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和我来一发!?”原本还想着找什么借口来应对的流茫顿时楞在了那里,陆浅瘾的话语远远比张韵那些问题让他更傻眼,也让他更惊讶。只是不知为何,原本高涨的欲望之火瞬间熄灭……

  流茫捏了捏脸,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打开通讯器随便点了一首歌,确认自己的听觉没问题。最后,他带着疑惑看着陆浅瘾问道:“浅瘾姐,你确定你今天没喝多?也没发烧?还是说你不是浅瘾姐?是别人易容来耍我的?”

  “……”这次轮到陆浅瘾傻了。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和流茫说出这句话,可流茫的反应却出乎她的意料。只是一瞬间,她便明白了流茫为何会如此。

  “你一定要我这样和你说话么?”陆浅瘾抬起头来,原本因为害羞而绯红的脸庞瞬间沉了下来,恢复以往的一脸冰冷,语气中也带着几分不满。

  “呃……”流茫见状,尴尬地笑了笑。任他平常再如何能说会道,可是面对陆浅瘾,尤其是这种情况下,他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然而陆浅瘾平常话就不多,更何况是这个时候。

  两人就这样呆呆地站在那里,沉默的气氛蔓延开来。

  “你就不打算说点什么么?你平常不是很能说的么?”最终,还是陆浅瘾打破沉默。面容虽然一如既往的冰冷,但是那绝伦的脸庞上却少了几分冷意,多了几分和气。

  流茫尴尬一笑,连忙道:“我刚刚不是没反应过来么。最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反应力有点下降了。”顿了顿,他看着陆浅瘾,试探性地问道:“浅瘾姐,你刚刚说的那句话我能理解为这是在对我表白么?”

  几人经常呆在一起,而且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荤段子什么的自然没少说,流茫虽然口头上经常和陆浅瘾开玩笑般地说着‘床上来一发’什么的,但是私下里可从来没这么说过。更何况陆浅瘾是在撞破自己和张韵看“爱情动作片”之后说这个,那就有点玩味了。

  “你还以为我在和你开玩笑么?”陆浅瘾黛眉微蹙,捋了捋那柔顺的长发,语气中颇有几分怒意,神色瞬间恢复了以往的冰冷。

  流茫再怎么傻也清楚了这次恐怕是动真格了。他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可是脑海中不知不觉浮现出两道靓丽的身影,眉头瞬间皱了起来,沉思片刻后,他很是郑重的问道:“浅瘾姐,你确定是在和我表白,你喜欢我?”

  陆浅瘾沉默了一小会,双手抱胸,大大咧咧地说道:“我很确定,也很肯定。流茫,老娘我今天就和你直说,我喜欢你。你一个大男人怎么比我这个女人还啰嗦。”

  “好了,这下行了吧!”她一反以往冰山冷美人的形象,也不知道是因为恼火流茫喋喋不休的盘问,还是这是潜藏在她心中的性格。

  陆浅瘾的变化让流茫微微一愣神,只是刹那间他便反应了过来,对于这个几乎没有出乎意料的回答,他唯有苦笑,掏出一根烟点燃开始深吸了起来……

  酷匠w网6唯~一正^版,其“,他+都是…盗版

  纵横情场多年的流茫与陆浅瘾朝夕相处之下,自然能感受到陆浅瘾对他的那份情谊,他不是白痴,自然也明白陆浅瘾现在是在对他表白,而且是很认真的,可是他更加明白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私生活泛滥,放荡不羁的男人。”这是与他相识五年多的雷老给他的评价,对此他不可置否,因为这个评价很贴切,这确实是他的真实写照。

  这些或许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流茫他清楚,自己的心底有了两个无法忘记的人的存在了,现在自己的心里已经容不下其他人了,可自己无法像对待其他的女人一样对待陆浅瘾。

  其实说到底,流茫他自己也没有发现,他已经喜欢上了陆浅瘾,或许他的那份喜欢没有陆浅瘾那么浓烈,那么深,但毕竟是喜欢。只是这份喜欢却无法让陆浅瘾取代他心底那两人的位置……

  一时间,流茫心中思绪万千,回想着与陆浅瘾的点点滴滴,然而心底那两个魂牵梦绕的身影不断的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地上的烟蒂四处洒落,看着空荡荡的烟盒,流茫无奈地苦笑着,丢掉烟盒,看着陆浅瘾,带着那副似乎永远淡然的神色道:“浅瘾姐,昨晚从NumbBar回来后,摩尔那家伙已经和你们说过我到现在为止还爱着的两个女孩的事情了吧。”

