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涩听到叶战天所说,立马明白自己得罪了了不得的人物,没想到自己杀死个普通贪官,竟然也能惹出这种事。

  “这血蝠一族,可以靠血奴观察到血奴所看到的一切,你是蓝伊所说的五皇后人,恐怕对方会不惜一切抓捕你。”

  此时,叶战天已经没有了平日里的轻松笑脸,满脸沉重的再次说道。

  “而且你杀死了蓝伊,身体上会留有少量对方的血腥味,如果是我们自然不会发现什么,但血蝠一族却可以靠这气味根据实力不同,在很远的地方便找到你。”

  “这只血蝠有如此多血奴,实力必定达到了小妖,哪怕就算是一级小妖实力,也可以在千里范围内找到你,所以立刻,马上离开魏国……”

  郝涩听到此处,也是眉头紧紧皱起,自己这次的敌人竟然是小妖强者,他可是深深的记得当日所见猪大岗的强大。

  “那我的父母……”

  “小子,别婆婆妈妈的,没有多少时间了,快快前去莫干山,找到黑曼磷蛇毒,炼制解毒丹摆脱白家控制,从此远离魏国。至于你父母无须担心,这魏国虽然是个小国,但岂能没有武者,魏国皇帝更不会看着自己的国民死去,定会出面斩杀血奴……”

  听到叶战天所说,郝涩内心挣扎一番,只得加快速度向赵国莫干山飞去,现在他即使找到父母,但若是被这血蝠一族抓住,父母也是必死无疑。

  无奈之下,郝涩只得快速向前飞去。

  ……

  半天后,红洛踏天而来,落在天兰郡城外,看到蓝伊的尸体,直接挥手收起,而后又在四周探查一番后,却是露出冷笑。

  “杀我手下大将,又敢杀我血奴,真以为我抓不住你么。”

  说话间红洛币出体内一滴血液,顿时这滴血液发出淡淡红光漂在身前。

  而后红洛双手掐决不断发出道道法决,最后猛的用这滴血液往自己眼中一抹,瞬间红洛双眼中发出阵阵红光。

  同时,魏国中无数血奴此时也是双眼突然发出阵阵红光,开始四处走动查找。

  半盏茶后,红洛大笑而起,向着天兰郡南方飞去。

  “南方外五万里,哈哈,看你这次往哪里逃……”

  ……

  同一时间,白家大殿中,白雄满脸严肃的听着下人的禀报。

  半响后,白雄才听完这下人所说,双手不由间轻轻抖动。

  “如此的话,魏国各个大小城池都出现了变异人,至今还未被压制,官兵死伤无数,是这样吗?”

  “是,属下所言千真万确!”

  再次的到确认后,白雄再也忍不住,满脸红光间大笑起来。

  “哈哈……先祖显灵啊!数百年了,我白家终于有机会重新夺回自己的国土……”

  “魏真,我看你这次如何抵挡我白家复国,传令下去,弑魏计划启动,给我攻打途华郡,让国师联系赵国,攻打魏国边关!”

  “是”

  众人应了声是后,都快速下去忙碌起来。

  在这一天时间内,血魂杀手如同疯了般,不顾城池内的血奴危险,进入城池刺杀各大军中将领,一位位军中高官被杀。

  而后打着白字旗号的军队开始在魏国出现,这军队足足有四十多万,所到之处,魏国军队成摧枯拉朽之势,无数城池开城投降。

  高官被刺杀,又收买了许多城中贪官,更有变异人搞的人心惶惶,士兵们往往妻离子散,无心抵挡白家军队,往往军队还没有到达,魏国士兵便开始准备投降之事。

  不过为了稳定民心,白家军队清理城中内在的血奴倒是发生了死伤,且死伤是攻城的十多倍,这不得不说是个严重的讽刺。

  白家军队清楚城内变异人,使得百姓解除危险,一时间白家民心所向,无数百姓参军,让白家军队气势如虹,快速传遍整个魏国。

  ……

  沌水郡,魏国皇都所在之地,在气势磅礴的皇宫中。

  “啪”

  一个名贵花瓶被狠狠的摔打在地。

  “你们这群废物,饭桶,朕养你们这么多年,竟然消灭群变异人都这么慢,如今更是告诉朕白家造反,都给朕滚出去,滚出去!”

