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湛蓝色的磁悬浮小车停在了安来市一条不起眼的小巷门口,门口上的霓虹灯闪烁着几个硕大的字母:NumbBar,看起来很是平常。

  有肥羊了?酒吧周围的一些小混混眼前一亮,磁悬浮小车的造价他们可是很清楚,能开这种车的人自然非富即贵,白天的时候这种人物他们自然不敢得罪,可是现在么……

  这大晚上的,如果来人势单力薄,他们倒是不介意好好“招待”一下来人。

  安来市隶属东联,而且非常出名,不仅仅因为这里是佣兵之城,还有这里的混乱。

  整座安来市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莫名其妙的失踪。尤其是在夜晚,这里的犯罪率高得离谱。可以这么说,安来市的白天是东联政府管,但是晚上却是佣兵们做主。

  然而佣兵嘛。自然都是很懒散的,他们可不管什么,只要别惹到自己就行。长期下来,晚上也就成了犯罪率高发期。东联政府也不想因为整治犯罪一不小心得罪这些刀口舔血的佣兵们,自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所以一到了晚上,安来市绝大部分的普通市民是不会外出的。

  那些小混混们下意识的往车子靠拢,然而当那些小混混们见到从车上走下来的人后,连忙打消了心中的念头。

  来人身着一件印着裸女的恶趣味短袖和圆筒短裤,穿着木制拖鞋,一副很悠闲的样子。见到那些围过来的小混混,面容上带着几分讥讽的笑容,看着为首的一位,道:“哟!三虎,好久不见啊!你小子还在这讨生活呢。”

  “流茫哥,好久不见,您老怎么有空来这了。”为首的那名汉子硬着头皮走了上去,连忙赔笑道,一副谄媚的神色。不过却在心中嘀咕着:“真他娘的晦气,还以为来的是肥羊,怎么会是这个煞星!”

  来人正是刚刚离开房间不久的流茫,晚上能找到陪他做爱做的事的女人的地方有很多,酒吧就是其中之一。

  流茫那里不知道这些小混混们的心思,只是现在他可没心情搭理他们。很冷淡地说道:“闲来无事就来玩玩呗。好了!帮我把车看好,别刮花了,给!这点小钱拿去花吧。”说着,随意地从口袋中掏出几张联邦币丢给那个为首的小混混,然后头也不回的走进Numb酒吧之中。

  “老大,这家伙看起来挺有钱的啊,为啥不抓起来,好好弄一笔钱啊?”一个新来的小混混不由得低声问道。

  “啪!”三虎立刻赏了自己这小弟一个暴栗,严厉训斥道:“你他娘的懂啥?这家伙是佣兵,而且听说还是很出名的佣兵,还跟NumbBar的那个老板是忘年之交。当初我刚来这混的时候,有几个不眨眼的家伙带着兄弟想去弄一笔,结果那些家伙全被弄翻,其中有三个当场就挂了,还有几个也被废了,要是还想多活几年就别热这个煞星。”

  “我靠。这么猛!”那名小弟咽了咽口水,看着流茫消失的背影露出了羡慕的目光。

  整个酒吧内部和外面完全不符,构造颇显独特,说其是酒吧,不如说是一个歌剧院,一层无比的空旷,舞池和舞台还有一些客座坐落在那里,二层和三层却仅仅是四周的墙上延生出数十有个所谓的“包厢”。

  此时酒吧内部灯光略显昏暗,舞池旁的音乐响彻全场,舞台上的舞女摇动着诱人的身姿……

  流茫四处望着,寻找着自己的“猎物”。只是由于无法看到全场,所见之处并没有适合他胃口的“猎物”。无奈之下,流茫顺着楼梯,来到了第三层的一个梯阶旁。

  J更0q新最快aB上酷匠oa网,-

  阶梯旁站岗的两人见到流茫,其中一人见到眼前一亮,连忙走过来,恭恭敬敬道:“流茫哥,您来了。”

  流茫微微颔首,并没有多说什么,顺着阶梯来到了三楼延生出来的唯一吧台。这里的位置完全可以看到全场的景色。

  原本站在吧台百无聊赖的酒保见到流茫,连忙笑道:“流茫哥,您来了,我去叫老板来。”

  “流茫,你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有空来我这地方玩?”从吧台的门后走来一位面容和善的小老头,坐在了流茫的对面。

  “最近几天回来的,在家呆着无聊,所以就来玩玩。雷老近来可好?”流茫笑着回答道。对于这个小老头他还是很恭敬。在外人看来他只是一个酒吧的老板,而且是个退役的雇佣兵,可这些都是外在的身份罢了。

