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血族亲王”,自然是就是流茫这个连血族的影子都没见过的家伙,他完全没有想到因为这个莫须有的“血族亲王”身份已经让危机渐临。

  不过就算知道危机即将降临,他恐怕也没心思去管了,还没来的麻烦不算麻烦,遇到的麻烦才算是麻烦。

  很显然,流茫现在已然碰到了麻烦,而且这个“麻烦”还是他自找的。因为此时陆浅瘾带着张韵他们回来了,张韵一回来,见到流茫在自然是粘了上来。

  “流茫哥哥,我跟你说啊,今天我和浅瘾姐姐去逛街了,买了好多好多好玩的,等会他们就送来了,我到时候送一个给你。还有啊,今天去游乐园了,特好玩,尤其是那摩天轮,海盗船……”张韵挽着流茫的手臂,靠在他肩膀上,完全没有女孩应该有的矜持,一边喋喋不休地说着今天的所见所闻,平常人眼中很常见的东西对于她而言似乎很是新奇。

  流茫只能苦笑应付着张韵,感受到摩尔和陆浅风两人玩味的目光,他不由得大为老火,至于陆浅瘾的目光,他不敢看……

  换做今天,不!就算是几个小时之前,流茫肯定会找借口走人,但是现在可不行了。因为雷老已经道出了张韵的身份及其不简单了,不然古武联盟也不会为其召开长老会商讨她的问题了。

  况且,赵长老都交代了这几天要好好照顾张韵,他流茫自然不能让其有闪失了。不然那罪过就大了。

  “我忍,也就这几天了,几天后哥就解放了,妹子们,等哥来!到时候一定加倍“疼爱”你们。”一想到这几天要好好看着张韵,然后被她纠缠,流茫的心已经在滴血了,这其实还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几天自己恐怕要“出家”当几天“和尚”了。

  哎!流茫的心底发出无奈的叹息声。

  “当初让季炎和彼得带走张韵就好了,那哪有现在的麻烦啊!”流茫下意识的想到。“只是自己是在狠不下心让张韵这样漂亮的妹子落在季炎和彼得的手中啊!如果真的这么做了,我还是我么?算了,就当我咎由自取吧!”

  此时去衡量所谓的得失,已经完全没有意义了。

  渐渐的,耳边穿来的声音开始变小,最后归于无声。他不由得偏过头去一看,张韵不知道什么时候卷缩在一起,靠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

  睡着了,真好!这是流茫此时此刻的心声。下一刻,他朝其他三人示意了一下。

  几人相处这么久,一个眼神足以表达彼此的意思。

  “哎,等等,等等!”正当几人起身准备离开时候,流茫的声音忽然响起。

  “好了,就在这谈吧!声音小点,别吵醒她。”流茫无奈的压低着声音道。刚刚他正准备起身,就感觉到搂着他肩膀的张韵瞬间有了反应,那黛眉微蹙,嘟喃着小嘴。他也不好将其唤醒了,反正要谈的也是和她有关的事情。

  “什么事情?很重要么?”摩尔问道,要是重要的话他还是不想在外人面前谈论。即使张韵此时已经睡着了……

  “也没什么,就是关于张韵的问题已经有了彻底的解决办法,昨天我将张韵的情况上报了联盟,联盟已经联系到了她家人,过几天她家会来人接她走的。”流茫轻声地开口说道。

  “那很好啊,我们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陆浅风如释重负,语气带着说不出的轻松。

  最85新《》章%节~上6酷}匠网F4

  “可问题是还要几天,这几天你来看着她?她的身份可不一般,虽然不清楚其详细身份,但是联盟内长老都为此召开了会议。”

  “反正已经呆了这么久了,也不差这几天。她基本上不出门,今天还是我怕她在家憋坏了才带她出去转转的。就算她身份再怎么显赫也无所谓。”陆浅瘾很平静地说道。

  摩尔则带着坏笑道:“莫非你怕你忍不住将人家小姑娘……嘿嘿。”

  “滚!”流茫不由得瞪了摩尔一眼。紧接着摆出一副无赖的样子,道:“好,既然你们这么说,那这几天她就交给你们了。还有,等会她醒来你们去和她说让她走的事情。”

  摩尔摸了摸下巴,道:“这几天交给我们倒是没什么,反正前几天不也这样,就怕她到时候找你啊!还有啊,和她说这事,能办到的恐怕只有……”

  三人的目光下意识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哎呦我去,为什么又是我?当初讨好张韵是我,现在和她说让她走也是我?有没有搞错,白脸我来唱,黑脸我也来唱?你们也太不够意思了吧?”要不是顾忌此时的张韵还在睡觉,流茫恐怕已经暴走了。

  “四哥,谁叫你和人家关系好呢。”

  “就是,一个“流茫哥哥”“流茫哥哥”的叫,一个“小韵韵”“小韵韵”的叫,都叫得那么亲热,自然是你了。”

