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涩站起身来,推开密室,向外走去,最终测试让他在生死危机间明白武道一途重在本身,外物或许可以带来一时的便利,但对于通往最终之路却是没有多大用处。

  摸摸这不知是何种金属炼制的黝黑大门,郝涩心底非常平静,无一丝波澜。

  他也不知道这是哪里,在他醒来后,就出现在了这里,不过这次没有去问叶战天发生了什么,只是静静的体会。

  在郝涩感悟内心深处那种感觉时候,在后方一道身影显现出来,这人气势内敛,无丝毫外露,好似个凡人般,一身火红长袍,浓眉大眼间隐隐带着几分悲意。

  “孩子,你就是我炎黄的后人吧!”等待良久后,这人才缓缓说道。

  “是”

  郝涩听道这话后,转身看向身后之人,也不惊讶,仔细看了几眼后,开口应了声是。

  “多少年了,这么长时间我们五皇后人中终于出现位通过测试者,不过你的出现,老夫的最后眷恋总算消失了……”

  炎皇手袖一挥,顿时出现一个五彩令牌缓缓向郝涩飘来。

  “这是控制多兰戒的令牌,你用血脉之力便可练化,这多兰戒是我们五位武皇强者全力炼制之物……唉,不多说了,你练化后就会全部明白。”

  长叹一声后,炎皇看着郝涩在握住令牌的瞬间,令牌直接钻入他的体内,才又继续开口说道。

  “这是我当年留下的一道残影,多兰戒有了主人,我马上就要消散了,孩子,不管你能达到什么程度,记住这句话,这天,已经不是原来的天……”

  “一切多多小心,能走多远,就看你自己了……将来如果实力足够,便替老夫报了当年之仇吧!”

  话语落后,炎皇化为无数光点随风而散,郝涩则静静的盘腿坐在地上,开始练化起这块令牌来。

  说是练化,其实完全不受郝涩控制,这令牌自动吸收着郝涩体内精血,慢慢渗透其中。

  或许实力高者练化这令牌并不难,但郝涩体内血脉太过稀薄,实力也没有突破武者,令牌不断吸收间,让他感觉到了晕眩。

  时间慢慢流逝,郝涩直接躺在地上,开始陷入沉睡,体内鲜血减少太多,让他脑袋昏沉,不觉间已经睡着。

  血液的不断减少,渐渐已经到了危险的边缘,毕竟如果没有血液,无论如何也是没办法活命,不过在下降到危险时候,令牌不再吸收鲜血,而是发出五彩光芒,这五彩光芒笼罩下,郝涩可以觉得全身舒坦,当然这必须是郝涩醒着时的感觉,现在他还什么都不知道。

  S1酷Iq匠√$网正?版首u:发EV

  这光芒让郝涩体内的消耗能量的速度变到最小,而且光芒中隐隐还有些物质在慢慢补充郝涩体内所需。

  之后令牌耐心等待,时间慢慢推移,郝涩的体内鲜血再次恢复一些后,令牌继续开始继续吸收起鲜血。

  就这样,每当郝涩体内鲜血到达危险标准时,令牌就不再吸收,而后发出五彩光芒,当郝涩恢复一些后,令牌开始继续吸收。

  时间不断流逝,一年又一年,转眼已经过去三年。

  在这一日,郝涩睁开双眼,脑海中开始涌入股股信息,郝涩静心体会,半响后,才长出口气,站起身来,他终于练化了令牌,可以控制多兰戒。

  这令牌中包含着一些多兰戒的信息,多兰戒为五行域五位武皇强者身前合力炼制,五位武皇分别对应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郝涩便是其中火属性炎皇的后人。

  当年五位武皇实力强大,无形中感悟天道,知道自己将有次重大劫难,于是合力炼制此戒指,且让后人早早离开,寻找处隐蔽之地藏好。

  这五皇死后,血脉被人封印,五皇后人拼命跑出,来到多兰戒所藏之地,而后让人进去测试,但这戒指中的测试多种多样,除了第一关悬崖是一样外,其他测试会根据第一关的表现来安排第二关,之后再继续安排第三关,每人所经历的都不相同。

  五皇后人逃出来的本就不多,在里面又生死了许多,但得到的却大多都是一些普通传承,久而久之,他们进入的次数越来越少。

  之后五皇后人越来越落魄,实力越来越低,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初逃出来的后人早就死亡,故而五家之间也渐渐开始有了矛盾,最后为了争夺独自进入的权利,开始自相残杀。

  这更加减少了可以进入的次数,最后更是完全没有了,这多兰戒已经几千年没有开启了。

  五家血脉无法凑齐,便不能开启此地,这次开启也多亏红洛凭着血蝠一族对血脉的独特感应,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五家后人。

  而郝涩所经历的测试,其实都是对他毅力,战力,和悟性的测试,毕竟五皇留下多兰戒,便是希望培养出一位和他们一样的强者,甚至比他们还要强。

  多兰戒中还有许许多多的传承,有五皇手下大将的,也有平日里收集的,所以若是通过测试,多多少少还会有些收获。

  郝涩静静感悟,知道多兰戒中共分神通殿,藏宝殿,秘法阁,以及最神秘的通神塔。

  这些地方进入的最低标准便是达到武者实力,进入后会经过些考验,得到宝物,如此就可以让郝涩不断进步。

  其实想想也是,若是五皇刚开始就给他太好的宝物,他不仅用不了,还容易惹来祸端。

  郝涩如今还没有突破武者,自然无法去闯这些地方,不过他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在他先前所待的密室中,竟然有着时间法则,郝涩在里面待十天,外界才只过去一天。

  对于这个收获,郝涩自然是大喜,他现在太需要时间了,若是有了时间,他便可以用黑蛇雷强化身体,从而突破武者。

  之后,郝涩开始探查起和他进来的其他人的信息。

  因为可以控制多兰戒,郝涩知道什么传承最近被获得,故而郝涩得知还有六人活着,不过具体是谁,他就不知道了,获得传承之人早就已经离开。

  这六个传承中,有三个颇为不凡,是五族中大将所留,郝涩暗暗将关于这三个传承的信息记下,毕竟日后没准还会有用,说不得获得传承之人以后就是他的敌人。

  回想当初进来如此多人,仅仅是个测试,便身死多半,可见这测试的危险程度,这样郝涩不禁感叹,他经历的三关也是危险重重,最后一关更是完全和实力没有关系,无形中危险最大。

  郝涩控制多兰戒,让他直接来到云梦沼泽中,而后把多兰戒带在手上,在带上的瞬间,多兰戒直接消失不见,但郝涩还是可以感应到它的存在,戒指就在自己的手上。

  郝涩见此,感慨一声,这功能倒是颇为不错,如此的话他以后倒不用担心多兰戒为他惹来祸端,也多亏五皇想的周到。

  查看一下体内,郝涩向着云梦沼泽外飞去,他体内当年白家之毒还没有解除,要不是那令牌散发的光芒十分奇特,压制住了毒性,他恐怕早就身死。

  想想白家所作所为,郝涩日后暗暗决定,自己定要去为当年之事做个了断。

  因此,郝涩决定先去莫干山找到炼制解毒丹的最后一样材料,而后炼制解毒丹,解除体内毒素,然后再准备突破武者境界。

  如此沉思片刻后,郝涩直接飞上天空,向外围飞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长白白腿说:

  终于码完了,那一章已经补上,回想起玩lol的日子,便把这戒指叫这名字了,怀念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