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NumbBar后,流茫迫不及待地将刚刚睡下不久的雷老给拉了起来。

  “小子,一大早喊我这老头起床干嘛!你要知道我可是午夜工作者,白天可是要好好休息的,现在的年轻人啊,一点也不知道尊老。”雷老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嘴中也不断抱怨着。

  “你就别废话了,少睡一会又不会死。救人如救火啊!”流茫心急火燎地说道。

  Q酷{匠)i网(D正K$版◎首发W

  雷老闻言,一时间睡意全无。

  “怎么回事?谁受伤了?陆浅风那小子还是摩尔那小子。”

  这几年间,流茫等人每次任务受伤都是雷老医治的,因为雷老不但是能力者,还是一名医术大师,其医术水平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这点流茫几人可是亲身体验过了的,这也是他没有去医院反而来这的原因,医院的条件虽然好,但是他还是更加相信雷老的水平。

  虽然说流茫的战斗指数大降,但是那一拳也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幸好瘦小汉子实力也不错,经过路上的简单治疗,这才没有一命呜呼。只是要是再不治疗的话,那恐怕就不好说了……

  “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了,先去救人再说。”说着,将雷老拉倒了一件专用的医疗房中。

  心急如焚的长脸汉子见到流茫和雷老出现后,心中悬着的大石也是终于落下。

  雷老见到两名陌生大汉之后,不由得微微一愣。不过也没有多说,查探了一下躺在床上的瘦小汉子的状况后,道:“你们两个先出去,我医治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打搅。”说着,打开一旁墙面上的暗格,拿出那个许久未用的专用药箱,便开始为瘦小汉子医治起来……

  流茫见状,拉着长脸汉子离开了房间,本来打算和其说点什么的,只是看到长脸汉子那焦急的神色他也是放弃了。

  穿过那幽深的走廊,流茫来到了NumbBar三楼的吧台,此时偌大的酒吧没有了以往的喧闹,显得很是寂静。

  流茫从柜台拿出一瓶酒后开始小口小口地喝着,心中不断寻思着自己实力大降的原因。作为能力者,他的实力算不上最顶尖的,但是也不算弱。他很清楚自己肯定不是因为能力不稳导致能量消失,这样的情况只在次等和低等能力者出现。

  次中等能力者以上的能力者能量消失的原因无非就两种原因,一种是消耗过度导致体内的能量无法催生,可是最近自己并没有过度的使用能力去做什么,前几天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忽然就变成这样了呢?

  第一种情况显然不可能,而第二种情况则是身体受到重创的时候,体内的能量为了弥补身体的创伤而消失。这种情况更加不可能了,这几天自己活蹦乱跳的,哪来的重创?

  忽然,流茫想到了自己可不是一般的能力者,自己可是还能变成血族的,难道是那天血族的变化引起的?

  一时间,流茫确定了心中这个想法。那天自己的记忆虽然断层了,但是陆浅瘾几人还是着重的描述了他自己变身血族后的强大实力,而且联盟都说那天有“血族亲王”的影子,所谓的“血族亲王”十有八九就是自己了。

  既然那天自己变身后有着血族亲王的实力,然而自己本身才不过次中等能力者的实力,战斗指数不过3000而已,而血族亲王最少都是战斗指数达到8000的存在,一下提升了5000点战斗指数,很显然会对身体造成一系列的影响。

  前几天醒来之后并且得知自己变身血族后,他就对自己的身体做过一次全面的检测,可是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虽然反应能力逐渐下降而已,他也没放在心上。

  只是流茫没有想到的是,为何今天才发作?对于这一点,他也没有答案,下意识将这点归于自己太过特殊的原因了,毕竟还没见过血族变成人类后还能变回来的!只是这个问题也一直困扰着他,他也没有太多的想法了。

  “这该死的血族啊!”流茫不由得咒骂了一句。

  战斗指数忽然大降,对于一个能力者而言自然是不小的打击,不过流茫倒是不在乎这些,这不是因为他对实力不看重,相反他可是很重视自己的实力的,他很清楚,要是自己没有这样的实力,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东西从哪来?

  生活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没有实力可是不行的……

  流茫之所以不在乎究其根本还是因为他从小受到的教育,从小他的父亲就教育他:“有舍必有得,一时的失去,不代表永远失去。”

  因为,流茫对实力的得失他还是很看得开的,实力没了固然可惜,但是没了也没办法,反正又不是不能练回来。当初自己的实力也不是一点一点的累积起来的么。

  也正是因为这根深蒂固的教育,流茫一直没有放弃对许依的寻找,在没有确切的查询到许依已经亡故的事实后,他是不愿放弃的,虽然许依活着的可能性很小,但是不代表没有。

  除此之外,他还想到了另外的一系列事情。那天自己变身成血族后,反应力下降和现在能量消失不说,自己还老是把持不住自己的欲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且,那天自己那天变身之前,似乎想到了很多,然后欲望忽然不受控制……

