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冥拔地而起,飞翔天际,速度比起郝涩何止快了百倍,“呼呼”的风声不断从郝涩耳边响起,此风竟然让郝涩都开始站立不稳,忙紧紧抓住小冥的紫色皮毛。

  感受着身边的风,郝涩双眼闪烁着精光,慢慢闭上双眼,平静内心,让心底没有丝毫波澜,身体的纯净让他更容易接近自然,此时这身体纯净的好处就显露了出来,郝涩他的心似乎都和这天空融合般。

  自己此时好像化为只小鸟,飞翔在天空,鸟瞰大地,在这天空上无忧无虑的自由飞翔,身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亲和自然。

  蓝色的天空,无限的美好,郝涩感觉自己化为小鸟飞翔间感受着身边的风,渐渐有所感悟,对于风的了解,在快速的增长。

  风,本无形,也无色,只是通过震动,带起他物,故而让人可以察觉。

  对,就是震动,但凡震动,必定有那虚无缥缈的规律可寻,郝涩慢慢感受着这风,体会它的震动,试图察觉出它内在的规律。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流逝,正沉浸在摸索中的郝涩猛地惊醒,看向四周,发现他处在荒漠之中,四周荒凉一片,好似生机全无。

  郝涩知道这是到地方了,心中暗暗叹息,若是刚才那种状态一直持续下去,或许他可以就此领悟自己的风之意境,但现在寻那灵巫之地要紧,此事只得押后,且他已经进去过那种状态,有了经验,日后再次进入,也会容易几分。

  从多兰戒中唤出南宫天,苗大辉,王梦琪,魏索,王月等人,郝涩和小冥望着这沙漠,向前走去。

  王月看到郝涩身边的王梦琪,脸色颇为复杂,慢慢跟在郝涩的身后,至于王梦琪却是看了眼王月,又看了看郝涩,轻轻一笑,什么也没有问。

  这让郝涩的心中颇为甜蜜,王梦琪和他的默契之爱,让他觉得很轻松,他觉得恋爱原来是这么美好!

  “战天,你可知道这进入灵巫身死之地的方法?”

  “老夫也是不知,只是知道这进入需要南宫天相助才可以。”

  郝涩听此应了一声,带着南宫天开始在四处转悠,毕竟此地是他的出生之地,那么灵巫之地定然不会太远,只是不知进入那里是否需要什么方法开启。

  一个时辰后,正在不断行走间的郝涩一行人突然脚下沙地一阵抖动,接着沙子向地底陷入,郝涩等人忙准备飞起,却不想四周突然一片黑暗,完全被沙子包裹,且郝涩感觉四周在不断震荡,他们好似在快速下落。

  郝涩取出破风刀,对着四周壁障一顿劈砍,溅起无数火花,但这沙壁全身没有丝毫松动,王梦琪也是在攻击几次无果后,郝涩等人背靠背站立防御四周。

  “不必紧张,这沙壁即使是我出手也无法打破,应该就是那灵巫生前布置下的手段,这应该是进入他身死之地的过程!”

  X酷匠:网s首I发

  郝涩等人听到小冥所言,各有所思,都站着观察四周,不过也没有了初始的紧张,都在静静的等待。

  半盏茶后,众人眼前出现眼前出现了光亮,沙壁的沙子慢慢向地下渗入,郝涩见此双眼不禁一缩,这地上可都是石头,沙子竟然全都渗入地下不见,当真是神鬼莫测!

  而后郝涩向着四周一看,发现他们在一处悬崖中部横出的平台上,悬崖下深不见底,郝涩的精神力也探不到底部,神力运转间郝涩再次一惊,他发现此地竟然没法飞行,猛地向悬崖壁上看去。

  只见在悬崖上有十丈大的石洞,旁边竖立着块黑色石碑,上面隐隐间还散发着死气,其上写着一行小字,众人看后不由倒吸口冷气。

  “余天生奇异,左眼可见鬼魂,三岁习巫,历时千年,成灵巫,为巫族万年难见奇才,可恨武修伐我巫族,让我巫族全灭,我也在此身死,我好恨!!!——阙影”

  “各位前来者中定然有妖族,有武修,也有因我而具有巫邪圣体之人,我只想劝告各位一声,进去此地者,九死一生,非灵魂强大者莫入,至于武修么,哼,危险比起旁人更加多十倍!是进是退,各位自己决断,不过尔等若是没有武王的实力,又不想进入此地,就只能在这平台上慢慢修炼了,等达到武王境界,自可离开,至于有没有那样的资质修炼到武王,那就不关我的事了,哈哈……”

  郝涩等人看完这石碑后,不禁面面相窥,满脸复杂之色,没想到还没有进入这阙影的身死之地,就得到了这样的消息。

  这阙影的死亡之地竟然有着颇为大危险,且魂魄越弱,危险越大,这让众人一阵犹豫,毕竟在场之中,也只有郝涩因为有精神力,故而精神力提高中,灵魂也在慢慢变强,其他人没有精神力,就只有通过实力的提高,每次突破境界,才可以增强一些灵魂。

  生命只有一次,进入后或许会得到些宝物,但也应该大多会是巫族之物,冒太大的危险,获得那些虚无缥缈的宝物,明显不值,可不进入么,在此地要修炼到武王境界才可离开,谁知那要多少年,且武王境界此地之人大多连听都没有听过,这样他们怎么修炼。

  再说待在此地,要无时无刻与孤独相伴,一待就是无数年,没人能受得了,人毕竟还是群居动物。

  “小皇子,我们要进去吗?我看还是算了吧,我们就好好的待在此地过完余生吧!”

  苗大辉看到石碑上的小字,面露惧意,看着南宫天问他是否进入。

  “笨蛋,不进去我们待在这吃什么?我们可没有达到武者境界,几天不吃饭就饿死了!”

  南宫天看到苗大辉这么胆小,不禁怒斥道。

  郝涩见此却是一皱眉头,这苗大辉对南宫天那么好,但他却毫不感恩,多半也是无义之人,心中对其已经有些不喜,不过接着摇头一叹,他在多兰戒中曾多次用神力对南宫天洗筋伐髓,且还救过其性命,不管对方会不会感恩,他都已经不会因为对方而来此地心里产生亏欠,这份情已经就此还清,日后他郝涩可谓问心无愧!

  转头一看王梦琪,郝涩和其一笑间拉手踏入,好似出去度蜜月,而非经历生死危机,至于不进入,在此地修炼到武王境界再离开,对郝涩而言,根本就是个笑话,他的性格坚韧无比,怎么可能会因为这危险而退出,王梦琪和他颇有默契,他也知道对方所想,故而没有因为心中担心对方而劝阻。

  在郝涩和王梦琪踏入后,魏索也微笑着跟上,王月则双眼深处透着羡慕之意,思考良久后,也踏入其中,小冥的话,他本位妖族,此地他的实力有最高,可谓是危险最小的一位,自然也是直接进入。

  苗大辉摸摸肚皮,为了不饿死,只有踏入其中,南宫天望着这洞口,眼神闪烁着坚定,毅然踏入,他在先前就知道其练武的希望就在这灵巫之地,故而带着练武的希望,走去洞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