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战天听到郝涩说出这么一句话,异样的看了眼郝涩。

  “啧啧,小子,不错么,竟然说出这么有内涵的话,你说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郝涩听此,嘴角露出几分笑意,这话也是他在前世中所听,此时用来形容武皇强者,倒是刚刚好。

  “战天,我还听我爹说什么五行域和战国域,这些指的是什么?”

  “小子,这些都是些域名,要知道风武大陆实在太大,人们就把他分为九九八十一域,每域根据里面强者多少,要进行排名,这五行域排在中上游,而战国域排在末流,且每个域都实在太大,远远不是你现在可以接触的,日后你若遇到相关事情,老夫再替你解说不迟。”

  ◎_酷m匠$网K永|久免5费zB看‘小{说*P

  郝涩点了点头,他也知道自己待在魏国这个小地方,见识实在少的可怜,多亏遇到了叶战天,才让他有机会知道这些事情。

  一路上,郝涩和叶战天在脑海中不断交流,偶尔累了后便找地方休息,顺便也开始修炼《金闪死牢》。

  这《金闪死牢》的练习方法为不断控制精神力,依靠特定的波动,在发出的瞬间在对方身体外围形成层金色壁障,同时精神力进去对方身体,牢牢的控制住,使其无法动弹。

  就这样虽然赶路的速度不快,但郝涩对这《金闪死牢》也算是初步了解,转眼间,郝涩已经赶了三天路程。

  这天,他终于来到了天兰郡,走在行人熙熙攘攘的街上,郝涩心中此时却出奇的体现出几分宁静。

  在街上迈步行走,看着路边各种小贩和修炼的颇为精致的商铺,郝涩的人越加的宁静,不觉间,郝涩走过条条街头。

  突然,郝涩被前方围住的人群吸引了注意力,精神力探查进去,片刻间便明白事情始末,也不急着赶路,开始满有兴趣的查看事情进展起来。

  在人群中,一位十二三岁的少女秀眉紧缩,这少女长的清艳脱俗,皮肤若羊脂暖玉般光滑无比,一身青色长衫更显得风姿卓越,把诱人的身材完好的显现出来。此时这少女盯着眼前的少年,美目中满是怒火。

  “拓正,我告诉你,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是死也不会嫁给你的!”

  对面的少年拓正,长得虽然不算帅,但也还不算丑,属于普通类型,但他最大的不足是个子不到一米,是个十足的侏儒,也难怪少女看不上他。

  “王梦琪,别给脸不要脸,如今你那得意师傅也死了,嘎嘎,还有谁为你出头,你既然敢这么说,今天老子就把你抓回去生米煮熟饭,到时看你还不从……”

  被叫做王梦琪的女孩没有想到对方光天化日之下便敢动手,看到拓正身后俩名护卫已经向她围来,不由心中大急,露出几分慌乱之色。

  自己虽然这些年刻苦努力成为武徒五重实力,对付只有武徒四重的草包拓正自然没有问题,但保护他的俩位武徒六重护卫自己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是对手。

  俩位护卫直接向王梦琪走去,顿时间看热闹的众人忙向后退去,场上只有郝涩没有退后,双手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他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王梦琪正是和自己一起进行资质测试,被测为上等资质的天才女孩,当时可是在十里八乡的轰动一时,听说进入天兰郡武术学院,如此想来此人是自己所想之人的可能性更大。

  摇了摇头,郝涩准备转身离去,不管对方是不是自己所想的王梦琪,都和他没有半分关系,如今他可不想多管闲事。

  王梦琪看到郝涩没有随着众人退后,眼神中露出几分感激,看着郝涩的面貌,感觉有些眼熟,可一时却怎么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此人。

  转眼看到对方准备转身离去,王梦琪眼神一暗,心中嘲笑声自己想的太好了,那拓正父亲拓思可是武徒八重实力,寻常人怎么可能会出面帮助自己。

  “臭小子,你这是想逃跑吗?敢管老子的闲事,我让你……”

  郝涩猛的转身,双眼冷冷的望向拓正,心中泛起丝杀机。

  拓正被郝涩那冷冽的目光看的不由一愣,连狠话都只说出一半,他本来见这小子没有向其他人那样后退,心中有些不爽。

  又观察到王梦琪盯着郝涩看,一时间心中醋意大发,郝涩比起他来,要好看的太多,便决定让郝涩永远从这个世上消失。

  而且自己刚刚还被对方的眼神吓住,这让反应过来的拓正更加恼羞成怒,心胸狭窄的他此时对郝涩已经恨急,对着身边的俩位护卫狠狠地说了句。

  “给我把他捉住,折磨致死!”

