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后,魏国某个城池街道上,此时已经是夜深人静,没有白日的喧哗热闹,冷冽的寒风吹在官田身上,全身锦衣随着寒风不断“哗哗”作响。

  官田一双小眼睛眯起来盯着在他十丈外的人影,心中生出狠意。

  “官田,武徒六重实力,魏国武将,悬赏黄金百两!”一个全身黑衣,头带黑色面具的男子慢慢说道。

  “现在我要出手了,你可准备好了?”

  “嘿嘿,什么时候血魂的杀手开始不偷袭,光明正大的决斗了?”官田看着眼前之人,心中对其不是那么担心。

  “不过,有人竟然在杀手组织中下了任务,我到底得罪了谁,此事定要快点查清楚!”官田心中暗暗想着。

  血魂组织,神秘莫测,世人对其了解稀少,这组织杀手分三个等级,天级杀手,地级杀手,人级杀手,根据等级不同,所戴面具分为血色,紫色,黑色。

  当可以杀死武徒六重的高手时,便可以从人级杀手晋升地级杀手,获得紫色面具,当可以杀死武徒八重实力的强者时,便可以晋级天级杀手,获得血色面具。

  魏国武徒八重以上的强者加起来也就差不多一百位,这血魂组织中天级杀手数目差不多就有三十位,这就是血魂组织,一个根深蒂固,传承数百年,让人闻之变色的恐怖组织。

  “眼前这杀手还是黑色面具,只是人级杀手,没准实力才刚刚达到武徒六重,想晋升等级,便来杀我完成任务,可是有那么简单吗?”官田心中冷笑。

  “官田,准备好了吗?我可要开始了哦!”那带着黑色面具的男子淡淡说道。

  “可惜,可惜……你身为杀手,若是躲在暗处偷袭,还真有希望成功,可你跑出来可我正面对抗,那结果只有死路一条,啧啧……我现在就送你下地狱!”官田看着面前带着黑色面具男子,眼露凶光。

  “哼”带着黑色面具的男子一声冷哼,右脚踏地间向官田冲来,同时一拳击出。

  “好快的速度,可是这还不够!”官田心中暗惊,握拳相击。

  “啊!”

  俩拳相撞的瞬间,官田一声惨叫,右臂以诡异的角度弯曲,明显已经断了,同时受对方巨力之下,不由间向后方退去。

  “好可怕的力气,他力量怎么这么大?难道他是武徒七重……不行,看来只有出绝招了,虽然因此会灵魂受损,但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官田看到带着黑色面具的男子再次向他攻来,脸上渗出冷汗,左臂用力一拍额头,吐出大口鲜血,这些鲜血散发着波动向前面射去。

  “嗜血术!”

  鲜血离口瞬间,官田精神萎靡,满脸疲惫之色。

  “嗯?”感受着鲜血中的波动,带着黑色面具男子惊疑一声,接着心中暗念。

  “摄神术!”

  顿时无数银针般的精神力从带着黑色面具男子的头部发出,散发着比鲜血强大百倍的波动,直接穿过鲜血,射去官田脑中。

  “啊……”一声声惨叫传出,官田在地上不断翻滚,带着黑色面具的男子上前砍下官田脑袋,装入木箱子中收起。

  之后,这男子取下面具,全身骨头不断涌动,片刻间从一米九的大汉变为一米八的少年,看模样正是郝涩。

  “这血魂组织内《易筋换骨功》倒是颇为神奇,现在可以回去交任务了!”郝涩直接精神力密布全身,向着城外飞去。

  “不过那官田明明没有精神力,却可以发出附有精神力的攻击,还真是神奇,不过这方法对我没用,不管他了,回去交任务,得到赏金,继续下一个目标!”