  流茫可是很清楚雷老的身份,雷老和他一样,都是古武联盟成员之一,并且是战斗指数达到4600的中等能力者,他曾多次受到雷老的指点,不然以他现在的年纪,即使天赋在高,没人指点怎么能突破3000战斗指数成为次中等能力者。

  “我还不就那样,能过一天是一天。不然还能怎样?”雷老笑呵呵地说道,笑容中带着无奈和不甘,因为艾奇顿盟约的存在,他这样实力的古武者只能隐退于世。

  顿了顿,雷老压低声音问道:“对了,齐京天那家伙前几天到这来了一次,向我打听了一下你的消息和事迹,被我给随随便便应付过去了。还有我听说他最近到处在打探你们五个小家伙的消息,是不是你们惹上了他了?还是上次你跟我说的那个任务出什么问题了?”

  “只要齐京天那家伙敢来我就弄死他。他妈的!我还没找他算账,他娘的还到处找我们了。”流茫湛蓝色眸子中迸发出杀意,对于齐京天他可是没有丝毫的好感。虽然说他们以前算得上很熟络,有一定的交情,但是牵扯到龙霆的生死问题,那些交情算什么。就算有阿尔法公司保他,流茫也不怕,毕竟他身后可是有着古武联盟的撑腰。

  “喝点冰镇酒,消消火,年轻人!别那么大火气。来,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雷老调了一杯酒,推到流茫的跟前。

  流茫喝了几口,将营救张韵的任务简单道出,只是隐去了自己变身血族,并且说自己因为这次战斗无意间突破了3000战斗指数成为次中等能力者的事情,他可不想让雷老知道在这次任务之前就突破了3000的战斗指数,毕竟如果真的按照艾奇顿盟约的条款来说,他和那两个七宗罪的能力者都是违反了条约。

  关于这两件事情,他已经打算烂在心里了。尤其是血族的问题,在没有弄清楚缘由之后,他是绝对不会对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情的。

  雷老的神色一下就沉了下来,他也是聪明人,知道那两名次中等能力者的出现是有很大的问题的,自然也是想到了艾奇顿盟约,同时还想到了一些流茫没有想到的事情……

  一盏茶的时间过后。雷老看着流茫问道:“这事情你和长老他们说没?”

  “还没有!”流茫摇了摇头。“对了,你说艾奇顿盟约最后那一条是真的么?世界这么大,你觉得就算有次中等以上的能力者插手人类世俗的事情,盟约的那些守护者会知道?”

  雷老苦笑着摇了摇头:“这点具体是如何的我不怎么清楚,但是据我所知。这一百年来每每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时候,都被人类守护者给拦截了下来。其实之所以如此,听说还是因为整个天网笼罩着地球,每当哪个地方能量波动出现异常,天网就会第一时间反馈给两大联邦政府。两大联邦政府自然不希望他们的统治出现问题,也就和那些能力者联系了起来。所以才没有发现任何一起这样的事件。”

  “根据我的推测吧。最后那一条或许只是一种对能力者的约束,也有可能是血族不甘就此隐退,想借机挑起战争,可能性太多了。不过事实到底是怎么样的谁又知道呢?当初遗留下来的人大部分都死了,仅存的也没有再露面了。”

  “不过我个人觉得两大联邦政府之间的战斗或许也不远了。现在两大联邦动作可都想当的频繁!月球基地那里动静也不小。古语有云:‘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到时候大战一起,能力者的出世是必然的,你也不必太在意这一条规定了。”

  流茫想了想,觉得雷老所说也不是没有道理,只是他现在可没心思去管那些所谓的“盟约”和“大势”,他开口说道:“那个小姑娘的身份你帮我打探下,我觉得那个小姑娘的身份不简单。如果身份真的如我想的一样,你就顺便帮我联系一下赵长老,让他带那个女孩子回家,我现在招惹的麻烦够多了,不想再去找这些麻烦了。”

  “嗯,我知道。”雷老点了点头。随即笑道:“好了,我先去忙了。给!这是你当初那个房间的钥匙。”说着,拿出一张带有指纹的卡片递给了流茫,他认识流茫的时间比陆浅瘾等人还长,自然清楚流茫是个什么样的人。

  如果仅仅要说这些事情,直接用通讯器交流就好了,流茫既然亲自来肯定还是有其他的目的。来酒吧,除了喝酒泡妞之外,还能干啥?

  “嘿嘿,还是雷老你最懂我,那我就不打搅你了。”流茫嘿嘿一笑,拿着那杯酒,走到了围墙旁,开始寻找起这次的“猎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