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7 天……塌了

  “父亲大人走了?父亲大人走了?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流茫嘴中呢喃着,整个人如失了魂一般,眼眶之中的泪水瞬间夺眶而出。

  忽然,流茫如发了疯一般冲向神秘人,嘴中吼道:“不可能!你一定是在骗我的,对不对?父亲大人怎么会突然就这么离开了?你一定是在撒谎!你一定是在骗我!父亲大人绝对不会就这么走了!你倒是说啊!你是不是在骗我?”

  可就在流茫距离神秘人一米之遥的地方,忽然出现了一道无形的墙阻挡住了流茫,流茫再也无法前进丝毫!

  “你说,父亲大人没死,对不对?对不对!!!”流茫嘶吼着,拼劲了全力想要冲到神秘人面前,此时的他用入魔来说完全恰当不过!他实在无法接受这个噩耗!

  下一刻,流茫那双湛蓝色的眸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转红,其他人不知道,但是神秘人知道这是变身血族的前兆。

  “哎!”神秘人摇了摇头,无奈地叹息着,他的身影忽的消失在流茫跟前,刹那间便出现在流茫的身后,他一记手刀打在了流茫的后脑勺上。

  实力上的差距让流茫完全没有任何抵抗的手段,他只感觉眼前一黑,随即晕倒在地上。

  神秘人抱起流茫,将他放在床上,看着昏迷之中的流茫,呢喃道:“以后的路就要靠你自己了。”沧桑的语气中冲满了各种情绪在里面,有无奈,有不忍……

  沉默了片刻,神秘人拿出一个通讯器,捡起掉在地上的芯片,然后塞入其中,随后将通讯器带到流茫的左手上,最后播出一个电话,他的身影便消失在房间之中。

  没过多久,敲门声急促的响起。随着“砰”的一声,门被撞开,龙霆,摩尔,陆浅瘾姐弟,雷老五人出现在房间之中,五人一进门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流茫。

  “老四,你怎么样了?”龙霆率先冲到流茫的身边,一脸急切的问道。

  雷老连忙走到流茫的身边开始为流茫检查了一下,感受到龙霆等人的目光,最后说道:“这小子没事,只是被打晕了,很快就会苏醒了。先带他回家吧!”

  龙霆几人听到雷老这么一说,也是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一行几人便离开了这里,回到了他们的居所。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昏迷之中的流茫醒了过来。

  “老四,你醒了!”

  “臭小子,这几天去哪了?”

  ……

  龙霆等人瞬间围了过来,一阵嘘寒问暖,随后又询问着这几天在他身上发什么了什么事情,为何会在那个普通的居民间。

  可是流茫始终沉默着,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对于几人的询问听而不闻,完全没有任何反应,要不是因为他还有心跳和呼吸,其他人多半会以为他是个死人。

  龙霆等人见状,也没有再开口说什么!尤其是雷老,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与流茫这么多年相处下来,流茫这样的情况他遇到过一次,那就是许依失踪的那一次,而且他发现,这次流茫的情况比那一次更甚!

  J酷匠网$首☆发$

  至少许依失踪后,流茫还会借酒浇愁,可现在,流茫完全不为所动,什么也不说。熟知他性格的雷老也就越担心。其他几人虽然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但是流茫的性格他们也是清楚,现在流茫的状况让他们很是担忧。

  忽然,流茫抬起左手,看着手腕上的通讯器,右手按上去的那一瞬间,他忽然迟疑了,不过最终还是按下了那一长串的号码。他知道,该来的总是会来的,他必须要弄清楚,虽然他知道神秘人不会骗他,但是他心中还是有着那么一丝期望。

  没多久,电话接通,光幕上闪现出一个很年轻的青年,当流茫见到那个青年的那一刻,眼眶不由自主的湿润了。因为此时那名青年披麻戴孝,很显然是家中有人故去。而那名青年是他从小到大的伙伴,也是他父亲的徒弟,他的师弟白傲!

