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涩看了眼朱建的尸体,挥手间收起对方人头,转身向着门外走去,对方欺辱自己父母三年,死不足惜。

  “小子,杀吧!杀吧!不过你在对方临死前还要骗对方一下,哈哈……他可没有机会去下面,他的魂魄早被魂石吸收了……”

  听着脑海中叶战天的声音,郝涩没有多想,出了阁楼后直接向着四周逃跑众人追杀而去,更是精神力向着四周散去,无论对方躲在什么角落,郝涩都找出来击杀。

  一条条生命的收割,一颗颗人头的斩落,郝涩都直接收起,只有不断的斩杀才能发泄他的怒火,朱建敢折磨自己的父母,那么他就让朱家所有人都陪葬。

  毕竟自己日后不在父母身边的时间定然很多,若是不杀的旁人胆寒,那还真以为郝家是软柿子。

  挥刀将跑出三条街的俩人斩杀后,郝涩砍下这二人脑袋,回到朱家门前,右手挥动间不断将乾坤珠中人头堆在门前,摆成座高高的人头塔。

  朱家一千多人,全部被郝涩斩杀,将人头堆成塔形,最上方朱大春那满脸痛苦的表情依然还是那么清晰。

  一千多颗人头堆积而成的人头塔,散发着浓浓的煞气,若是常人看到,绝对会被吓破胆。

  之后,郝涩将朱家的钱财搜刮一番,收起魏索,和郝大宝缓缓升向天空,如今他要用钱买药,这朱家的钱财也不是笔小数目,郝涩自然收下。

  “青桐县的人的听着,谁再敢欺负郝家村的郝大宝,朱家的下场便是你们的先例!”

  郝涩大喝一声,精神力覆盖其上,声音惊雷炸响般传遍全城,更是由于精神力的作用,让闻着不由间生出股股冷意。

  下一刻,郝涩和郝大宝化为俩道残影向着郝家村飞去。

  在青桐县南部位置,一位鼻子高高翘起的中年人站在屋顶,默默的注视着刚才的一幕,看到郝涩飞走后,才叹息一声。

  “狄大人,这郝涩直接灭了朱家,我们要不要出面?”在此人身后一位全身粉衣女子柔声问道。

  “哎,怎么管?对方多半是武者实力,就我这青桐县县令,怎么能惹得起对方。再说我狄青又不傻,干嘛为了朱家去招惹一位武者呢!”

  这狄青说到最后苦笑一声,望着天空良久,才继续开口说道。

  “梅儿,去准备继续,明天我就去郝家村拜访这位强者,虽然这只是锦上添花,但总比没有强。”

  叫做梅儿的粉衣女子应了声是,跃下屋顶向黑暗中走去。

  在郝涩离开青桐县足足有俩个时辰,才有人慢慢来到朱家查探,可看到郝涩堆起的人头塔,立马大惊失色,慌慌张张的跑回向各家主子禀报。

  之后又陆续有几波人来此查探,但全都大惊下慌张离去。

  一时间,郝涩之名如阵风般传便青桐县的大街小巷,青桐县中各个大小家族都快速开始准备礼物,等着第二天去拜访郝涩。

  甚至有些人为了早些到达,半夜三更便开始动身,为的就是让郝涩可以早点看到自己,让他的面孔在郝涩脑海中印象可以深一些。

  而和郝涩家沾那么点亲戚关系的,此时都是大喜下,快速向郝家村奔去。

  郝涩和郝大宝回到家中,一家人坐在桌前,高高兴兴的吃饭聊天,郝涩对着二老述说着自己的经历,一些危险部分,自然直接省略,而自己中毒被白家控制的事情也是瞒下。

  即使这样,郝大宝夫妇听的也是胆战心惊,听着郝涩述说,他们可以感觉到儿子所经历事情的危险。

  就这样,三人长谈到黎明时分,才沉沉睡下。

  第二天,青桐县内凡是有点头脸的人物,都跑到郝涩家来拜访,而且那些平时里不来往的亲戚朋友,此时也好像是什么生死之交般,脸上堆满笑容,一个劲的陪着郝大宝说笑着。

  郝大宝看到如此多大人物来拜访,忙在村内摆下几百桌酒席,村民们此时都开始帮忙,一时间,郝家村再次热闹非凡。

  郝大宝也带着郝涩挨个介绍,每到一位前,便介绍一番,毕竟他在这郝家村住了几十年,对青桐县的了解比起郝涩要强很多。

  “涩娃,这是你三老舅,当年他可没少帮助咱们家,日后你三老舅家有难,定要好好帮助。”

