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有两种罪恶:原罪和本罪,其中欲望是人类的原罪之一。人类的进化是永无止境的。同样,人类的欲望也是没有止境,这或者是人类的劣根性。”

  ~酷L5匠《网&K正#版;8首发\(

  “其次,欲望也是分为很多种的,比如说占有欲,性欲……各种各样的欲望。从心理学上来说,欲望是人类本性产生的想达到某种目的的要求,有的欲望甚至有些不切实际,这就是所谓的异想天开,有的欲望却很简单,每个人的欲望都是不同的。”

  “欲望并没有什么,毕竟没有欲望的人就是不思进取,也可以说是没有任何未来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可是没有无欲无求的人,这种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是不存在的,不过人类对于自己的欲望还是能掌控的,一般人都不会轻易的就表达出自己内心中的欲望。”

  “当然,凡是都有例外。这一方面也是如此,有的人从来不会掩饰自己的欲望。”

  “记得20世纪某一个国家的心理学家说过:‘对欲望不理解,人就永远不能从桎梏和恐惧中解脱出来。如果你摧毁了你的欲望,可能你也摧毁了你的生活。如果你扭曲它,压制它,你摧毁的可能是非凡之美。’”

  “所以,在我看来,人类的欲望是最美丽的东西。然而能掌控自己的欲望的人则是非凡之人。很荣幸,我就是这样一个人。”NumbBar之中,一名穿着恶趣味短袖和短裤的男子对着坐在他身边的长腿女子开始长篇大论的解释着“欲望”这个涵义广阔的词语。面容上带着迷人的微笑。

  能如此滔滔不绝,并且能无耻的将自己标榜成‘非凡之人’的人,在整个NumbBar中除了流茫,也无法找不出第二个了。

  不久前在三楼的吧台上,凭借对于美女的独特感觉,他一眼就发现了坐在酒吧一层的这名长腿美女,这让他兴趣大涨,本着‘美女我所欲也’的本质的流茫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大美女了,为了吸引这名美女的注意,他也是另辟蹊径与这个美女搭讪。

  “先生,不好意思,请问我认识你么?麻烦你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好么?我不想和陌生人说话。”虽然流茫长相不错,但是此女似乎对他并不买账,天使般的面孔上隐约还带着几分厌恶,要不是她素养好,早就一杯啤酒浇在男子的头上了。

  马淑婷表示非常郁闷,虽然她对自己的容貌有很大的信心,也想到自己这次来酒吧肯定会招惹到一些不怀好意的‘人渣’,在进入酒吧到现在,眼前的男子已经是第九个了,也是最特别的一个,其他人无非就是说‘美女,要不要喝一杯’什么的。

  而且心思缜密的她还发现眼前的男子一来搭讪,其他人都退避三舍,隐约带着尊敬看着他,这让她好奇心大起……

  每个人都有着好奇心,她也不例外。

  流茫不由得微微一愣。我勒个去!酒吧来玩还带正式介绍的?不都是来玩一夜情什么的?莫非这妹子还是第一次来?不过他也没有多想,随即带着那迷人的微笑开始介绍起他自己来:“鄙人名叫流茫。不是流氓哦!是流茫。流是流水的流,茫是迷茫的茫。”

  “嗯,我叫马淑婷,请问你到底有什么事情?”听到流茫的名字后,马淑婷黛眉微蹙,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只是也没有想太多。

  “好吧,既然马小姐都已经这么说了,洒家也不掩饰自己来的目的了。”流茫还是那一副嬉皮笑脸的摸样。

  “美女,要来一发么?”流茫看着眼前的长腿美女,笑意盈盈地说道。

  “噗!”周围正在和啤酒的几名佣兵听到流茫这句话后,还没咽下的啤酒瞬间就吐了出来,他们几人显然也是经常混迹NumbBar,自然清楚流茫在这的身份,也清楚流茫的实力,他们可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对流茫的泡妞方式在心底暗暗竖起大拇指。

  见过直接的,没见过这么直接的。太牛x了!不亏是“流茫哥”!

  “你看,我是一个很正直的人,对于自己想要的东西,都是简单明了的道出。我可是很有诚意的噢!要不要考虑下。”流茫带着那迷死人的微笑说道。

  “流茫,你够了!我真的听不下去了。”忽然,一道略带不满的声音传到了流茫的耳中,虽然此时酒吧的音乐声略显嘈杂,但是这声音还是传遍了这一小片角落。

  周围的一些经常泡在NumbBar的佣兵们脸色微变,心中暗暗想到:这下有戏看了。他们清楚流茫的身份,同样清楚流茫的脾气,不由得转过头去,想看看到底是哪个不知死活的人竟然打搅“流茫哥”泡妞。可是他们一看到那人的面容,瞬间就知道这下没戏看了。

  来人一头飘逸的金发,带着笑容,手中把玩着一把银白色的匕首,正是五人雇佣小组的老三摩尔。

  从声音上他就听出了是摩尔,自然不会动怒了,只是心中颇有几分不爽而已。看着往自己走来的摩尔,略微皱眉道:“你小子来干嘛?没看到我正忙着嘛!”