  “白师弟,谁故去了?”流茫用那颤抖的声音询问道。这一刻,其实已经有了答案,但是他还是期许从白傲口中听到其他人的名字。即使他心底知道这只是自欺欺人……

  光幕那头的白傲没有想到是流茫打电话来,神情也从一开始的讶然逐渐转变成了哀伤,良久他才哽咽道:“流茫师兄,老师走了……”

  那一瞬间,流茫心中仅剩的最后一丝期望也破灭了。

  即使早有心里准备,即使早就从神秘人口中得知这个消息。但是此时从白傲的口中说出来,流茫还是无法承受,他只感觉脑袋里一片空白,整个人天旋地转,喉咙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整个世界仿佛在那一瞬间崩塌了。

  以往有人常常说着什么天塌下来有高个子的顶着,可是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塌下来了,谁来顶?流茫的父亲就是属于他的那一片天,可是现在,天……塌了!

  “我知道了,我今晚就回去。”沉默了许久,流茫才哽咽道。

  “嗯,我们等你回来!”白傲点了点头。挂掉电话前也不忘叮嘱道:“师兄你要多保重,老师即使走了,也不愿意看到你现在的样子。”

  作为流茫的师弟,同时也是从小到大的伙伴,他白傲很清楚老师在流茫心中的地位。也知道老师的故去对流茫是多么大的打击。他也不想看到流茫因此而一蹶不振!

  光幕渐渐暗淡,流茫那湛蓝色的眸子之中充满了泪水,泪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他呢喃着:“父亲大人,您怎么就这么走了?为什么?”他实在无法想象,为什么那个看着他从小到长大的人就这样再也见不到了。

  一切发生得那么的突然,让流茫完全不知所措。

  龙霆等人带着无奈看着流茫,这个时候,他们也终于明白流茫为何会如此了,他们谁也没有心思去询问这几天发生在流茫身上的事情了。见到流茫现在这样子,几人即使有千言万语,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劝慰。

  千言万语的慰问最终化为“节哀”二字,悲伤的情绪在房间之中蔓延开来。龙霆几人也是离开了房间,将空间腾给流茫。因为他们明白,现在他们一切的话语都是多余的,唯有让流茫静一静才是对他最好的慰问。

  流茫呆呆的坐在那里,父亲教导的一幕又一幕闪现在他的脑海中。那张时而威严,时而慈祥的脸庞刺客仿佛就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不由自主的探出那颤颤巍巍的手去触摸着,然而当他触摸到那张熟悉的脸庞的时候,一切都消散了,那只不过是他的幻觉而已。

  刹那间,流茫眼眶之中的泪水夺眶而出,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这一刻,他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悲伤,低沉的抽泣声回荡在空旷的房间中……

  成长的历程是那么的血肉模糊。您一路陪我走来,如今我已长大。可您却为什么走了?就这样丢下我一个人走了!你舍得么?

  以后我再也见不到您了!我甚至没来得及见你最后一面,我的父亲。

  悔恨,伤心……各种情绪掺杂着在流茫的心头。流茫悔恨自己当初的离开,悔恨自己这些年来一直不回家,甚至每次通话都躲避着,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流茫宁愿回到过去,一直陪伴在他父亲的左右。

  可时光无法倒流,现在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

  人们都说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但是反过来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谁不愿自己的父母亲长命百岁?

  另一个房间之中,听闻到流茫的抽泣声,雷老不由得感慨道:“见到流茫那小子醒来后的情况,我就知道要糟,可是没有想到是这样……哎!”

  “雷老。老四和他父亲的关系很好么?怎么我从来没听他提起过?”摩尔不由得问道,虽然他们和流茫相处了有两年的时间,但是却从来没有从流茫口中听到过有关他父亲的一言一语。

  “有些人,不提起!并不代表已经忘记。而是已经深刻的印在了他的心中。流茫的父亲对于他就是如此吧!”

  “记得当年刚刚遇到他的时候,我发现他经常一个人捧着他与他父亲的合照看。后来我从他口中得知他母亲从他出生的那一刻就离开了他,是他父亲将他拉扯大的,那个时候他也是第一次离开他的父亲。那个时候他才十六岁!”雷老的面容上露出了几分追忆。

  其他几人也是不由得沉默着,虽然他们经历非凡,身份也非一般人。但是第一次离家也是十八岁以后的事情了,十六岁的他们还一直在父母的羽翼之下成长着。

  “只是这小子脾气太倔,他不想就这么回去面对他的父亲。尤其是发生了许依和玉儿那两个丫头的事情之后。别看他一直大大咧咧,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其实他这个人最重感情了。只是不擅长表达罢了。”

  “这些年下来,这小子嘴上虽然不说,但是我知道在他心中,他无时无刻不想着他父亲,想着回家。他的父亲就是为他撑起一片天的人。可现在,天……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