋杀当中,那就是中都学院和金阳帮污蔑了他的徒弟,并且败坏了他炼器宗的名声。

那这事情可就要另外一说了。

院长和郝海东的脸色有些古怪,他们都担心欧阳桀会提出无理的要求。

林天成摇了摇头,“不,虽说纪林轩没有杀死何昊,但他却有这样的动机。”

“如果我没有猜错,纪林轩你当晚潜入到何昊的房间就是想杀死他,然后嫁祸于我……”

    纪林轩刚松懈没有多久,在林天成这一句话彻底带到了冰窟里。

“你胡说八道,我去何昊的房间,只是想帮我的兄弟抓住杀人凶手!”

林天成不禁冷笑道,“我设下那个局只有李执教知道,你怎么知道那晚杀人凶手会出现。而且,就算你要保护你的兄弟,你又为何穿着夜行衣。”

纪林轩顿时哑口无言,额头直冒冷汗。

“纪林轩,此事可当真?”院长脸上浮现出几抹怒意,对纪林轩厉声喝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