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一跨进门,一个白发皑皑的老男人吸引了我的眼球,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眼镜,正专心致志的看着报纸,脸上爬满了皱纹,饱经风霜的身体十分消瘦。

  银程敲了敲门,男人听见声响抬起头来,上下打量着我和银程,银程说“张伯伯,我是银程。”

  男人似乎看不清我们,把眼镜往上推了推说“什么,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银程皱了皱眉头,声音提高了好几个分贝说“张伯伯,我是银程,您听得见吗?”

  男人哦了一声后继续看自己的报纸,我和银程站在这里有些尴尬,于是银程走到张伯的面前说“这是我家大小姐,慕容先生应该跟你说过吧。”

  张伯放下了自己报纸看了我一眼说“慕容先生啊......”张伯抿了一下嘴唇,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银程直接递了一份资料给他说“您不记得了么,我是银程,慕容先生的管家。慕容先生让我代他向你问好。”

  张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银程啊,慕容先生已经跟我说过了,现在我人老了记性也不好了......”张伯跟银程唠叨了很多。

  银程微笑着听这个饱经风霜的老人讲诉他的事情,我在旁边无所事事,张伯问到我时,我也就回答两句。

  但是我没有一丝不耐烦,因为我知道,像张伯伯这样有权有势,但是很孤独的老人,什么都不奢求,只希望有人能陪他聊聊天。

  银程伸出手,撩开袖子,我才发现他戴着一块跟嫣儿一模一样的百达翡丽手表,不过要比嫣儿的大一些,这该不会是情侣手表吧,想必他俩的关系肯定不止这么简单。

  我暗里欢喜的看着他,心想这下银程的把柄在我手里,我就可以命令他做不想做的事情了,比如......刷马桶,对,今天回家一定要他刷马桶!

  银城看了看手表,在看了看张伯说“张伯伯,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带小姐熟悉一下学校,咱们下次在聊。”

  张伯显然有些失望,不舍的说“那好吧。”银程转过头看我痴笑着,偷偷的拍了我一巴掌,可疼死我了。

  我很生气的看着他,想做点什么,但是都放弃了,反正他都有把柄在我手里,晚上回去就不止是刷马桶这么简单了。

  跟张伯道别后,银程看着我一副怒不还手的样子,得意洋洋的走在前面,我真想一脚踹上去,不过今天我穿的可淑女了。

  纯白色的雪纺衫,一副正面有浅色的花案,是淡淡的小玫瑰花,袖边有软软的蕾丝像一层轻薄的棉花糖一样缠绕在衬衫上面。

  下面配的是一条粉色的裙裤,每当路过一个学生,眼睛都直勾勾的看着我,我就当他们不存在,反正都是看的着摸不着。

  I更=Y新最快8上m酷匠网;(

  跟着银程把塞哲学院逛了个遍,新鲜感已经消失了,剩下的只有一个字累两个字无聊三个字想睡觉。

  我和银程又回到了教学楼,现在来报名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我清楚的听见了不远处的吵架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森人独孤说:

早点睡觉觉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