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毛还是住下来了。据说是李叔让他过来帮我的。

  我还是挺惊愕的,白沙帮是重庆数一数二的大帮,而紫毛在白沙的地位显然不会低,李叔能请动这尊“大佛”,他的背景明显很强大。

  其实李叔是什么人我并不了解,以前只知道他和我母亲是很好的朋友。我并不相信他有多强大的实力,但隐隐的感觉,蛇皇所说的大人物,或许和他有关吧。

  紫毛不是什么安分的人,他倒是不敢找我的麻烦,但在这里住下来我可不会给他开销。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这家伙之前可是彻底的激怒了我。来了我的地盘我自然不会给他什么好果子吃。

  但来到了别人的地盘不代表紫毛会守规矩。

  我记得那天天空中飘着小雪,我来到长春已经整整一个月了。一个月的时间,我的经历比以前几年都多。先是路见不平打了蛇帮的狗腿子,然后立威砸瓶子进了医院,再是杀了星夜酒吧老板惹来了蛇皇这位东北黑道皇帝的警告和对幕后大人物的耳闻。说真的,我的思维和节奏已经有些跟不上这种变化。曾几何时,我只是一个小镇里的“大佬”,整天和黑白道上的喝酒吹牛,和那群狐朋狗友花天酒地。而当我真正地走到了这一天,走进了这世界的最黑暗面。我的心理却有些排斥,我敢杀人但不代表我嗜血。相反,当看到自己脚下有一个个人倒在血泊中时。不管是我的敌人还是朋友,我都想去拉一把。。。

  “妈的,想太多了。”拼命地摇了摇脑袋,自嘲的笑笑。想得太多了,思维脱轨。这不是我想看到的。从抽屉中抽出那把银色的手枪,轻轻擦拭着华而不艳枪身。不觉得思绪又开始飘忽“为何你这么美丽的外表下,是那彻骨的寒意和杀人的利器?”

  “噔,噔噔。。”断续的敲门声拉回了我的。

  “进。”我现在心情很不好,只想一个人安静,但不知道是哪个天杀的敢在这个时候打扰我,正寻思着待会儿好好的收拾一番,却看见一坨紫色的“东西”窜了进来。

  “有事?”我轻蔑地看着他,眼中流露出不浅的杀意。没错,这个人就是紫毛,那个天杀的傻缺。

  紫毛自然也知道我是不待见他的,耸耸肩,也不惧怕我就坐在我的对面,“佛爷,我就这么称呼你吧?”“有事说事没事滚蛋,不滚老子把你扔出去”我说着,指了指桌旁的窗户,“”佛爷,我可不是来找死的,嘿嘿。这不是来了这么多天都没事做嘛,兄弟们钱都不够了。。。“说完,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紫毛你特么太看得起自己了,别以为你和姓李的是朋友,老子就给你面子,你妈的想找我要钱?老子送你这个!“我现在可以说非常愤怒,打扰我的思绪就不说了居然还来找我要钱?看来真是活腻歪了!

  紫毛见我怒了,急忙摆手道”佛爷,我哪儿敢找你要钱。只是想做一笔生意,所以和你商量商量。“”呵呵,我和你没什么生意好做,你走吧。“看不惯的人我就是看不惯,就是天王老子惹了我我也不会放过他!

  紫毛知道我对他有很大意见,这也是我的地盘不敢乱来。但他一想到这比”生意“的重要性,也顾不得面子。一狠心,上前来对我低声下气的说道:”佛爷,这生意非同小可。我们这次来你也知道有一些人手便打通了不少关系弄了些情报。昨晚手下一兄弟告诉我,最近在东郊。砍刀帮和黑豹帮的残余会有一笔交易。“说完,用他那贼贼的鼠眼看着我。

  N|更q4新o◎最快@上酷匠s网}x

  我眉头微皱,他这是要黑吃黑?胆儿可不小啊。想着,我决定诈诈他”砍刀帮和我有生意来往你不知道?敢打我朋友的主意。紫毛你胆子不小啊。“说罢,我用一种平淡的表情看着他。

  但我估计错了,紫毛的情报真的非常准,而且他的心思也足够细腻!

  紫毛兴许也看出了我在诈他,退后一步讪笑着说:”佛爷你在和我开玩笑吗?之前你曾和黑豹帮的帮主打过一架,而黑豹和砍刀早就有了那玩意儿的交易往来。你这不是在考验我吗?“说完后还担心我不答应,拍拍我的肩膀说道:”佛爷你就别担心我在骗你了,我可是李叔派过来帮你办事的。怎么敢和你叫板呢?我知道你这人好,爱给兄弟面子。咱俩就准备一下计划,把这票给干了怎样?“我无奈的看着他,笑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可能不帮你是吧。叫你的手下准备准备吧,我这边也带几个兄弟过去。但先提醒你啊,我的火力可不够,到时候还需要你再给我提供一下。哈哈。“紫毛既然已经把我唬了一次,我也不会让他好过。而且我知道,之前他所给我的那些砍刀和手枪,只是一部分而已!紫毛野心看来也是不小的!

  紫毛见我答应了也不啰嗦,拍拍我的肩膀笑着说道:”佛爷真是爽快人,那我就先退下了。“他说的话很谦卑但语气并不谦卑,我知道他并不惧怕我。但我也不管他这么多,拿出一本《教父》就看了起来,不再理会。

  紫毛不再多说退出了房间。

  在他转身的那一刻,贼贼的鼠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