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很清脆的响声回荡逐渐泛白的天空之下。

  刺向流茫心脏的匕首瞬间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反弹开来,王一那握着匕首的右手不由自主的颤抖着,足以证明反弹的力道之强。

  两人瞬间一愣,原本十拿九稳的事情发生了他们意想不到的变化,下一刻,两人看到了有史以来让他们最为骇然的一幕。

  “嘣!嘣!嘣!”流茫那单薄的身躯下,心脏很有规律的跳动着,仿佛要从他胸口跃出,原本躺在黄沙之中的流茫忽然站了起来!

  此时的流茫整个人鲜血淋漓,面色无比苍白,七窍中的鲜血甚至还在流动着,只是这些血液的流动轨迹很诡异,血液不是顺下而动,而是逆转而流,反而往流茫的七窍之中回流而去。同时流茫后背上的皮肤也恢复了原状,完全没有任何的伤痕。整个人如新生了一般!

  但是与之前想必却又有不同,因为流茫那双湛蓝色的眸子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双无比殷红的血色双眸,还有嘴角那两颗长长的獠牙!

  “血族!”查理与王一见到流茫此时此刻的摸样,满脸惊恐之色,即使他们已经有了一定的心里准备,但是也着实吃惊不小。

  知道是一回事,但见过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七宗罪之人对于血族并不陌生,毕竟在这个神秘的组织里面可是有着血族的存在,只是他们很少与人类打交道,即使同属一个组织也是如此,不过很少并不代表没有。

  王一是七宗罪内为数不多与血族有过交集的人之一,早在出任务之前,他也有找到那个血族询问了一些与血族亲王有关的事情。

  那名血族的实力很一般,不然也不会与他这个次中等能力者产生什么交集了。

  虽说如此,但是那名血族知晓的还是挺多的。

  王一从那名血族的口中得知血族亲王是一个特殊的存在,数量屈指可数,每一个亲王的身后都有着血族大大小小的血族家族支撑。无一例外,每一个血族亲王都很强大,而且不是一般的强大,其强大程度是他们这些战斗指数不到4000的人无法想象的,不仅仅如此,王一还侧击旁敲的打听到了人类是不可能变成血族亲王的,他这才放下心来对付流氓,而且还跟踪了流茫一段时间,发现流茫没什么异常,直到今天才下手。

  可是眼前的事实打破了王一对血族的认知,也打破了他的世界观,因为流茫从一个人类变成血族!而且还是一个实力强大的血族亲王!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王一完全想不通为何会如此。只是他忽然想到,流茫既然是人类,但是却能变身血族亲王,他的身后没有任何血族家族的支持,那么肯定和血族之中的某些大人物有联系,能以一己之力媲美血族各种家族的大人物……

  瞬间,王一脑海中浮起了一个被人遗忘许久的人物,那就是……血族之祖——该隐!!!

  “跑!”没有丝毫的犹豫,王一开始狂奔了起来,一想到眼前的流茫与传说中的该隐有着一定的关联,他的斗志早已瓦解,因为他知道,眼前的流茫是他无法对付的,他要将这个猜测禀告组织,即使这个猜测是那么的匪夷所思。

  已经化身为血族的流茫嘴角上扬,露出了讥笑:“你觉得你能往哪里跑呢?”

  眨眼之间,流茫的身体消失,下一刻便出现在了王一的身边,那只修长而又苍白的右手一把抓住了王一的左肩,他只是轻轻的一握!

  奔跑中的王一只感觉自己的左肩被一个铁钳夹住,他甚至听到了左肩上骨头碎裂的声音,左肩上的骨头在流茫那简单的一握之下逐渐碎裂,只是骨头的碎裂并没有结束,而是一直蔓延开来……

  无法忍受的疼痛感传输到了王一的大脑神经,即使他拥有钢铁般的意志,但从其喉间还是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

  仅仅一瞬间,王一彻底的放弃了抵抗,实力上的碾压,让他彻底绝望了,早在见识到流茫那诡异的变身,想到对方可能与该隐有关,他就已经没有了斗志,更何况现在他的身体也逐渐被流茫摧残!他知道,现在的流茫是他王一无法战胜的敌人!