  至于之后的事情,流茫脑海的记忆是一片空白。不管他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只是这一段时间的事情已经经由陆浅瘾几人的口中得知。

  “难道我变身血族和欲望有关?”流茫忽然想到一个完全不可能但却极有可能在某一瞬间成为事实的念头。

  脑海中父亲大人那张充满威严的脸庞不由得浮现,从小父亲大人最经常提起的一句教导在耳边回响。

  “流茫,我的孩子!你要记住,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欲望。不能在欲望之中迷失,尤其是不能让欲望支配自己。”

  “莫非父亲大人知道这一切?”流茫如此一想,就再也抑制不住这个念头,他将自己父亲大人从小到大对自己的教育开始回顾了一切,教导自己控制欲望,教导自己要明白得失,教导自己懂得战争的残酷,教导自己要无所畏惧……

  一切的一切,流茫都无法不将其与自己的父亲联系起来。他现在之所以拥有这样的实力,是原因他父亲的教导,自己之所以能有着非比常人一般的性格,也是因为他父亲的教导。

  流茫抬起左手,准备拨通自己家里的电话,可是在按下号码之后,他骤然停了下来。

  “如果父亲大人仅仅只是为了让我成长才教育我这一切,而他并不知道自己是血族的事情,我这么说不是给他添麻烦么?”心底这么一个念头一闪而过。

  “哎!”一声叹息,流茫将通讯器关闭,虽然说这个想法不太可能,自己的父亲极有可能知道一切,但是不代表没有可能。为了不让自己的父亲大人担忧,他也是暂时决定将这件事情暗暗埋藏在心底。等到时候回家探探父亲大人的口风再说。

  “哎!看来这变身血族虽然实力大涨,可是麻烦却是不小啊!”流茫暗自嘀咕了一句,先不说血族这个身份给他带来的一系列困扰和问题,就现在他实力大降,欲望无法控制……

  这一系列的后遗症,都是因为这次变身血族,也不知道以后还会有多少麻烦。

  “该来的总会来的,小爷我还怕了不成。”流茫那张俊朗的面容上露出几分桀骜,湛蓝色的眸子带着几分冷冽的目光,对于麻烦,他可从来没有怕过。

  小片刻后,雷老带着那名长脸汉子出现在了流茫的眼前。

  流茫那原本略显阴沉的脸庞露出一副笑容,问道:“雷老,搞定了吧?”

  雷老拿起一旁的酒杯,倒满后喝了一口,点了点头道:“不是我说你啊!小子,这次你下手够重的,要是你那一拳的力道再重点,恐怕我也无力回天了。下次下手注意点轻重。”

  没等流茫开口说什么,一旁的长脸汉子反而开口道:“这也不能怪这位兄弟,都是我们两兄弟有眼不识泰山,没想到我们的对手竟然是大名鼎鼎的流茫。早知如此,我们肯定不敢动手了。这次也多亏了雷老出手相助,才让舍弟保上一命。”

  长脸汉子也不傻,虽然他从来没有见过流茫,就连其影像都没看过,可自从他无意发现这里是NumbBar后,并且听到流茫对雷老的称呼,瞬间便明白了两人的身份。

  NumbBar和雷老的名头在佣兵界可是非常响亮的,作为雇佣兵的他自然也是听闻过。然而能自由出入NumbBar并且和雷老关系如此融洽的,也只有那个传闻之中五人雇佣小组小组的“流茫哥”了。

  “你也不用谢我,是这小子将你弟弟打伤,我将你弟弟救好,也就算两不相欠了。”雷老一副略显淡漠的神色,对于流茫他自然是没话说。

  毕竟雷老可是看着流茫从少年步入青年的,说是其看着他长大也不为过。并且由于流茫也是古武者的原因,两人间的关系可是亦师亦友,但这可不代表他好说话,要不是看在流茫的面子上,就算那人死在他面前他都无动于衷。

  “雷老,这有我呢!你就先去休息吧,刚刚还不是说自己睡眠不足么。”流茫不由得笑道。

  “嗯,等会你小子来一趟,我还有点问题要问你。”雷老淡淡地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看了流茫一眼,随即便离开。

  长脸汉子颇显尴尬,他虽然在佣兵界混得不错,但是和雷老还有流茫之中传闻中的人物比起来,还是差的不只是一星半点。这让他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显得有些拘谨。

  “呵呵,雷老就是这样,你别太在意。”流茫笑着说道,随即问道:“不知道兄台高姓大名?”

  “不敢不敢。”长脸汉子一脸惶恐,对于雷老这样的高人他自然有丝毫不满了,随即也连忙回答道:“我叫周伟,我弟弟叫周曲。”

  “你弟弟还好吧?”

