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4 玷污

  “小子,以后罩子放亮点,别以为自己有个好爹就牛逼了,自己牛逼才算真的牛逼,弄不好还把你爹给坑了。年轻人啊!做事怎么就不经过大脑呢?那么漂亮的妞来酒吧混会没护花使者么……”流茫坐在椅子上,那木制拖鞋踩在那个董事少爷的脸上,手中拿着酒保递来的不知道是第几杯的啤酒,一边喝着一边滔滔不绝的教育着那个董事少爷。

  熟悉流茫的人都知道他那‘长舌妇’的性格又开始作祟了。

  周围的人们全部为流茫脚下的那个阿尔法董事少爷默哀:哎!惹上谁不好,偏偏惹上流茫这个煞星。

  虽然那名董事少爷开出高价来让他们这些佣兵出手对付流茫,可到现在为止,除了少数不长眼的已经倒在地上之外,其他人也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毕竟流茫在NumbBar可是非常出名的,来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是佣兵,佣兵们自然是清楚流茫在佣兵界的地位,也知道流茫的实力非常强,当然不敢惹了;然而即使极少数不是佣兵界的人,只要经常在这里厮混,都很清楚流茫和NumbBar老板的关系,人家老板现在都没出来说什么,他们有什么资格管?

  “流茫,好了!你就别欺负他了。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了。”这个时候,一人拨开人群,走到流茫的跟前,正是刚刚与马淑婷在商讨关于龙霆事情的摩尔。

  正在滔滔不绝地说着的流茫看向摩尔,微微一皱眉,问道:“事情谈妥了?你堂姐呢?”

  “嗯,她有事先走了。”摩尔点了点头,淡淡道。

  “那好吧,走吧!”流茫听到摩尔的回答后,大失所望,他还打算和马淑婷聊聊“人生理想”呢,只是没想到对方已经走了。这个时候,他也没什么兴趣管那个董事少爷了,起身往摩尔走去,准备离开。

  至于“猎艳”什么的,现在的他完全没这心思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况且能遇到马淑婷这样的极品,也算是不虚此行!

  那名董事少爷的手下连忙走到他身边将他扶起,他一块青一块紫的脸庞露出了狰狞的神色,望向流茫的目光充满了怨恨和杀意。

  流茫感受到对方的目光,不由得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着他,一脸不屑,冷冷道:“小子,最好不要在我身后用这种目光看着我,不然我会让你死得很有节奏感!”

  “阁下敢不敢留下名号?这次我齐诺认栽。”名为齐诺的董事少爷道,语气中充满了不甘与恨意,作为阿尔法公司的一名董事之子,他很清楚这个世界的法则,现在式比人强,他只能忍,弱肉强食,自古到现在都是不变的法则。

  听到对方自报家门,流茫瞬间来了兴趣,双手插胸,问道:“哟,还想报复我?你姓齐?齐京天是你什么人?”

  “那是我二叔。”齐诺似乎没想到对方竟然认识自己的二叔,不过下意识的回答道。

  “好,很好,非常好!”流茫拍了拍手掌。下一刻,他的身影骤然猛冲,眨眼之间出现到了齐诺的身边,那只白皙的右手拉住了对方的左臂猛然往下一拉。

  “咔嚓。”骨头断裂的声音在这个角落显得很是刺耳。

  “啊!”杀猪般的嚎叫从齐诺的喉咙中迸发,响彻整个酒吧,音乐都因此而停顿了下来,整个酒吧的目光全部落在了这里,然而当他们看到流茫后,愣了一下又开始继续手头上的一切。

  激情的音乐继续响起,舞台上的灯光继续闪烁着,酒吧之中绝大部分人都无视了这里的存在……

  “告诉你家二叔,我流茫正等着他,让他做好准备。这一点点就先当做利息,谁叫你也姓齐呢!也只能怪你命不好了。”流茫那张俊朗的面容上露出几分略带杀意的笑容。

  流茫随手将齐诺甩开,走向摩尔,面无表情道:“走了。”随即头也不回的往酒吧外走去。

  摩尔只能无奈地苦笑着,他虽然知道流茫因为那次任务对齐京天有很大的怨气,但是却没有想到怨气会这么大,走到不远处吧台对站在那的一名酒保说道:“去将刚刚的一切告诉你们老板吧!”流茫拍拍屁股走人了,自然要有人善后才行,他自己现在是没空,也只能麻烦雷老了。

  那名酒保点了点头,放下手头的工作往三楼走去。

  摩尔看着已经昏过去的齐诺,面容上露出了几分不屑,凭借他的身份,还真的没将齐诺放在眼里,随即也是迈开脚步,往酒吧外走去。

  小片刻后,雷老来到一楼刚刚的事发地,看着昏过去的齐诺,他也只能苦笑,随即板着脸看着那几名大汉,冷冷道:“好了,还愣在这干什么,带你们家少爷去治疗吧。难道还想赖在这让我来负责么?我老头子可没这个闲工夫。”

