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楼上的人咆哮一声,直接从半层楼的位置跳了下来,结果摔了一个狗啃屎,然后拍拍身上的灰,冲上来就是一个熊抱,“哥,想死你啦~”

  “哈哈,”我紧紧搂着他。。是啊,我也想他了。吴剑锋,自从他小学随着伯父前往东北读书后,近10年没有和他相见了。这小子,从小就不是个安分的人。但和我玩得很好,睡一张床,吃一碗饭。而且关键就是他整天不好好读书成绩还比我好。看着他身后那群兄弟敬畏的目光,我想也跟了他很久了吧。

  良久,我松开他,只说了一句“这一次,终于可以并肩作战了。”

  他不说话,又准备扑上来抱我,卧槽这特么还抱上瘾了?我赶紧躲开他,笑骂道:“玩过啦,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Gay啊!”

  看着大家都笑了,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好了,介绍一下吧,这是我的军师和草鞋,王妃,梁子豪。”这俩煞二走上前和剑锋握了握。梁子豪从来都闲不住,yin笑道:“剑锋啊,要妹子不?要的话兄弟这有不少哦~”剑锋好爽一笑“哈哈不用了。”子豪这比简直没救了,又废话了一句:“难道有弟妹了?”“你猜。。。”剑锋还是笑哈哈的,但话音未落。角落里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弟你麻啊,妹你麻!叫峰哥!新来的不懂规矩?”剑锋听罢面色一凛,死死的盯过去“谁说的!。。。”没人答应,“老子问你们是谁说的。。。”他又吼了一声,我见事不好。可不能因为我们丢了这么多的人心,忙拉着他道:“兄弟,算了,下面的小兄弟不会说话。别跟他计较。”他倒是听我的,没在理会。

  随后,又和莫圳雄,周辉等人相互介绍了一番,到韶华的时候。他和酒吧老板都表示非常欣赏,韶华只是淡淡一笑没有说话。酒吧老板姓刘,以前是个混子,家里有几个闲钱。2年前接手这家酒吧,结果开了不到1周便有人砸场子,正好剑锋和他小弟在这里喝酒,便将对方打了出去,那之后,就让这刘老板对他们死心塌地的了。而他们那群人,虽然目前还没有什么帮派之称但近100号人在这条街还是有一定威慑力,所以谁没人敢来找事。

  而剑锋那边,他的两大助力便是白纸扇乐卿和红棍张枫「白纸扇是负责出谋划策,红棍就是特能打的」。

  两边不认识的也算认识了,刘老板看的出我们几个的实力,也乐呵呵的开出了不少好酒,几十号人在这狭窄的酒吧里也不管不顾的喝起来。

  这时,剑锋拍了拍手。整个场子就静了下来,看来威慑力可不小。剑锋端起了酒杯“今天。各位也看见了。许佛,我大哥!来陪我一起打天下。所以,这第一杯,敬我多年未见的大哥。”语毕,便一口干了杯中酒。下面的小弟一边喝彩着一边也干了杯中的酒。我看得冷汗直冒,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白酒,高脚杯整整一倍是什么概念?!

  “第二杯,这次,我和大哥商量好了,等干完电大那帮小比崽子!咱,就创帮!到时候,正式走进社会,走进黑道!”那些小弟又是一阵欢呼别刚才叫得更欢。出来混,无非就是为利和名,现在的娃娃看了古惑仔,有几个不想抽好烟喝好酒,搂着美女上床睡觉?打打杀杀对这些热血青年是最大的激情所在。这一杯,所有人都干了。

  ;酷A匠%4网首!发sY

  “第三杯。。嗝~”这小子看起来也有些醉了“这一杯喝之前,我做了个决定,许佛。佛爷!也是我大哥!我将这位置交给他,各位没意见吧?”这次,没人叫了。所有人都死死盯着我,我倒没什么,剑锋却不乐意了,吼道:“叫啊!欢啊!鼓掌啊!怎么地?不欢迎我大哥啊?”只有稀稀落落的鼓掌声,看起来都对我有些不满。我也不理会,看剑锋这小子是喝醉了,便扶着他,“兄弟,你这。。。”话还没开口,又听见那犯贱而讨厌的声音“曹尼玛,合着这比是来抢峰哥位置的!”这句话一出口,所有人都用一种不善的眼神看着我,我无所谓的轻蔑一笑,向刚才那恶心的声音的源头走了过去,这次我看清楚了!早猜到这会冒事。

  倒不是说我想要这老大的位置。的确,谁不想做老大,但这老大做的心不安理不得的有意思么?能服众么?但是,要有人冤枉我,要有人在这档子里闹事搞内讧,我决不轻饶他!

  我走到他面前,眯着眼睛盯着他:是个矮矮瘦瘦的红毛。这小子死盯着我,我阴笑道:“营养不良吗?毛儿怎么都红了?”他盯着我不敢说话,没一个人敢说话。我又道:“我问你,我说要这老大位置了吗?”我满满倒了一杯酒,“你没说,但你想!”我接着笑着,‘呵呵’,慢慢将杯里的酒倒在红毛头上,顺着他的脖子缓缓流进他的腋下“我最讨厌染头发的人了。。。”看他的头发我就会想起紫毛,我会杀了他!“你。。。你有意见?”红毛看起来虽然怕我也并不服我,是时候教训他了。“那,我做老大。你有意见?”我目光一冷,看见他哆嗦了一下,但他还是坚持着说道:“峰哥打出来的地盘,凭什么给你!”“啪!”一个酒瓶狠狠的砸在他头上,“第一,刚刚你骂我兄弟,还你的!”红毛捂着脑袋,一声不吭,如果眼神可以成为一把利刃,那我现在或许已经光条条了吧。

  我也懒得理他,“啪”又是一声闷响,“第二,我不会要这老大的位置,在场的兄弟们。都听好了!我许佛,绝不和自家兄弟抢东西!”不待任何人反应,“啪”“第三,你不服我。该打!”“第四!你瞪我!”不问理由,我又是狠狠砸了十几个瓶子下来,还没砸完,就见他晕了我去。“没用的东西”

  我冷漠的对胖子说道:“刘老板,让人把这小子扔医院去。”刘老板也一愣一愣的,“诶”了一声,便吩咐下去,我又端起酒瓶,看着在场的所有人,很多都用警惕的眼神盯着我,我倒满了酒,把剑锋拉到身边,笑道“各位,今天我把红毛打了。你们觉得,该不该?”“该,必须打!”少数人附和道,大多数人选择了沉默。“不!于公,他说错了话,我该打!于私,我动了怒,砸了它,我不该!所以。。。”我毫不犹豫的举起酒瓶砸向自己的脑袋,“啪”的一声闷响,玛德,里面还有酒!疼,真疼!“老大!”“佛爷!”“小佛。。。”大家都想上前阻拦,我大喝:“别动!”小锋还想冲上来,却被韶华死死拉住了,他要做的事,谁也拦不住!我忍痛笑笑,接着说道:“我砸了红毛13,后面几个瓶子,我必须还回来!”说着我就举起了几个瓶子,我看见在场的兄弟都在动容,不管哪边。刘老板也张大了嘴。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狠。“啪,啪,啪啪。。。”几声脆响,我骂了一句:“真痛啊!”

  手撑着地,看着在场的人:“你们,满意了吗?”没人说话,我看着他们,有的兄弟已经趴在桌子上哭了,硬是再狠的人,他们见过的,也不过如此。

  我说不出了话,感觉天旋地转,四周一片昏暗,倒在了地上。疼!钻心的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罗门丶人皇说:

开始创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