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会结束之后,流茫等五人回到了他们目前所居住的地方,在回家的途中流茫几人时不时劝慰着龙霆。

  其实这一次拍卖会对于流茫几人而言还是很有收获的,涨了不少知识。只是对于龙霆,或者说是龙家,乃至整个东联以及西联和月球基地以及那些打未探索之地地图的势力而言,都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不过严格来说也说不上打击吧!只是结果有点出人意料罢了。

  或许拍卖会的赢家只有一个,就是拍走的未探索之地地图的那个神秘人。

  回到家后的几人为了各自的事情忙碌了起来,陆浅风坐在客厅的一角玩着他喜爱的游戏;摩尔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悠闲地看着书;龙霆打开光幕,看着各种新闻,神色略显忧愁;陆浅瘾则在厨房里为几人准备晚餐,这举动让流茫几人甚至以为她病了,因为这是这么多年来,她第二次为几人下厨。至于流茫,则一个人呆在阳台,与那些女人们心不在焉地闲聊着。

  拍卖会对于很多人来说只是一个插曲,流茫他们也不来例外。虽然说未探索之地有可能会改变现在世界上许多的东西,但是现在生活还是得继续,不是么?

  “吃饭了!小风,别玩了,快来帮我把菜端出去。”厨房里传来了陆浅瘾的声音,几人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中的事情,都开始为了晚餐,确切的说是宵夜忙活着,显得其乐融融。

  ……

  然而晚餐过后,五人围坐在桌子旁,都沉默着,就连一向喋喋不休的流茫都没有说话。经过这次拍卖会,众人之间似乎有了一层看不见的隔膜。虽然之前没什么,那是因为几人的心思都在拍卖会上,但是现在每个人都感觉有点不自在,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各自的身份。

  五人的身份其实早已注定他们不会一直在雇佣兵这个行当里走下去。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m

  “好了,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想我们还是开诚布公的来说吧!”作为五人之中的老大龙霆开口说道。

  五人相处的时间不短了,尤其是在雇佣兵这个行当里,其实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表达一切了,更何况是这么明显的问题。

  “现在我重新为大家介绍一下我自己,我,龙霆,东联龙家的长子。”龙霆郑重地开口道。这样的情况其实在五人雇佣小组刚刚成立的时候有过,只是那个时候彼此并不熟悉,并没有这样的隆重,而且当时五人在雇佣界上也有一定的名声。

  当初是龙霆和摩尔两人找到陆浅瘾姐弟,最后找到流茫才组建的五人雇佣小组。也正是那个时候,五人雇佣小组才有了一定的名气,直到现在。

  摩尔瞄了龙霆一眼,见到对方脸上那郑重的神色,也知道这次可不是闹着玩的,随即也是道:“我,阿迪斯塔·摩尔,西联阿迪斯塔家族嫡系次子。”

  阿迪斯塔家族,每一个联邦人都不陌生,这个家族是一个庞大的商业家族,或者可以说是一个商业帝国,其领域囊括各个行业。虽然没有拍卖会那个神秘人那么厉害一次性拿出那么多钱,但是这次拍卖,龙霆手中的资金绝大部分都是来自阿迪斯塔家族,要不是时间不允许,或者他们还能拿出更多的钱来。

  陆浅瘾两姐弟见状,也是分别说道。

  “我,陆浅瘾,东联陆家长女。”

  “我,陆浅风,东联陆家长子。”

  陆家,其实现在东联的名气并不是很响亮,但是如果换在五十年前,东西联邦还没有分裂的年代,你如果说你不知道陆家,那么别人肯定会怀疑你到底是不是地球人了。当时的陆家风光无限,因为地球联邦的主席就是陆家的家主。更何况当时陆家的很多成员在地球的军政两界身居要职。

  或许应征了盛极必衰,物极必反这个这句至理名言,地球联邦的分裂也导致了陆家崩分离析。

  “额,拜托,要不要这样正式?”流茫见状,不由得咽了咽口水。然而见到几人那颇显凝重的神色以及目光,他点上一根烟,耸了耸肩很是无奈地说道:“OK!我说。行吧!”

