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的流茫无比烦躁。虽然眼前的风景大好,足以让人心旷神怡。但是眼前光幕上两个不断拉扯在一起身影,还有堪比泼妇骂街的争吵声;想必任何美景都已经无法让他提起兴趣了,他也只能在心底里默默感叹着:女人呐!女人。

  一时间,流茫感觉非常之……嗯……蛋疼。对!就是蛋疼!除了这个源于几个世纪之前的互联网流行词来形容之外,其他的词语已经无法形容他现在的心情了。

  “四哥。咋了?好不容易摆脱那该死的沙漠来到这片绿洲,你难道一点也不高兴么?”流茫身旁一个嘴中哼着小曲,正在享受这沙漠绿洲独有风景的青年见到流茫不耐烦的表情开始问道。不过当他瞄到流茫手腕上显示的那两个身影,瞬间便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了。

  “啧啧!四哥,后宫失火了!难怪……嘿嘿。”干笑了几声后,青年也没在说话,只是很随意地坐在一旁,掏出一张白色手绢用心擦着手中的那把长达一点五米的黑灰色阿尔法13。仿佛那黑不溜秋的玩意是他的情人。

  阿尔法13,作为阿尔法公司最新研发的单兵武器,十公里的射程以及那堪比TNT的爆炸力,当之无愧的单兵之王,绝对的人间凶器之一!寻常之人想要弄到这玩意绝对要付出非常大的代价。很显然!这个青年绝对不普通。

  正在周围补充水源的两男一女也是发现了流茫的情况,三人不约而同的转身看向了流茫,同时瞄了以他手表上的光幕一眼。一时间,三人的表情不一。

  其中一个略微年长,有着络腮胡的中年汉子略微皱了皱眉头,面容上也是带着几分无奈,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味道;另外一名金发蓝眼的青年则是带着玩味的笑容看着流茫,似乎在幸灾乐祸;至于那名女子,冷漠而又没有瑕疵的面容上带着几分不悦,隐约有着几分不满。毫无例外,这三人还有那名青年都没有说话,四人只是看着流茫,似乎在等着他的解释。

  流茫早已习惯了众人的反应,一副很无奈的样子。随即对着光幕上的那两个身影吼道:“都给老子闭嘴。等老子回家再来收拾你们两个。”

  H看正版*%章节上qc酷y匠网#D

  “还是古人说的好啊!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说完,他毫不犹豫的关掉通讯器。看着眼前的四人,带着略显尴尬地笑容说道:“呃……没打扰到大家吧?大家该干嘛就继续干嘛吧!不用管我。”

  那名冷漠的女子走到了流氓的跟前,眉头微蹙。中年汉子和“金发蓝眼”以及那名拿着阿尔法13的青年稍稍都后退了几步,似乎生怕殃及池鱼。不过三人都是双手放在胸前,一副看戏的架势。

  “呃……浅瘾姐,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不要这样好吧!你这个样子我有点怕怕额!”流氓见状。连忙说道,眉宇之间带着几分无奈,一边说一边往后缓缓地退着,女人可是世界上最难缠的生物之一!尤其是眼前的陆浅瘾,那绝对不是一般女人能比的!

  两人相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他很清楚对方的脾气。如果眼前的‘母暴龙’就此彻底爆发了话……那结果真的无法预计啊!

  “好啊,那你现在给我好好解释解释!你应该清楚我们现在在干什么!为什么你老是不听指挥?怎么在这个时候和外界联系?如果我们被发现了,我们几人有可能全部要交代在这里。你知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陆浅瘾面若冰霜,严厉地训斥道,这次她似乎真的动怒了。

  流茫见状,还是一脸的无奈。他又不是刚出道的菜鸟,对于现在的情况自然是很清楚。可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虽然他家里‘红旗’没有,不过外面可是彩旗飘飘啊!作为一个男人,而且是脚踏很多船的男人,自然是有一些难言的苦衷了。不过这苦衷总是不能公开来说的,尤其是面对眼前这个和自己相处了两年之久的女人。

