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现场我才发现并非吵架这么简单,两个花季少女在众目睽睽下撕打成一团。

  8酷Z匠《网/)首I发。D

  鲁迅曾经在狂人日记中提到过看客,现在就有许许多多的看客在旁边絮絮不止地八卦着这件事,甚至还不时的偷笑。

  我就在想,这个学校也太没人情味了,同学打架竟然没有人阻止。

  我皱着眉头深深的看了银程一眼,他确实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对我耸耸肩。

  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我对这件事十分好奇,于是叫银程去打听事情的原因,可是他死活都不肯去。

  我只好又拿出杀手锏,带着命令的语气说“我可是大小......”,姐字还没说出来银程就连忙回答“遵命,我的大小姐。”

  这小子真是一点都不懂得尊重人,“你妈没教过你别人说话时别插嘴吗?”本来我还想继续“教育”一下这小子,可是想着回去就能收拾他我就解气。

  银程白了我一眼,径直走向围观人群,没过一会便过来不冷不热地对我说“现在处于优势的叫井柔,另外一个叫白竹,说是来报名的时候两人起了口角,白竹仗着认识黎鹦对井柔大打出手......”

  看银程扯了半天也没把事情讲完,我就没兴趣听下去了。

  刚转过头的一刹那,围观的人中不知何时冲出一个黑影。

  “井柔你这个婊子......”白竹恶毒的辱骂声还未停止,冲出的那个人猛的抓住井柔的头发,所有的力气拢聚在五指间,井柔显然没有丝毫防备,被那个人活生生扯下一把头发。

  井柔并没有哭只是尖叫,灵魂未定的众人被吓住了,井柔强忍疼痛,恶狠狠的盯着那个卑鄙的人。

  而那个卑鄙的人正带个一副喜悦的表情与白竹击掌,原来是白竹的同伙。

  这时我冷冷的说道“和人接触的时间越长,我就越喜欢狗,狗永远是狗,人有时候不是人!”

  然后我顺手指了一下那个偷袭井柔的人,顺着我手指的方向众人纷纷看向那个人。

  那个人铁青着脸说“你妈的,你他妈说谁呢。”

  我继续不紧不慢的说“我这还没说谁呢,有些人就迫不及待的给自己对号入座了。”说完我看着银程啧啧的笑了几声。

  然后那个人极力想要找回自己的颜面,很骄傲的说“我可是鹦雅堂的人,你可不要后悔。”

  我皱了皱眉头,好像在哪里听见过,记忆的碎片正在一片一片拼接。

  “鹦雅堂”“日出”“鹦雅堂”

  脑海不断交替着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最后定格在一个女人身上,只是外形好似女人,但我并不确定,,因为记忆中的脸是模糊的。

  “怎么样,怕了吧,呵我以为你多牛呢。”我被这恶心的声音拉回现实。

  我的表情有些难看,一字一句的对她说“摆正你的位置不要乱放屁,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顺便告诉你一句,点到为止。”

  那个人呆在原地,估计在学校没有人敢这样跟她说话,她呆若木鸡的看着我和银程远去,在我们消失在她视线里她才恢复过来,咬牙切齿的想要做些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森人独孤说:

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