  “是”俩位护卫应了声是,向着郝涩走来。

  郝涩眉头一皱间便准备出手,不想此时一道倩影突然挡在他的身前,急急说道。

  “快走,他们的目标是我,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拓正听到王梦琪所言,心中恨意更甚。

  “别慢吞吞的,给我马上活剥了……”

  下一刻,拓正却是怎么也说不下去,满脸惊恐的看着郝涩,吓的直接坐到在地。

  郝涩挥手间扔掉手中抓着的二人,如今他对付武徒六重实力的人实在是很简单,刚才他精神力密布全身,速度大涨间俩个闪动便握住俩位护卫脖颈,直接捏碎。

  王梦琪看到郝涩一招便击杀了俩个护卫,惊讶的用柔嫩的秀手按住张开的小嘴。

  “嗒吧,嗒吧”

  郝涩一步步走向拓正,如同索命的死神般,吓得拓正不断向后方爬去。

  “不要杀我,我可是拓家的小少爷……你们谁帮我挡住此人,我爹定会重重感谢……”

  旁边看热闹的众人早在郝涩杀死护卫时,便都知道事情已经闹大,全都远远退来,此时听到拓正所说,更是躲得要多远有多远,这拓正平时里仗着他爹欺男霸女,如今有这下场,他们拍手叫好都来不及,又有谁上去帮其。

  “不要杀我……”

  在拓正求饶声中,郝涩直接踢碎对方头颅,他可以发现对方眼中的恨意,心中明白这次放过对方,恐怕前脚刚走,后脚对方就会叫人来报复自己。

  “走吧!”

  走到王梦琪身边,郝涩说了句后,转身向着前方走去。

  “哦”

  王梦琪哦的应了一声,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和自己一般大的少年竟然会直接杀了拓正,知道事情已经闹大,忙迈步跟在郝涩身后。

  半响后,王梦琪在城内家酒楼中扑闪扑闪着大眼睛看着郝涩。

  “那拓正的父亲拓思可是武徒八重实力,你一点也不担心吗?”

  “拓思?”郝涩听此一怔,接着露出几分笑意,没想到世间竟然真有如此巧的事情,他在血魂中领取的任务便是击杀拓思,本来他金子自己足够,时间也比较紧张,便准备不完成这个任务,可结果……

  “今晚我就去杀了那拓思,你给我地址就好。”

  “额?”王梦琪听此心中惊讶异常,那可是武徒八重实力的强者,对付好似完全不放在眼中,而且他的年纪还和自己一般大……

  “谢谢你今日的相救,还不知恩公的名字是?”王梦琪看着郝涩,略微思考片刻后开口说道。

  “郝涩”

  “郝涩?敢问可是青桐县郝家村的郝涩?”

  郝涩听此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同时看向对方,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好像认识自己的模样。

  “这样就不会错了,我是当年和你一起资质测试的王梦琪,没想到会在今日在这等情况下相遇。”

  回想当年资质测试时,那道自在洒脱的身影,王梦琪隐隐间透出回忆之色,当年郝涩不似其他孩子那般紧张,可是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可是记得自己当时是多么的紧张。

  时隔七年,再次相遇,王梦琪的心中除了对郝涩的实力颇为惊讶外,美目中还透露着其他的神采。

  “那郝……郝大哥是常住在这天兰郡,还是……”

  “我是来这购买红鲸果,你可知道什么地方出售此物?”郝涩灵机一动,要知道这红鲸果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需要多加打探,且凭着运气,方有可能买到。

  “红鲸果?此物虽然十分稀少,但武术学院藏宝阁中却是有的,只是此物十分珍贵……”

  王梦琪听到红鲸果再次一惊,这红鲸果的珍贵她可是明白的,眼前的郝涩让她感觉难以看透,就像面对长辈般,不过如此倒是更加提起了她的几分兴趣。

  “钱我已经准备好了,那就要麻烦你了,今晚我去杀那拓思,你去购买红鲸果,之后我们在城外五十里处的枫林坡碰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