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luckyangel,我在电视上看见过,没想到居然让我买下了它,姐姐,连老天也想让你幸福呢。”嫣儿眼中放着光,满是欣喜。

  听到“luckyangel”我先是一愣,这句话好熟悉“这是luckyangel,送给你啦,你一定要幸福。”我说这句话的声音反反复复在耳边响起,然后努力在记忆中搜索这句话。

  我又问了一遍嫣儿这个布偶的名字,得到确认后,我脑袋像要炸裂一般疼痛,不时响起“你一定要幸福。”

  我蹲在地上拼命摇头,嫣儿见状有些惊慌不知道该怎么办,使劲摇着我的身体。

  正当她准备去叫爸爸时,我站了起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嫣儿,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去学校,姐姐有些困了就先回卧室了,晚安”说完对着嫣儿微微一笑,表示我没事我很好。

  嫣儿见我笑了也就放心了,互道晚安后我就回到卧室,我的卧室跟嫣儿的卧室并不远,只是我在走廊的这头,她在走廊的那头罢了。

  即便身为路痴,这么近的距离还是很有印象。

  回到卧室就像走入地狱,无尽的黑色让我感觉很不好,于是过了几天我便叫银程把黑色的东西都换掉了。

  躺在床上,整个人都放松了,看着天花板脑袋一片空白,我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应该说是我不知道我能想什么。

  突然灵光一现,我从裤兜里摸出江奕凡给我的三星砖头机。

  这款三星手机挺好看的,拿在手里也很舒服,唯一的缺陷就是太大了,握在我的手里可以当砖头。

  准备给江奕凡打电话聊聊天,可是现在我才想起来这是江奕凡的手机,他又并没有告诉我要给谁打电话联系他。

  正当我为这事儿发愁,忧伤的旋律又响起了“怎么会忘了情,让我丢了你,傻傻的......”

  我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就犹豫要不要接,万一是别人有重要的事情找江奕凡的话那我不就成罪人了,我还在考虑要不要接的时候铃声就停止了。

  算了,反正都挂了,我准备放弃的关上手机放在枕头边,没过一会儿,枕头震动了,噢不是手机震动了,我打开一看“慕容祖儿,你找屎啊,我的电话你都敢不接。”

  卧槽什么叫你的电话我不接啊,上面又没有显示“江奕凡混蛋来电”这几个字。

  现在心中有团怒火,如果不发泄出来,估计今晚我会自焚。

  我迅速按下拨号键,电话一接通我没有给江奕凡任何说话的机会。

  “江奕凡卧槽,说话客气点要死啊,你以为你谁啊,给我一个破手机就屌上天了?老娘还不稀罕这个砖头机呢......(此处省略N字)”骂完后我发现我的屌丝精神尽显,心中也舒畅了许多。

  我听着江奕凡不说话,就以为我在这场口水仗胜利了,也不算是口水仗,其实就是一个寂寞女屌丝独恼。

  我喂了几声也没人答应,正准备挂的时候,一个甜美的“亲爱的,有人找你呢。”刹那间让我的世界静止。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晚上我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的节奏。

  我平静的问“你是谁?”电话那头突然笑了起来“晚上都在一起的你觉得能是谁?应该我问你是谁吧。”

  更$新@最快(-上D酷●匠v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森人独孤说:

我真心不会写很黄很暴力的文,求教,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