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京天离开后,张君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俊朗的面容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看着流茫几人微微躬身行礼,道:“这几天多亏了几位对舍妹的照顾,在此多谢诸位了。”

  “别客气。”

  “我们应该做的。”

  ……

  流茫几人也是带着微笑点了点头,进行了一番客套,虽说如此,但是几人的心里却有着别样的心思……

  这些别样的心思归根结底还是来源于那个任务。

  很显然,张君的实力绝对不一般,这点是毋庸置疑的。然而张韵身陷险境,张君你这个做哥哥的自己为何不去救?你自己不去也就算了,为何还要私下委托佣兵去营救?委托营救也就罢了,为何还不将有次中等能力者事情道出?齐京天那家伙不知道,你张君会不知道?

  8最√新!1章F节$上,酷匠网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流茫几人表面上笑脸相迎,但是心底却对张君有几分不满,只是碍于张君的实力以及他与张韵的关系,这些不满并没有表达出来罢了。

  正因如此,原本很是和谐的气氛有着几分异样。

  “呵呵。”张君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他虽然很年轻,但是为人处事却有着不符年龄的老道,对于流茫几人心中的那些心思也琢磨出了一二。对此,他自然也不会点破,免得到时候尴尬。况且,他来这里不仅仅为了他妹妹张韵,还有其他事情要办。

  “既然你已经来了,我们是不是该谈点正事了?”流茫擦了擦嘴角的油渍,点上一根烟深吸了几口。面露微笑看着张君,只是那笑容略显玩味,湛蓝色的眸子之中带着几分不善。

  感受到流茫的目光,张君只是微微一笑,轻轻地抚摸着张韵发丝,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着:“好妹妹,是不是感觉累了?累了就好好睡一觉。然后我们……回家。”

  无比温柔的话语充满了魔力,让人身陷其中。原本活力无限的张韵在一瞬间昏昏沉沉,紧接着便睡了过去。

  几人瞬间神色大变,要不是已经确认了张君是张韵的亲哥哥,他们早就动手了。就算如此,几人也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死死地盯着张君。

  尤其是马淑婷,一副骇然之色。能在举手投足之间就让人陷入梦境,那可是‘梦魇’的特殊能力,莫非对方是梦魇?

  张君见状,露出几分颇显无奈的笑容,解释道:“几位不必太过紧张,我是她哥哥,难道还能害她不成?”

  “现在我妹妹已经睡着了,想必有些问题大家也可以放心大胆的问了。”

  “嘿,跟明白人打交道就是爽快,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就实话实说了。”流茫坐回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再次点上一根烟。

  其他几人也是坐了下来,只是此时此刻,几人的笑容都是消失,表情略显凝重。摩尔甚至将他的匕首都掏了出来,拿在手中玩弄着……

  “请说。”张君还是那副温文尔雅的摸样,面对流茫等人的举动,没有任何表示,也没有任何不安,这一切都源于他对自己强大实力的自信。

  狮子在面对羊群的时候,它会感到害怕么?即便那些羊群全副武装,那又如何?

  “这次你是任务的正真雇主,我们佣兵对于雇主向来都是言听计从的。雇主要我们去完成任务,我们自然会竭尽全力的去做。即便雇主他自己有能力去做,但是既然雇佣了我们,我们也不会去问他为何不自己动手。还是那个问题,我刚刚也对齐京天那家伙说了,你应该也知道了。在此,我再问你一句,为何有次中等能力者你不说?”

  流茫掐灭手中的香烟,湛蓝色的眸子之中带着几分怒意,神色颇为不善。

  “或者,换个角度说,你知道有次中等能力者,还是让我们去。这意味着你是不是想让我们去送死?”

  这话一说出口,流茫是已经打算彻底撕破脸皮了。他不管你张君为何不去救自己的妹妹,也不管你张君实力有多么强大,他就是不爽。既然不爽,自然不能憋着,这可是会憋出病来的。

  房间的气氛在一瞬间开始压抑起来。

  面对流茫的质问,张君苦笑道:“这次我承认是我的疏忽,七宗罪确实是我意料之外的一件事情,但是更让我意外的是……”

  张君收起了那副笑容,带着几分轻蔑说道:“凭借龙家的龙霆、阿迪斯塔家摩尔、陆家的兄妹。甚至古武联盟的你,都是在付出一人的情况下才解决两个次中等能力者,真是让我大失所望。看来我还是高估你们了。”

  “五人雇佣小组还是不过如此。”

  早在来安来市之前,甚至在让齐京天委托流茫几人去营救张韵的之前,他就对流茫几人的身份做过调查。对于几人的身份自然很清楚,原本以为就算有人针对,以几大家族和古武联盟的实力也能解决。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流茫几人出任务并没有人随同。所以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你这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我们么?”原本一向以沉稳著称的摩尔率先暴走。