  “你不是要解释么?怎么不说话了?”陆浅瘾皱了皱眉头。捋了捋那漆黑明亮的秀发,双手放在胸前,看着流茫。

  看着由于紧身皮衣的束缚,将那魔鬼身材展示得淋漓尽致的陆浅瘾,以及由于双手挤压所浮现的胸口的沟壑,流茫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人间极品啊!可惜啊!“哎。”流茫在心底暗自的叹了一口气。

  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他每次都束手无策,或许是因为对眼前的这个女人有种不一样的感觉,那种自己以为再也不会有的感觉……

  流茫瞄了瞄不远处的三人,使了个眼色,想让他们来解围。不过另外三人在接触到流茫的视线之后,反而是抬头望天,装作看不见。

  “这些该死的家伙,平常一个个‘四哥’‘四弟’叫得亲热无比。关键时刻全萎了。他妈的!”在心底咒骂了一句。这个时候,他也知道自己已经是‘孤立无援’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深深地呼吸着这里的新鲜空气,下意识的朝脚下望了一眼,甩了甩那快要遮眼的头发,湛蓝色的眸子之中透露出几分忧郁的目光,望着眼前的陆浅瘾。一脸无奈,开始了他的‘解释’。

  “浅瘾姐啊!哎,人生总是如此的无奈!你应该知道,我作为一个魅力四射的男人,是很难阻止其他女人对我自己的爱慕和追求的,而且作为一个正常男人,自然是要好好‘疼爱’她们,我可是那种兼济天下的男人。怎么能让女人为了我伤心呢?”

  “当然了,其实我是可以阻止自己喜欢她们,但是我不能阻止她们喜欢我呀!记得几个世纪以前。有那么一个人曾经说过:‘花心不是罪。博爱亦伟大。’如此博爱和花心的我,那可是无罪的,同时也是伟大的。”

  “男人和女人其实是很好交流的。无非就是床上……嘿嘿,这个嘛。你懂的!只是女人之间的交流嘛,其中问题还是挺大的。毫无疑问,作为她们的男人,我自然是义不容辞的替她们解决这个交流的问题。很显然,如我刚刚说的,她们交流问题暂时解决了。”

  一番长篇大论后,流茫带着那略显玩味的笑容挑了挑眉头看着陆浅瘾,用那磁性十足的声音无比平静地说道:“这就是我的解释。”很理所当然的解释。同时,也是很欠揍的解释。

  其实,除了陆浅瘾还能完全听完流茫的解释之外,早在一开始。其他三人早就跑到一旁开始故作‘呕吐’起来。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四哥,有你的。够贱!”扶着阿尔法13,青年朝流茫竖起了大拇指。

  “够无耻。够自恋。”金发蓝眼的青年带着几分无奈的笑容说道。

  中年汉子哭笑不得地说了一句:“够流氓!很配你的名字。”

  陆浅瘾听完流茫的解释后,表情很平静。仿佛是暴风雨降临之前的前奏。其他三人见状。早早就开始戒备起来,生怕殃及池鱼。毕竟对于陆浅瘾的本事,他们都很清楚。虽然她不是这个团队里最强的,但是破坏力和爆发力却是最可怕的。而且作为团队里唯一的女人,她也享有一定的特权的。

  同时,三人也颇有兴趣的看着流茫,他们也想看看流茫的真本事。虽然流茫这家伙平时是自恋了点,不过本事还是毋庸置疑的。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平静了很久的陆浅瘾一直没有动作。三人的面容上也是呆着几分疑惑,难道我们的‘魔女’今天转性了?

  “这些解释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想知道,你是如何透过我们身上的信号屏蔽器和她们联系的?如果我没记错。不久之前我们可是开启了屏蔽器。”陆浅瘾很是淡然地问道,面容上反而露出了几分不解。

  其他三人在那一瞬间也是恍然大悟。对啊。这任务虽然不难,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每个人的身上都带着阿尔法公司的信号屏蔽器的。不过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开启罢了。要是时时刻刻都开着,那他们还怎么任务?除非到了任务最关键的阶段,信号屏蔽器才会开启。谁也不希望因为一次无关紧要的通讯而耽误整个任务!