  “我口才没你好。”这是陆浅瘾的理由,不过这倒是事实。论到口才,这里恐怕没人能和流茫并肩。

  “我……”此时流茫一时语塞。

  “好了,三比一,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摩尔一副我看好你的架势。走到流茫身边,拍了拍他肩膀。随即道:“我堂姐找我有事,我先走了。”

  “我也去训练去了,晚上见。”陆浅风也是连忙说道。

  至于陆浅瘾,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偌大的房间中便只剩下一副无语的流茫和酣睡的张韵。

  “你大爷的,这不是坑我么?”好半响,流茫才吐出这句充满哀怨的话语。此时几人都离开,他也只能将有关龙霆的事情暂时暗暗埋在心里。然而当他看到身边酣睡的张韵,顿时头都大了。

  夜幕降临,离开的几人也都逐渐归来,以往经常空荡荡的房间之中在这几天展现出了足够的生机。

  众人在大厅闲聊一阵后,陆浅瘾走到流茫房间将张韵唤出后,他们三人各自散去,有意的将空间留给了流茫和张韵。

  “下次再也不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了,他奶奶的。”见到几人离开后那玩味的目光,流茫在心底暗骂了一句,骂归骂,正事还是得办。

  流茫起身,正准备开口和张韵说关于她的事情,可是措不及防之下,却被张韵一个熊抱给抱住。

  “流茫哥哥,浅瘾姐姐说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张韵搂着流茫的脖子,像一个小孩一样挂在流茫的身上,那纯真的脸庞上带着疑惑看着流茫问道。

  “我靠,这是什么情况,张韵这妮子什么时候洗澡了,还穿着我的T恤。这……”刚刚稳住身形的流茫顿时傻眼了。

  流茫的身材无遗是要比张韵高大,他那件白色的T恤穿在张韵的身上松松垮垮,胸前暴露无遗。

  此时的流茫完全能看到张韵胸部形成的沟壑,甚至一眼望去能看到那平坦没有丝毫赘肉的腹部以及那白色的小内内……

  嗅着那丝丝体香,胸口感受到张韵那对柔软的胸部挤压,双手托着那丰臀,最近欲望高涨的流茫下身顿时有了反应。

  “咦?什么东西啊!”感受到身下硬物的反应,张韵眉头微蹙,准备去探索一下。

  “停。”流茫制止了张韵的动作,再这么下去,他真的就把持不住了,随即连忙放下张韵,将其拉到阳台上。自己则点上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情绪,面色颇显凝重。

  “张韵,过几天你家人就来接你走了,你好好准备一下。这几天就别外出了,好好呆在这里的吧!”流茫的目光落在那灯光耀眼的大楼上,看都不看张韵一眼,语气也略显冰冷,他已经打算狠下心来和张韵说明这个问题了。

  原本带着笑容的张韵面色一沉,她虽然天真了点,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傻。

  “流茫哥哥,你不要我了么?”张韵哽咽着说道,眼眶微微泛红。

  流茫并没有回话,只是抽着烟……可是没一会,听到张韵的抽泣声后,他只能无奈的转身,他刚刚狠下的心一时间软了下来。

  擦了擦张韵眼角的眼泪。流茫语重心长地说道:“小韵韵,你先别哭,OK?不是我不要你,现在只是你家人要来接你回家,就这么简单而已。难道你不想回家么?你就不怕你家人担心你么?”

  “我当然想回家啦!可是我不想和你分开嘛。”张韵擦了擦泪,低着头答道。

  “你现在回家了,以后我们还有机会见面的啊!又不是生离死别。哭什么嘛,你现在就好好呆在这等你家人来接你,好么?”流茫苦口婆心的劝解着,他实在弄不明白张韵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沉默了片刻,张韵抬起头看着流茫道:“那你和我一起回家吧!这样我们就不会分开了。”

  有没有搞错?一起回家?流茫顿时无语了,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拜托,这怎么行……好了,多的我也不说了,你还现在还小,等你长大以后了就明白了。”

  纵横情场多年的流茫自然清楚张韵现在对他的感觉,无非就是那种情窦初开的小女孩对一个男孩的喜欢,很纯粹的喜欢,也很天真的喜欢。当年他也对一个女孩有过这种感觉,并且将这种感觉变成了爱……

  “我已经十九岁了,不小了。”张韵下意识地挺了挺胸,嘟着小嘴反驳道。

  流茫咽了咽口水,看着张韵那一览无余的酥胸,强压着心中的欲望,无奈道:“要怎么和你解释呢?哎!”顿了顿,他下意识地道:“好吧,我先问,你知道什么叫做爱么?”

  “什么叫做爱?”张韵带着一脸的疑惑看着流茫。

  流茫微微一愣,一开始他还没发现自己的提问有什么问题的,可是当张韵复述了一遍后他忽然才发现自己那个问题貌似有很大的歧义啊!对此他只能感叹:华夏语言果然博大精深!