  在郝大宝面前,一位长得微胖的花甲老人,眉开眼笑看着郝涩。

  “这就是郝涩啊,当年我就说过,这孩子绝对有出息,现在看吧!这孩子就是不凡……”

  说笑间郝大宝拉着郝涩继续向下一位来拜访的人走去,在走出段距离后,郝大宝偷偷对郝涩说了句。

  “涩娃啊!刚才那个老东西可不是好玩意,当年你脑子反应慢,这老东西没少欺负咱们家……”

  郝涩听到此处,眼中闪过道寒光,拳头握紧便准备出手,郝大宝忙赶紧将他暗暗拉住。

  “涩娃,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唉……你记住,这人情啊!就是这么回事……”

  郝涩听着郝大宝叹息后说出的话,隐隐间若有所思,这时已经走到另外一位亲戚面前,郝涩忙将这句话深深的记在脑海。

  而王金莲那边也被大堆妇人围住,一个劲的夸奖着郝涩,说笑间都以王金莲为主。

  “大姐啊,你看你们家郝涩多有出息,我家那小子如果有你们家半分厉害,我就烧高香了……”

  “你这是啥话,如今大姐的娃已经是武者了,那飞天入地,无所不能,怎么是我们家的孩子可比的……”

  “是是是……你说的对……”

  “大姐你可真有福气,有这么个好儿子,不过我发现你家儿子还单身,让他娶了我闺女怎么样……”

  “秀秀,快来……大姐,这就是我家闺女秀秀,我不求成为郝涩的正妻,只要当个小妾就好……”

  王金莲看着面前这位颇有几分姿色的少女,一时间心中开心无比,眼睛中充满神采,比起原来好像更漂亮了许多。

  随着父亲介绍完亲戚后,再次介绍青桐县中的权势,因为大家都没有精神力,无法查探郝涩实力,只能隐隐间通过气息判断。

  而郝涩的气息在精神力的掩饰下,深沉如同无边大海般,让这些人再不敢怀疑。

  其中也不是没有人怀疑过郝涩是具有精神力,但在周边几个国家中,拥有精神力者十分稀少,而且因为没有人传授,往往连识海都无法开辟,攻击力实在有限,但郝涩那日可是灭了朱家,自然让他们舍弃了这个想法。

  E更Y\新最快上酷d匠T;网¤

  “郝涩兄,放心吧!日后若是有什么事,尽管告诉我狄青,我定会鼎力相助!”狄青一口喝下一大碗酒,双臂一扬,说出如此仗义之言,但乘郝涩低头的瞬间,眼中却是闪过另类的光芒。

  具有精神力的郝涩自然将这狄青的表情完全“看”到,心中暗暗将此人面貌记下后,不露声色的喝下碗酒后向着旁边另一桌走去。

  望着母亲那甜蜜高兴的笑容,父亲此时那笔直的腰杆,郝涩也不由间露出笑意。

  就这样,接下来的三天,郝家村每天都摆下几百桌酒席,以招待拜访来人,而郝涩之名更是传遍了青桐县,并且以不减的速度向着青桐县周围传去。

  在青桐县周围几个县城的权贵人家,早已经来拜访过郝涩,而离的远的,也是在得到消息后,立马动身往郝家村赶来。

  晚上深夜,郝涩独自坐在自家屋顶,望着天空群星闪烁,脑海中回放这三天的经历。

  因为他具有精神力,所以探查到了许多别人自认为隐蔽的表情,再想想自己没有回来前自己家的遭遇,不由间心中有些惆怅。

  “人情冷暖……不外如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