  感觉到王一彻底放弃了抵抗,流茫松开了右手,任由其倒在地上,紧接着,他的身形再次消失,仅仅一刹那过后,他的身影再次出现在王一的身边,只是手中多了一个查理。

  查理面色苍白,嘴角鲜血不断溢出,看来在流茫的手上也吃了不小的亏。不过比起王一来,他无疑是要好上太多!

  此时的王一面容上早已没有一点血色,额头上的汗珠不断的滴落着,脚下的黄沙也已经被他的汗水沁湿,流茫虽然已经放开了他,但是身体内的骨头还在缓慢的碎裂着,他能感受到体内有一股不属于自己的能量在乱串。

  两人面如死灰,他们终于知道了血族亲王不是他们能对付得了的,即使眼前这个所谓的血族亲王根本就是一个人类。

  “OK!GAMEOVER!”流茫看着地上的两人,很平静地开口道。

  这一次,流茫并没有像上一次面对季炎和彼得那样失去自己的意识,不然查理的情况比王一肯定好不到那里去,很有可能两人现在已经死了。

  上次流茫变成血族可是只有杀戮的欲望,并没有任何的意识。

  但现在可不同,流茫有着自己的清楚的意识,他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体内那股足以毁灭一切的力量。然而他之所以会对查理手下留情,也是因为查理的那一句话由衷的话语,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会放过查理,只是让他少吃点苦罢了。

  流茫开始沉默起来,他清楚自己是血族,但是这也是他第一次如此真切的感受到自己变为血族后的强大,除此之外,他还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脑海中的那股欲望,那股掺杂着不甘的欲望!只是他凭借着自己强大的意志控制住了。

  上次虽然变成了血族,可那个时候的他不知情,他所知道的也仅仅是从陆浅瘾口中知晓那一切。

  知道是一回事,亲自体验又是一回事。

  结合上次昏迷之前的想法以及这次的变化,还有这些天来的摸索。对于自己为何变成血族,流茫有了一些思绪。上次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杀欲,这次是心中有着一股不甘的欲望,一切都和欲望有关。

  “流茫,我的孩子!你要记住,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欲望。不能再欲望中迷失,尤其是不能让欲望支配自己!”

  “欲望是一切情绪的根源!”

  ……

  流茫的脑海之中再一次闪过他父亲的教导。

  这一刻,他可以笃定,自己的父亲一定知晓一切,甚至知晓自己是血族的身份,不然为何从小就教导自己的这些思想。但是他想不明白的是,父亲大人是何事知道我自己是血族的?父亲大人又为何要这么做?还是说父亲大人有什么难言之隐?

  一个又一个的疑惑随着流茫不断的思索浮现在他的脑海中,这些疑惑让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家去寻找他的父亲问个清楚……

  《%酷(*匠网:z唯p一3☆正x版\5,√其他j都+/是X盗版

  “流茫,要杀我们就痛快点。别磨磨蹭蹭的!”倒在地上的王一忽然冷冷道,他知道此时的流茫不是他们能对付得了的,也知道这次活着回去的机会已经没有了!

  最重要的是,但是刚刚流茫那一握,不仅仅让他的肩骨碎裂,同时还有一股能量顺着骨头在他的身体里蔓延了开来,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分钟,但是此时他身体里几乎没有几块完整的骨头了,就算活下来也是废人一个了。

  对于组织的规定,王一可是很清楚,废人是没有生存的必要的。他宁可死在流茫的手下也不愿意回到组织,至少死在流茫的手下也算得上是战死。

  思绪被打乱的流茫眉头微蹙,那张狰狞脸庞上露出了几分不悦,随即便冷冷道:“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你下地狱吧!”他一拳打向王一的心脏部位……

  王一也是闭着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然而良久之后,他却一直没有感觉流茫的拳头,他不由得睁开眼睛。

  一位身着黑色斗篷之人拉住了流茫,阻止了他的进攻。对于眼前这个全身除了眼睛都笼罩在黑色斗篷的神秘人,王一并不陌生,或许整个世界之人都不陌生,因为正是他从拍卖会上以30000亿的价格拍走未探索之地地图之人。

  流茫不由得面色一沉,对于这名神秘人,他还是抱有不少好感的。

  这不仅仅是因为神秘人让教廷吃瘪,更重要的是他从这名神秘人的身上感觉到了让他熟悉的感觉,还有拍卖会上那带着善意的目光。只是他没有想到对方会出现在此,而且还与自己作对。

  “你究竟是谁?”流茫一字一顿地开口说道,语气颇显不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