  “好了!我不想解释了,你只要知道过几天你家人回来接你回家就行了。”流茫也不打算和张韵纠缠了,这样下去,非出问题不可。

  张韵拉着正要离开流茫,连忙说道:“流茫哥哥,你先别走嘛!先告诉我什么叫做爱嘛!”天真可爱的面容上露出了焦急。

  “……”流茫怔在了那里,他完全傻了,彻底的傻了。

  其实换做其他人恐怕也不例外。你能想象到一个只穿着T恤和内内的小女孩拉着你的手问这种问题的时候是有多么的诱惑么,而且那个小女孩还是那么的天真可爱。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流茫已经无法再忍了,再忍他就不是流茫了。

  “好吧,我来给你解释解释。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爱”!”流茫露出了恶魔般的微笑,打开了手腕上的通讯器,弹出光幕,登陆上了自己的一个秘密平台,点开一个软件,正准备打开其中的一个文件的时候,他收起笑容,停下动作看着张韵,很郑重的问道:“你确定你要看?那些内容有点不健康噢!”

  “嗯!”张韵虽然有点疑惑,但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好吧,既然你都同意了,到时候可别怪我噢。”流茫最终还是点开了那个文件,也不知道是心中那股邪欲在作祟,还是想借此彻底摆脱张韵……

  原本暗淡的光幕上出现一男一女坐在白色的大床上,无一例外,两人都穿的很少,除了女子上面多穿了一件必备的物品之外,两人下身都只穿了一条短裤。

  两人交谈了一会,女子轻笑着,捂着嘴,一副欲迎还拒的样子。紧接着,两人开始亲吻在一起,男子一只手抓住女子的胸部,另一只手开始上下其手,最后将手放到了女子的下体,不断的揉捏着……

  亲吻中的女子露出了一副既痛苦又快乐的表情,神色中带着几分享受。

  张韵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双腿不自主的擦动,她虽然没有见过这种画面,但是总觉得有种不自然的感觉,面色开始微微泛红,如果说刚刚的张韵是一颗青涩的苹果,此时的她则是一颗诱人的水蜜桃。

  此时,光幕上男女停止了亲吻。男子剥除女子下体那被不知名液体沁湿的小内内以及包裹着女子丰胸的双罩。一时间,女子那诱人的身姿一览无余。

  张韵下意识的遮住眼睛,不过还是忍不住偷瞄了瞄,此时的她感觉心里痒痒的。

  “想看就看吧!没什么好害羞的。”流茫不由得笑着说道。

  男子低下头,伸出舌头,探索着那神秘的“芳草丛”。女子也不甘示弱,脱去男子的短裤,双手握住那“巨物”,对其进行同样的动作。

  数分钟后,男子站了起来,进入了女子的体内,呻吟声开始从光幕之中传出……

  “你们两鬼鬼祟祟的在这做什么?”陆浅瘾那冰冷的声音在两人的耳边响起。

  正在聚精会神看着那伟大的“爱情动作片”的流茫和张韵微微一愣,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会来人。

  “你们竟然……”这个时候,陆浅瘾也看到了光幕上的内容,一脸诧异的看着两人,一时间不由得语塞。

  “流茫哥哥,你好坏!竟然给人家看这个东西。”张韵拍了一下流茫的胸口,捂着那张绯红的脸跑开了。

  “这……这……我坏?有没有搞错?”流茫一时间有点无语。看着张韵离开的背影,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感受到陆浅瘾那略带杀意的目光后,他不动声色的将光幕收回。

  “当初我不是说过不健康么,自己还坚持要看!现在又说我了。女人啊,女人……”流茫嘴中一边嘀嘀咕咕着,一边走着。这个时候,当然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了。

  “怎么,急着开溜了么?不打算和我解释解释嘛?”陆浅瘾拦住了流茫的去路,带着玩味的笑容看着他,语气略显冰冷。

  “浅瘾姐,你也来赏月啊。真巧啊!哈哈。”流茫打了个哈哈,只是那月空之上却是不断闪烁着微弱的光芒,赏月一说已成曾经……

  陆浅瘾没有说什么,只是双手抱胸,看着流茫。

  对于这样的情况流茫已经碰到无数次了。他也知道此时想要蒙混过关是不可能了的,沉默了片刻,他忽然一脸凝重的看着陆浅瘾问道:“浅瘾姐,你觉得我是那种无耻下流的人么?”

  “你是!”陆浅瘾很确定以及肯定地点头说道。

  “……”流茫对此表示很无语。要不要这么直接?

  陆浅瘾那张略显冰冷的面容上失望之色尽显无疑,开口说道:“流茫,你这样引诱一个小姑娘实在太让我失望了。你可以去找你的那些女人啊!如果你实在是忍不住了,你甚至可以去找小姐。实在不行……”

  说道这里,她忽然停顿了下来,似乎有点难以启齿,不过最终还是开口说道:“实在不行的话,你也可以来找我啊!我不介意和你,和你……来一发。”说道这里,她不由得低着头,最后那几个字细若蚊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