  很显然,现在的情况已经是进入了关键的阶段,不久前,当他们来到这片绿洲就及时的开启了信号屏蔽器。

  “难道说流茫这家伙把他的信号屏蔽器给丢了?这才使得他能联系其他人?”三人的脑海之中闪过那么一个疑惑。不过下一刻,他们立即驳回了这个非常愚蠢的想法。就算流茫丢了,他们四个人身上也还是有的,他们身上的信号屏蔽器虽然是小型的,覆盖面不如大型的那么广阔,但是也能完全覆盖周围数百米的信号。

  “那是因为爱,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东西,不管什么都阻挡不了。即使相隔万里……即使阴阳永隔。”流茫似乎还沉醉于刚刚的‘解释’状态之中。很无耻地叙说着。只是最后那一句话的声音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

  不过当他发现四名伙伴神色不对时,连忙干笑了几声,耸了耸肩。正色道:“这个嘛!我就真不清楚了,也许是那什么破屏蔽器出问题了呗!”

  陆浅瘾等四人都带着疑惑看着流茫。很显然,他们才不相信流茫所说的是屏蔽器出了问题,阿尔法公司作为全世界最大的军事用品公司,他们所生产的一切产品可以说是这个行业之中最贵的,同时也是最好用的,不可能出现任何问题的。

  阿尔法公司的东西要是真的这么容易出问题,那阿尔法公司早就倒闭了,他们几人也活不到现在。毕竟这种信号屏蔽器可是他们这种小团队赖以生存的必需品之一。

  “呃。不得不提醒一下,现在的时候可是不早了。距离天黑也就只有那么一会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必须在今晚行动,不然可就没机会了。而且这里距离目的地似乎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我想你们不会为了这些小事而耽搁我们这次的任务吧?”流茫没等几人再问什么,反而微笑着说道。

  “流茫说的对,时候不早了。我们必须赶紧出发。不然这次任务就要失败了。都收拾一下,不要留下任何的痕迹。”中年汉子也点了点头。带着几分严峻的神色说道。

  其他几人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他们也都猜测到了,流茫是不想解释这个问题。既然不想解释,这就当做是他的秘密之一吧。五人虽然是伙伴。但是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心中的秘密。他们也不想再和流茫探讨什么了,毕竟流茫这家伙的秘密还少么?

  “既然龙霆老大说了,这次就放过你。不过你最好要清楚,现在我们是来这里执行任务的,不是出来旅游的。你自己的女人你自己要在出任务前处理好。我不希望因为你的私事而导致我们的任务失败,任务的重要性对于我们每个人而言你应该很清楚。我不想多说。”陆浅瘾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下流茫,神色依旧冷漠。话语之中似乎有着几分不近人情的味道。

  “OK。下不为例。”流茫笑着点了点头。开始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他很清楚陆浅瘾为何如此重视这些看似很小的问题,在这个行当里,每一次任务不能有任何的闪失,一旦出现闪失,任务有可能失败不说,他们也很有可能会没命。要想在这个行当里生存,就必须小心谨慎。同时,也需要一定程度的冷血。不仅仅是对待敌人,同时也是对待自己的伙伴。

  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对于他们‘五人小组’而言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此时此刻的五人都在为了他们这次任务做着最后的准备。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不管做什么事情,准备都是需要十分充足的,尤其是做他们这行的。

  忙碌之中的五人,唯独流茫忽然停下手中的动作,微微仰着头。顺着柔和的阳光,望向那落日。面容慵懒,带着几分惬意,享受着这里的一切,似乎这次真的是来旅游。只是那眯着的湛蓝色眼眸之中却透露出了几分不为人知的悲伤。

  “花心不是罪。博爱亦伟大。真的是如此么?”流茫那带着自责扪心自问。或许没人能回答他的问题。至少此时此刻是如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