  那几名大汉一副死了爹妈的样子,不过也没办法,现在人家老板都发话了,还能赖在这不走么?他们虽然是第一次来NumbBar,但是对于这个老板的事迹也是略有耳闻,别说齐诺是董事之子,就算董事来了也只能客客气气的,原本他们还想让对方出头呢,可是却没想到人家完全不管。无奈之下,他们也只好带着他们少爷离开。

  “流茫,你这小家伙还真是个惹祸精。”雷老用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嘀咕了一句,事情的前因后果他自然清楚,关于龙霆的身份,他也略知一二。对于龙霆的生与死,还真不好说,只是流茫能为龙霆如此做,也足见其情义,这让他颇感欣慰。如果龙霆没有死的话,凭借流茫和其关系,说不定古武联盟还有机会和龙家搭上,只是这些不是他一个古武联盟成员能考虑的,还是得让那些长老来拿主意……

  略显低沉的音乐在磁悬浮小车之中响起,流茫躺在座椅上,偏过头看着一边正在浏览光幕的摩尔道:“摩尔,能不能和我说说你堂姐,比如说做什么工作的啊,有没有男朋友什么的。”

  摩尔收起光幕,带着苦笑看着流茫,道:“我堂姐现在暂时在帮家族打理生意,没有男朋友。”顿了顿,他换上略带严肃的口吻道:“不过我提醒你啊!少打我堂姐的主意。还有,你现在身边这么多女人,和我堂姐是没可能的。我堂姐可不喜欢花心大萝卜。”

  “拜托,我就随口一问,有必要跟防贼似的的么。”流茫略带不满的嘀咕了一声。

  “呵呵。”摩尔只是笑了笑,脑海中的一些思绪运转着,随即问道:“流茫,我问你,你有没有爱过你身边的女人?你和她们之间有没有真正的爱情存在?”

  “嘿嘿!”流茫嘿嘿一笑。“这个当然有了,我和她们天天做爱做的事情。”

  “我靠,难道你就想着和他们做爱?你们之间根本没有爱情么?”摩尔带着几分不可思议的神色看着他。

  “拜托,做爱这么纯洁的事情,麻烦请不要让爱情玷污了它。”流茫一本正经地说道。

  此时的摩尔已经完全被流茫的无耻性格打败了。“难道你这么多女人之中,你就没有一个真正爱过的?”

  流茫微微一愣,上下打量着摩尔,紧接着便说道:“你个处男懂什么叫做爱,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前一句话中带着几分不屑和嘲讽,然而后一句话中带着无奈,有着几分苍凉的感觉。

  摩尔被流茫一语道出了自己的尴尬,肤色泛白的脸庞顿时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正准备说什么,然而流茫却开口了。

  “人呐!活在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没有真正爱过呢。其实我与她们之间,还是有着一丝丝的爱在里面吧,如果只知道性,却不知道爱,那跟禽兽有什么分别呢,我好歹还是个人啊!”

  “不对!有的时候,我确实禽兽不如。有了这个还想要那个,不久之后,又想要另外一个。可是我能有什么办法呢,我始终找不到和她们两个一样的人,我最爱的依儿和玉儿啊!你们究竟在何方。”

  当摩尔问他‘有没有真正爱过’的时候,他的脑海中自然而然的浮现出两个让他魂牵梦绕的身影,也不知道是最近压力太大,还是刚刚喝了太多酒,又或者两者皆有,让他不知不觉的吐露了心声。

  听到流茫的叙说后,原本到了嘴边的话摩尔也咽了下去,他其实也很想知道流茫的爱情观,不仅仅因为他堂姐的吩咐,也因为那个和他们朝夕相处两年的女人,眼前的流茫可是自己的劲敌之一啊……

  “或许以前的人们说的对,这个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叶子,自然也有没有相同的人,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她们不在了,就是不在了,或许这辈子我都无法找到她们了吧。”

  “我进入这个喧嚣的凡尘,只为了寻找到她们的身影。寻找她们的存在,与她们在一起,哪怕是经历无数磨难,只要能在一起就好……”

  渐渐的,流茫的声音低沉了下来。然后渐渐的消失,微弱的鼾声渐渐响起。

  “哎!”摩尔无奈地叹息着,流茫的话语也触动了他心中的某一根微弱的神经。

  Y‘更(g新…最P快\上‘酷匠6网

  数十分钟后,磁悬浮小车停在了这次他们的目的地,看着酣睡之中的流茫,摩尔耸了耸肩,将其抱下车,来到几人暂住的房间之中,正好碰到了在大厅看书的陆浅瘾。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陆浅瘾见到两人,眉头微蹙。闻到流茫身上的酒气后,捂了捂鼻子,看着摩尔问道:“这家伙今天怎么喝这么多?”

  “不说了,说出来了都是泪啊!”摩尔苦笑道。

  陆浅瘾也没多问什么,很是随意地说道:“让他先睡我的房间吧,你也早点休息。”

  摩尔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心中却有着一份难言的苦涩。

  这一晚,是流茫这两年来为数不多睡得最安稳的一个晚上,然而对于其他很多人来说,这却是一个不眠之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