  陆浅瘾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今天白天逛街的时候,摩尔有意无意的将这件事情说了出来。冰雪聪明的她自然瞬间便明白了流茫话语之中的意思。那张美眸之中不由得泛起一丝水雾,不过她并没有转身离开,因为她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能让如此花心的流茫不能忘怀她们,是什么样的女人让流茫为了她们拒绝自己。

  “没错,我是爱着她们,一直都是。”流茫面容上泛起了略带幸福的笑容,不过瞬间便消失,他开始滔滔不绝地叙说了起来。

  “很小的时候,父亲大人教导我,要控制自己的欲望,那样才能掌控自己的一切。因为欲望是人类的原罪之一。那个时候,我很小很小,不懂什么叫欲望。之后的岁月里,父亲大人一直这么教导我,教我控制自己的欲望。”

  “直到后开有一天,我碰到了依儿,让我放弃一切的女孩。我真的很爱……”说道这里,他不由得停顿了下来。

  “或许是一种类似于依恋的爱吧,一种我没有了她就活不下去的爱!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人们口中的爱情,但是那是我的爱情。”

  “她走了,我的心也就空了。不久之后我碰到玉儿,一个很低贱,被很多人看不起的职业——妓女。”

  “呵呵,很可笑吧!我爱上了一个妓女,一个只要花钱就能上的妓女。她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也是自依儿之后我最爱的一个女人。她没有太多的优点,甚至有点小脾气,有点公主病。她远远没有你那么漂亮,但是她的身影却一直在我脑海里。”

  “我不知道我对她的爱到底是因为性,还是因为她陪伴着我度过了我最不堪的岁月,但是我却一直忘不了她。”

  “或许不管男人还是女人,第一次性爱的对象总是难以忘怀的吧!”陆浅瘾不由得说道,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嘴角泛起了一丝苦笑,只是一瞬间,冰冷的神色再次回到了她的脸庞上,眉宇间隐约带着一份恨意。

  “也许你说的对,但是我就是忘不了她,即使我现在身边有着很多女人和我上床,但是忘不了就是忘不了。”流茫苦笑着说道。

  “我对她有着一种偏执的感情。一种我也不清楚的感情,那种感情就好比吸食毒品一样,不管如何都戒不掉。”

  流茫忽然停顿了下来,看着陆浅瘾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做雇佣兵么?”

  然而没等陆浅瘾回答,流茫自言自语地说了起来:“因为她是死在一个佣兵的手中。很讽刺吧!我成了一个杀了她的职业。”

  陆浅瘾这个时候忽然想到,当初流茫加入他们之后,发疯的报复一个人数达到800的大型的佣兵组织,原来是为了她。

  “其实当初我捏死他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但是我没有,我要让他接受我最疯狂的报复。他死后,他的妻女因为没有收入来源,无奈之下走向了玉儿的道路,这可以说是他咎由自取。”

  “只是我错了!而且错得离谱。”流茫自嘲般的说道。

  “因为后来我得知,那个佣兵也只是无心之过,并且经常去拜祭玉儿。当初他甚至还找过我,愿意一命还一命,只是那个时候我早已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完全没有搭理他。我开始恨我自己,我为什么要那么做。即使杀了他,玉儿也不能活过来了。”

  说到这里,流茫那湛蓝色的眸子之中留下了悔恨的泪水。

  “我现在不断的做任务赚钱,是在赎罪,我必须为我的错误付出应有的代价。为了一己私欲,祸害了无数的家庭。我有愧父亲大人对我的教导,要是被父亲大人得知,他肯定又要责罚我了。”

  陆浅瘾对此只能无奈地叹息着,此时此刻她终于明白流茫为何每次领取到任务报酬之后没几天钱就没了,为此她还抱怨了流茫几次,说他就知道花天酒地,现在她才明白,流茫是拿钱去救济那些因为他的一次过失而被毁的家庭。

  “自那以后。我发誓,我再也不会爱上任何人。除非依儿和玉儿能活生生的站在我的眼前。”

  “我知道,你不信命理之说,但是和我在一起是没有好结果的。其实摩尔这家伙不错,他很喜欢你,对女人而言是个不错的归宿。”

  “对不起!浅瘾姐。”说完,流茫在陆浅瘾那张红唇上蜻蜓点水般的一吻,随即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楼下的悬浮小车发动的声音传来,陆浅瘾摸了摸红唇,看着那道蓝色的光芒渐行渐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