  一位身穿龙袍,长的微胖的中年人不断摔打着房中摆设,此人正是魏国皇帝魏真。

  下人们见此,都赶紧弯腰离开房间,看到众人都退出房间,魏真才好像脱力般坐到在地,心神恍惚间不由低声喃喃。

  “不到一天时间,便丢失了快一郡之地,那可是整整一郡啊!就这样丢失了,如今内有变异人和白家危险,外有赵国来犯,更有其他诸国虎视眈眈,难道朕的江山真的到头了么……”

  “不行,朕的好日子还没有过够,朕还要当皇帝……找老祖宗,对找老祖宗,他老人家一定有办法……”

  魏真忙从地上爬起,快速夺门而出,直接向着皇宫后方的园林内跑去,之后在座假山前停下,在一处轻轻敲击几下,而后握住块凸起用力转动,顿时假山在“轰轰”声中移动到一旁,而假山刚才的位置,一条通向地底的阶梯显露出来。

  魏真见此,忙迈步走入,在阶梯下方,修建的颇为豪华,灯火通明间照耀清楚四周景象。

  对这些景象,魏真毫不留意,轻车熟路的向里面走出,穿过几个房间后在一个紧闭的门前止住身形。

  “老祖宗,魏真有事求见!”

  “哦,是真儿啊,进来吧!”一声苍老的声音从门内传出,而后挡在魏真身前的房门直接自动打开。

  魏真走进后看到一位全身青衣的枯瘦老者盘腿坐在薄毯之上,苍老的容颜无法遮住他那炯炯有神的目光,魏真见到此人的瞬间,赶紧跪倒在地,他知道这就是自己的老祖宗魏冉。

  自己的老祖宗可不仅治国安邦之策高明,武力更是在魏家无人能及,因此声望极高,若是他老人家不喜自己,那么一句话便可以让自己的皇位换人。

  “真儿,有什么事,说吧!”

  魏真咬咬牙,想想自己现在不说,日后老祖宗知道后的下场更惨,因此胆战心惊断断续续的将魏国现在所要面对的危机告诉了魏冉。

  “啪”的一声,魏真被一个耳光打的摔倒在地,右脸高高肿起。

  “废物,我魏家几百年的基业,就差点败在你这废物收上!”

  魏冉指着魏真凶狠狠的骂道,接着似乎决定什么般直接向外走去。

  “从今日起,所以朝政都由我来处理!”

  魏真忙掉头应是,看着走出去的魏冉,擦擦头上虚汗,他竟然有了几分解脱之意。

  御书房中,魏冉静静听完属下的禀报后,陷入沉思之中,半响后才双眼闪烁间开口说道。

  “马上调集各郡高手,清除沌水郡周围四郡的变异人,而后安抚民心,进行坚守城池,另外暗中偷偷将小皇子们送出魏国,到达安全之地。”

  “是”

  下人应了声是后,赶忙退下去办理魏冉的吩咐。

  “至于白家么,老夫亲自出马,将你白家一族杀光,看你还如何来攻打我魏家的江山……”

  魏冉低声喃喃间打开房门,直接向门外飞去。

  ……

  再说另一边,郝涩因为全国各地都是血奴的情况下,而又从王梦琪处得到了红鲸果,无奈下只得带着她一块逃跑。

  在路过块小山村时,当地还没有受到血奴侵袭,郝涩询问王梦琪是否愿意留在此地,且说明了跟随他的危险。

  但王梦琪死活都要跟着郝涩,一符怎么都不愿意放弃的模样,看着王梦琪眼中那别样的目光,郝涩心中叹息一声,只得带着她一起赶路,毕竟对方刚刚才帮助过自己。

  在距离天兰郡八万里左右时,郝涩已经感觉到有些劳累,快速赶了差不多一天的路让他也很是吃不消。

  酷匠R网f首发)9

  查探此地乃途华郡郡城几百里外,且这途华郡如今已经被白家占领后,郝涩便找了处隐秘之地准备休息,对白家会造反的事情,他并不惊讶,毕竟俩年多偷听到他们密谈实在太多。

  而且还得知他们上次抓捕自己时,本来准备实行雏鹰计划,抓捕俩军中资质较好之辈,可最后为了抓捕自己,竟然直接放弃了那计划。

  郝涩无奈苦笑一声,刚坐在地上,脑海中立马响起叶战天的声音。

  “快点准备迎战,血蝠一族之妖已经追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长白白腿说:

感谢“XeJay”,“尘埃”二人的打赏,特此加更一章,以表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