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在西南cq市区内的一座小镇里,老爹在公司不大不小当了个总监,妈妈是外企上班的。家境还算比较好。

  我这人没什么优点,要说好听点。就是我脑壳比较好使,打架特别狠。但就是讨厌读书,哎没办法,一看书就脑袋大了。苦了老师也不能苦了自己,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嘛,结果就把老师给揍了。。。

  小时候成绩还不错,小学出了点意外读了7年。高中,读了两年换了两所学校。再一问,没学校敢收我了。

  老妈实在看不下去了,结果就去武装部报名让我服兵役,家里在市内黑白道上都有些人,本来以为可以批下来,我也想着就要剃寸头,站军姿了特不爽。结果第二天镇政府就给我批了个“学历不合格”的标签,爷心里那叫一个爽啊。但每次回家看见爸妈对我无奈的眼神我也实在受不了了。

  每天,还是出去玩玩。就是不安分,打打架,混吃混合的。毕竟认为家里有人,打了也没事,都已经习惯了。

  结果那天还真出事了:那天在江边玩,玩着就看见几个杀马特望着我们几个。卧槽这镇上还没几个敢用这种眼神盯着我们的。当时一哥们儿就不爽了,对着对面喊道:小子看你吗看,干架啊。。。

  其实我也不经常惹事,主要就那几个不长记性的。以为我们混得不错都是见谁惹谁。那几个杀马特直接骂了句“卧槽”就冲了过来,我当时看见他们屁股后面有东西就说“兄弟些注意点”,他们有家伙,结果这几个比不但不听还乐了,就说“要敢干架你们几个杀马特就格老子过来”,然后,我就看见那几个杀马特晃了过来。那领头的是以紫毛,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我,像要杀了我似的,开头就是一句:“你许佛吧?”

  哦,对了。我叫许佛。。

  “嗯,兄弟也是认识我,知道我名字,那就给个面子当我这哥们儿放个屁算了。”这种杀马特看样子不好惹,我自然也不自讨无趣。

  “呵呵”,紫毛居然呵呵我?“你是李叔的侄子吧?”紫毛随意说了一句。

  看样子是李叔的人了,我笑了笑“对,我李叔的侄子。我把你们也应该知道吧,既然这样。。。”

  “就是你了,兄弟们!打!”紫毛根本不听我说,直接就干了过来。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敲了一闷棍,尼玛!真痛!

  ol看y正版N*章Y节0f上;酷…H匠/‘网@

  “找死!”我一声怒喝,也不管那么多了。我特么没招你惹你,你直接就敲我,敢情老子还混不混了?!也没想太多,抱着紫毛肩膀直接往他肚子一顶。顶的一瞬间,我清楚的看见紫毛笑了,笑的那么。。。开心?

  下一秒我就明白过来了,合着他在肚子上绑了块铁板。爷当时就哭了,这什么意思,还是打架吗?保护做得这么全面。但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紫毛的钢棍已经把我弄翻了。我倒在地上的时候竟然看见那些兄弟都一个个倒在地上。最令我气愤的是,有不少人趁我们在前面冲的时候已经临阵脱逃。

  紫毛也不磨叽,就说了一句:“李叔让你看清楚你的实力,还有那群所谓的兄弟。呵呵我和李叔也是过来人你的想法我们怎么不懂?何况,说白了,这小镇你要混也没人拦你,多少人拦也拦不住,但李叔也说了。男人,要混,就要混出个名堂!”紫毛说完,轻蔑地望了我一眼,冷哼一声走开了。

  我望着他的背影,把牙摇得直响。再看看身边的兄弟,还有几个陪着我?我摸摸兜里,把钱给他们“今天这事哥对不住你们了。去医院看看吧。”说罢,便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回到家,爸妈也不在家。深吸了一口气,呵。混出个名堂,什么叫混出个名堂?

  我突然觉得悲凉,电话响了,我麻木的接起电话。

  “喂,佛老大!”是子豪,梁子豪。我的好兄弟,最不能打今天却一点没有退缩的一个。

  “你说吧”我语气冷冷的,因为我突然觉得很累,好累。

  “老大,我觉得李叔说得对,咱都是男人,要混。就要混出个名堂!”子豪在电话里认真地说道。

  “然后?”我还是一脸漠然。

  “哎,老大。说实话吧,有些人有些事,你比我看得清楚。你也出来走了两年。算是经历过小风小浪了,你自己琢磨琢磨。要走,兄弟几个陪你走,要留,兄弟绝对赶不走!”子豪的语气无比的认真。也让我提起了一丝精神。但我实在有点头痛,索性挂了电话。

  突然,一种想法窜入了脑中。“果然,李叔说的没错啊”我仰天长笑。然后在手机里翻着一个个电话,又告诉他们。明天早上,机场集合!平静的笑了笑,随即从枕头下掏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嘶。。。”匕首深深地刺进血肉里,再缓缓抽出“紫毛是吧,老子让你动我。等我回来的那天,你的名字,你家人的名字。从此消失!从现在起,我要凭一己之力打出一片天下,不在活在别人的光环下!今天我对自己的狠,便是日后对我敌人的狠。甚至10倍,100倍!欠我的,要还的!”我冷冷的阴笑着,墙上挂着的钟摆刚刚划过12点的,天上一轮圆月似乎感受到了来自地狱的寒气,缩进了云层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罗门丶人皇说:

第一次写,各位多多包涵。。谢谢,群号已发,愿意来的随时欢迎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