  “别以为你是张韵的哥哥就可以藐视我们。”陆浅风那张略显稚嫩脸庞上带着不善,眼眸之中带着燃烧着的怒火。

  “呵呵,我记得上次有这么一个人说过,但是他现在已经死了。”流茫似笑非笑。

  对于张君的藐视,几人不约而同都显得格外愤怒。就连马淑婷也不例外,毕竟她也是阿迪斯塔家族的,虽然只是旁系。

  气氛在这个时候剑拔弩张起来。

  张君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下一刻,一股无比庞大的能量从他的身上迸发开来,直指流茫等人。

  同时,流茫等人不约而同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威压。那股威压对他们并没有任何的伤害,只是强制性的将几人压在了椅子上,好比一只无形的大手压在他们的肩膀上,让他们不得不坐下。

  “嘣!”

  “嘣!”

  “嘣!”

  “嘣!”

  连续四声机器崩坏的声音响起,随之而来的则是电流碰撞的滋滋声,这崩裂的声音源自于流茫等人在拍卖会上所购买的战斗指数检测仪。

  流茫几人瞬间神色大变,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所购买的战斗指数检测仪最大量值为7000,这一声声崩裂声让他们明白了眼前张君的战斗指数至破7000以上的存在,那就是高等能力者的存在。

  虽然他们有猜测到张君的实力不会简单,但是却没有想到张君的实力已经达到这个层次了。

  高等能力者,别说现在,就是在百年大战,乃至能力者的巅峰年代都是很稀有的存在。流茫等人的反抗心思在一瞬间也是瓦解了,毕竟高等能力者完全不是他们现在能对付得了的。

  “现在,你们觉得我有没有这个资格说这句话?”见到流茫他们在自己的威压下不甘地坐下,张君很是淡然地说道。

  流茫等人没有说话,可以说,他们默认了。因为他们现在没有足以压制张君的实力。即使不甘也没有办法。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如此,你的实力足够,那么你就有话语权。实力不够?那就什么都不是。

  张君见状,随即解释道:“其实我很清楚你为什么对我不满。关于龙霆的事情我想你们不必太过介怀,作为龙家的大少爷,他可不会这么容易就死去。”

  “还有,我是由衷的感谢你们这几天对我妹妹的照顾。有一点我可以承认,这次任务是我的失误,因为我的失误给你们带来损失,我会补偿你们的。不过,在此之前,我有一个疑问想要请教你们。”

  “作为高等能力者,我想不到你还有什么问题要“请教”我们这群连能力者都不是的人。”流茫讥讽道,虽然他知道眼前的张君不是自己能对付得了的,但是这也并不是说自己怕了张君。

  这种给你一大棒,让后又赏你一个胡萝卜的做法让流茫很不爽,既然给了一大棒,那么这个‘胡萝卜’他也是打算不要了,因为他要把这一大棒还回去,虽然现在做不到,但这并不代表以后做不到。

  张君听出了流茫话语之中的讥讽,但是他并不在乎,因为在他看来,流茫只是一个小小的次中等能力者,完全不值得他动怒。随即他将自己的问题很直接的提了出来。

  “我想知道那位血族亲王在哪?同时我也很想知道这位血族亲王为什么要救你们?或者说你们之中的某一位身后有一位血族亲王的守护?”

  “我想见识见识血族亲王的实力是不是如传说中所说的那帮强大。”张君那温雅的神色瞬间变化,一股战意油然而生。

  除了马淑婷,流茫四人都是神色大变,血族亲王?

  陆浅瘾三人的目光下意识的望向流茫,他们自然知道流茫变身血族的事情会招来不一般的存在,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招出张韵的哥哥张君,这种高等能力者的存在。

  尤其是流茫,毕竟他才是那所谓的‘血族亲王’。只是现在,他不过是一个实力大降的次中等能力者。要不然他也很想变身成为血族亲王和张君一战,因为张君让他很不爽,他也很想教训一下张君。

  张君并不是没有想过流茫等人其中之一会是血族亲王,但是他刚刚的能量威压其一是压制流茫等人,其二也是对流茫等人的一种试探。毕竟如果流茫他们之中有人是血族亲王的话肯定会怒然现身,因为他自信自己很了解血族。只是却没有想到有流茫这种特殊的‘血族亲王’存在。

  也正是因为这一次试探,张君打消了对流茫等人的疑惑。在他看来,血族是不会无缘无故出手的,所以他才会那样问。心思早已不在流茫等人身上了,也正因如此,他没有注意到陆浅瘾几人在流茫那身上一转而逝的目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