  其实不管是龙家,阿迪斯塔家,甚至是没落的陆家,都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流茫也确实有点惊讶几人的身份,即使从雷老那知道了几人的不简单,只是也没有想到有这么不简单。

  “我,流茫,不是流氓,是流水的流,迷茫的茫!首先,我没有你们那么大的背景,我就是一个小人物而已,我没有什么家族,我家就一个开武馆的。在东联第33区。名字叫‘流馆’!至于其他的,你们都知道了,我也不啰嗦了。”

  “流馆?”其他几人闻言,不由得眉头微皱,思索了半天,都将目光落在流茫的身上。

  “一个小武馆而已拉!你们没听过很正常。”流茫很随意地说道。

  “现在不是听过了。”龙霆笑了笑,虽然他们几人的身份都不简单,但是他清楚,这样的介绍只是一个形式而已,他们之间的情义不会因为身份的变化而改变,这一点不仅仅是他,其他四人都很清楚。

  “今天酒也喝了,拍卖会也看了,现在介绍也介绍玩了,我先洗澡了。你们慢慢聊!”陆浅瘾带着淡淡的笑容道,经过今天的事情,她早已没有了以往的那一副冷漠的摸样,要是换做以前,她可不会帮几人做饭,也不会连去洗澡都告诉他们。

  流茫见陆浅瘾离开后,便率先说道:“好了,浅瘾姐走了,我们男人就该聊点男人的话题。”说着便看着龙霆问道:“龙霆老大,那个马淑婷是不是和你有点什么呀?”那笑容恢复了他以往的那种猥琐。

  “你小子,这能有什么,我都是有孩子的人了。你要是喜欢她的话,我可以为你介绍介绍。”龙霆也打趣道。

  “别!老大,你这样做不是把我堂姐往火坑里推么?”摩尔连忙说道。

  流茫不乐意了,瞪了摩尔一眼。带着几分不悦道:“拜托,老三,我有你说的那么不堪么。怎么说我也算得上好男人啊!”

  “是啊,是啊,见一个爱一个的‘好’男人!”

  两人一阵争论后也是不了了之。

  “老大,回来有没有去看嫂子和磊磊啊!”陆浅风忽然问道。

  “嗯,有去过。再过会我就回去,到时候先陪他们几天。你们也可以多休息几天,到时候再去看看有什么合适的任务。”龙霆笑着回答道。

  流茫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只是随即便和几人嬉笑闲聊起来,谁也没有注意到。

  不久之后,流茫趁几人不注意一个人溜到阳台上开始在那抽着烟,手中还拿着一瓶啤酒。

  “流茫,你小子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还一个人喝闷酒。要不要我陪你?你平常不是最喜欢热闹么?怎么今儿个转性了?”流茫的动作或许瞒过了其他几人,但是怎么能瞒过龙霆这个高等能力者呢!

  拍了拍流茫的肩膀,龙霆那满脸胡渣的脸庞上洋溢着笑容。

  流茫丢掉烟蒂,笑了笑,道:“最近几天都是呆在房间之中,出来透透气罢了。”这倒是大实话,他可是连续几天都呆在图书馆查资料。

  “谢谢你。龙霆老大!”忽然,流茫无比认真的道谢,顿了顿,他又很诚恳地说道:“对不起。”

  中午的时候流茫一直责怪齐京天没有将次中等能力者出现的事情告诉他们,并且和张君发生了矛盾,要不是龙霆及时赶来,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呢。说不定他血族的身份就因此曝光了。

  还有,有一点他很清楚,这一切归根结底还是他自己的问题。那两个次中等能力者一次又一次的退让,但是流茫却一直没有领情,因为艾奇顿盟约的束缚,而且有着心底自己的小心思,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张韵被带走。

  龙霆有此劫难,其实一切都源于他流茫。

  “你的谢意我接受,道歉我可不接受。”龙霆笑道。随即语重心长道:“老四,我毕竟是我活着回来了。没有什么对不起的!”

  “还有,其实我还要感谢你,这次我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大家都是兄弟,多的我也不说了。”龙霆说的也是大实话,只是这个因祸得福也着实太过危险了,要不是龙家之人救援及时,他龙霆恐怕早就去阎王那报道了。

  流茫只是笑了笑。拿起摆在身边的啤酒举杯道:“干杯,为了兄弟。”

  龙霆也是拿起手中的啤酒:“为了兄弟!干杯!”

  一瓶啤酒下肚之后,流茫双手搭在阳台上,看着安来市的夜景,湛蓝色的眸子之中充满了追忆之色。

  龙霆见状,也没有打搅他,只是沉默着,因为他能感觉到流茫今天的不同,从回来见到流茫的那一刻他就感觉到了。只是一直没有时间询问什么。

  沉默了许久,看了许久,流茫忽然说道:“龙霆老大,我想走了。”

  “走?”龙霆皱了皱眉头,他自然清楚流茫这个‘走’字的涵义了。走便是离开,离开他们。

  “为什么?”片刻后,龙霆质才问道,神色之中充满了不解,他实在想不到流茫为什么要离开,这情况来得有点突兀,让他一时间有点愣了。

  “很简单,因为我倦了。”流茫很平静地说道,短短的一句话中带着说不出的疲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