  “嗯。”

  ……

  流茫随意的问了关于他弟弟的情况后,不由得问道:“对了,你们战斗指数也不弱,不知道是为哪个团队效力,怎么从来没听过你们。”实力不俗的佣兵团队他们都有耳闻,战斗指数不足四百在他的眼中不算什么,但是在各大佣兵团队都算得上一把好手了。只是他却没有听过两人。

  “以前我们两兄弟组建了一个小团队,也没什么名声。您没听过也很正常。”周伟憨笑道。随即面容上带着几分无奈。“最近由于经营不善已经解散了,我们两兄弟这次来安来市,也是想找一个团队。”

  “这样啊!”流茫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即淡淡道:“好了,我先去雷老那!你暂时去看看你弟弟吧!到时候你要是有时间的话一起去拍卖会看看。我可以介绍你们两兄弟去“狼牙”!就当我这次过失的的补偿,不过能不能进入就要看你们的本事了。”

  “多谢流茫哥!”周伟连忙躬身道,面容上带着说不出的激动与喜悦,本来他还不奢望流茫能给他们什么好处,毕竟他们与流茫之间的身份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流茫能让雷老出手救他弟弟他已经满足了,可是完全却没想到流茫竟然还介绍他们去“狼牙”。

  “狼牙”的名声虽然比不上五人雇佣小组和八人纵队,但是在佣兵界也是名声显赫,流茫他们走的是精兵路线,而狼牙则是一个大型的团队,其中也不乏实力高超者。如果能进入狼牙,这次来安来市,他们两人倒也算不亏。

  流茫将周伟带到医疗房后,自己则去找雷老去了。

  “你小子来了。”雷老坐在椅子上,似乎等待着流茫的到来。

  “嗯。”流茫点了点头,随意地坐在一旁,不由得问道:“找我有什么事?”

  雷老笑了笑,道:“你是聪明人,应该清楚我找你干什么才对,那个家伙已经和我说了经过了。”

  “原来是这个。”流茫在一瞬间便想明白了。雷老清楚他的性格,也清楚他的实力,依照流茫的实力,那个叫周曲的汉子绝对不能抵挡流茫一击的,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况且刘伟已经和雷老说明了经过,自然也是提到了他战斗指数下降的事情。

  “你先给我看看吧,说实话,我自己也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要不是今天和周伟他们两兄弟对战,我还没发现这一点呢。”虽然流茫不太在乎实力的得失,也琢磨清楚了自己实力大降是因为变身血族的问题,但是他也没打算和雷老道出,这事情毕竟太过重大了。

  雷老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股淡淡的能量出现在他的右手上,他将带着能量的右手向流茫的手腕探去,紧接着便开始闭着眼睛感受起来。

  半响过后,雷老睁开眼睛,面容上带着一丝疑虑。

  “怎么了?有什么发现?”流茫连忙问道。

  雷老皱着眉头嘀嘀咕咕地说道:“不对啊!你身体也很好啊,能量也在源源不断的催生。怎么会消失到只剩这么一点点了呢?”随即问道:“小子,你最近有没有服用什么特殊药剂,又或者强行练习一些联盟内的高等秘术?”

  “这几天我都忙着处理自己的事呢,哪有时间去练习啊!至于药剂这种东西,没有你这位大医师的指点我会乱吃?”流茫苦笑道,心念一动,随即道:“依我看,很有可能是那天那两个次中等能力者造成的暗伤发作吧!当初我仅仅是低等能力者,也是意外进阶。实力不稳也很有可能。”

  雷老也是点了点头,道:“这个可能不是没有,只是这次跌落也太大了点。”那神色间带着几分疑惑。

  “管他呢,既然能量已经在不断催生了,那实力大概多久能恢复啊?”流茫不由得问道,虽然他对实力的得失看的开,但是如果能早点恢复自然是好的。

  “我给你开几服药剂,到时候你自己去联盟内用积分换,相信过几天就好了。”雷老见流茫这么一说,也是很老实答道,随即带着几分玩味的笑容道:“还有啊!最近少去点找女人,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别到时候肾亏又来找我开药。”

  “……”流茫一阵无语,他这几天可是完全是埋头在查询血族的资料,哪有什么时间去找女人啊。只是这事情还是不能说的,不过听到实力能恢复,他也是松了一口气。随即带着玩味的笑容道:“这个你放心,我自己的身体我还是很看重的,就算我不爱惜,那些妹子们也不想我这样,为了妹子,我会好好保重的!”

  “你知道就好。”雷老笑道。“好了,有事就去忙吧!以后记住,白天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别来找我了。还有,晚上回来记得来拿药单。”

  “嗯!”流茫点了点头,准备起身起来,忽然转身道:“雷老,可以的话,帮我配点能提高我床上战斗力的药!”

  雷老差点一个踉跄,随即大吼了一声:“滚!”

  流茫只是笑了笑,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