  摩尔并没有回答流茫的问题,反而带着笑容看着马淑婷,对马淑婷做出了一个西方的吻手礼,道:“淑婷姐,欢迎你来到安来市。”后者带着笑容微微点头。

  这下流茫再白痴也知道两人是相识了。

  摩尔随意的坐在流茫的身边,道:“流茫,你要是找其他女人我不管,但是她不行,她可是我一个远房姑姑的女儿,算是我堂姐,我们两还是从小一块长大的。你的性格我太清楚了,我可不希望我堂姐羊入虎口。”

  “没想到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流茫,一开始我还以为只是同名,摩尔和我联系的时候可是经常提起你噢!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要是摩尔堂弟不介意的话,我还真的可以考虑考虑和你‘来一发’。咯咯咯……”马淑婷带着笑容打趣道,得知眼前流茫和自己的堂弟是出生如死的兄弟,她心中对流茫的那一丝反感也是顿时烟消云散。

  流茫也知道这次“猎艳”失败了,无奈地说道:“得了,摩尔这小子肯定没说什么好话,你也就别打趣我了。只是没想到摩尔这样的家伙竟然有你这么漂亮的堂姐,你们家族的基因还真怪,摩尔这家伙怎么没有遗传你的那份外貌。”这个时候,他倒是不介意损一损摩尔。

  顿了顿,流茫说道:“好了,你们先聊。我还有事,先去忙了。”他是聪明人,两人既然是同一个家族的人,自然是有着一些家族之间的事情要谈。

  然而流茫还没起身,两名彪形大汉站在流茫三人的面前。其中一人对着马淑婷说道:“美女,我家少爷找你去喝一杯,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

  三人不由得张望了一下,不远处一名身着休闲装的青年朝这里挥了挥手,那目光落在马淑婷的身上,三人从大老远就能感觉到青年眼神之中的淫秽。

  “我们家少爷可是阿尔法公司一名董事的爱子,他能看上这位小姐也算是这位小姐的福气了,希望你们两不要破坏这位小姐的好事。”另一名大汉说道,语气中的威胁味道十足,他自然清楚在NumbBar之中喝酒的人大部分都是佣兵,既然是佣兵,那么自然要到阿尔法公司中购买装备了。

  阿尔法公司的用品在整个雇佣界可是出了名的。

  “啪”的一声,流茫腾地起身,拿起手中的酒杯砸在了那名大汉的头上,大汉顿时头破血流,倒地不起。流茫也是骂骂咧咧道:“他娘的,哥都没泡上的妞陪你家少爷去喝酒,你也不叫你家少爷撒泡尿照照自己的熊样?我呸!”

  要是换做平常,流茫还不会这样,可是他刚刚好不容易看上马淑婷,但是却因为摩尔并没有泡到马淑婷,这让他心情不怎么好,那个什么阿尔法公司董事的少爷竟然叫马淑婷去陪酒,这不真好撞到了流茫的枪口上,还有齐京天也是阿尔法公司的,让他对阿尔法公司没什么好感。

  本来就不爽的流茫怎么会给他好脸色看?

  流茫朝两人说道:“你们两先忙,我去找那小子谈谈人生理想。让他知道马王爷可是有三只眼的。”说着,以雷霆之势一把抓住另一名大汉,当娃娃一般丢开,往那名面色已然发白的阿尔法公司的董事少爷走去。

  “你这四弟还真有趣。”马淑婷看着流茫的背影笑着说道。

  “呵呵,他就是那样人,见不得别人抢占他看上的东西。自私心很强的,你要小心哦,别到时候沦陷了。我可救不了你!”摩尔也是笑着说道。

  “说真的,我开始对他感兴趣了,只是到底谁沦陷还真的说不定。”马淑婷那张天使般的面孔上露出几分玩味。

  “好了!堂姐,别说这些了,我这次找你来是因为龙霆老大的事情,他出事了。”摩尔对于这位堂姐也是没有任何办法,只好将这次的目的道出。

  马淑婷面色瞬间变了。“什么!龙霆他出事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随后,两人压低着声音开始谈论了起来,此时周围的人们早就将注意力移到流茫那一处,完全没有听到,即使他们注意听也是什么都听不到,至于流茫,正在教训那个董事少爷,哪有心思管摩尔他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