  “小子,你现在的实力,这摄神术出其不意之下足以杀死武徒八重高手,为何还要杀这种小角色浪费时间,快快赚够金子,炼制解毒丹才是正是!”叶战天在其脑海中说道。

  郝涩听此苦笑一声,这血魂组织里面的成员,都是白家抓捕来的人,但白家或许是为了让杀手们更加勤快的接任务,没有将赏金全部吞吃,而是对半分,也就是完成任务只可以得到赏金的一半。

  这一个月来,郝涩在杀手组织中取名黑夜,不断找些贪官污吏或大奸大恶之人为任务目标。如此一来可以赚钱,二来可以锻炼自己的实战经验,三来还可以杀掉一些人渣,为名除害。

  但这样一来,可以接取的任务自然大大缩水,往往好几天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任务,让叶战天对此很是不满意,以他的话来说,习武之人本就是打打杀杀,可以让自己多获的好处,多杀几个人又如何。

  有些习武者可是以杀人为乐,每日都将人折磨致死,从而使自己身上覆盖死者对其的怨气,与人对战时,怨气一出,往往就动人心神,那才是厉害无比。

  但郝涩出道至今,所杀之人大都是对方来找他麻烦,或者是大奸大恶之徒,让他因为自己的一点私心,去杀害善良之人,说实话,他做不到。

  说他傻也吧!他就是这样,虽然对世间的尔虞我诈,卑鄙无耻早已看破,但内心深处还是带着些小正义。

  摸出块紫色面具,郝涩带在头上,身体变化间成为一驼背老者,落在地上,向着血魂组织分部走去。

  “你小子,可真够无耻的,明明早就晋升为地级杀手,但每次出去完任务时还都带着那块黑色面具,真是……”叶战天对郝涩每次利用这点让目标失去防备心里,觉得有些卑鄙。

  “嘿嘿,他们都是恶人,我这样也没有什么,再说了,卑鄙这个词我记得在一个国家可是和宝贝儿是一个意思。”郝涩想起自己前世总要学习那些鸟语,心中狠狠咒骂了句。

  “什么?还有这么恶心的国家?他们怎么可以以耻为荣,这国家真是太……小子,快点提升实力,以后我们去灭国,干他娘的,老夫最见不得这种可恶的国家!”叶战天听到竟然有这种国家,心中觉得一阵恶心,决定日后去灭了这国家。

  郝涩心中想着前世自己被币着学那国家的语言,听到叶战天这样说,心中暗笑,在脑海中说笑着向前面建筑走入。

  进入后里面光线十分暗淡,杀手大多都是十分冷淡,故而都是接取任务后便离开,因此里面人并不多。

  在建筑正中央有些一个大大的血字,写的霸气侧漏,威武不凡,在下边便是个柜台,一位漂亮的小姑娘站在里面正在登记些什么。

  郝涩取出木箱,“咚”的一声放在柜台上。

  更新#'最O快…f上l酷sD匠网

  小姑娘快速查看后恭敬的说道:“您好,黑夜先生,这官田的赏金是一百两,给你五十两,请黑夜先生查收。”

  “哦!”郝涩以苍老嘶哑的声音说了句,挥手间将金子收起。

  “把任务列表拿出来让我看看!”

  “好的,请稍等?”小姑娘把装官田人头的木箱放入柜台下,从旁边书架上找到一块金色绸缎。

  郝涩看着绸缎上的一个个名字和介绍,心中默默计算。

  “嗯?天兰郡,没想到竟然遇到了离家这么近的任务,倒可以借此机会偷偷回家看爹娘一眼。”郝涩心中如此想着,直接开口说道。

  “第五百八十三号任务。”

  “好,这任务被黑夜先生所接,限时一个月,不然便算是失败。”小姑娘快速将接取任务的手续办理好后,看着郝涩走出门外后,低声喃喃自语。

  “这个黑夜真有意思,别的杀手大多都是将自己变的帅气,可他却把自己变的这么丑,这么老……呵呵,成为杀手怎么可能活到那么大的年纪!”

  在门外走出不远的郝涩用精神力自是将这一切听到,咧嘴一笑。

  “成为杀手便不可能活这么老,应该只是指血魂里的杀手吧!”

  他知道这小姑娘的意思是,白家的毒药虽然每月给一次解药,但是因为在少年时就被抓,故而毒性随着时间慢慢加深,几十年后便连解药都无法压制,必死无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长白白腿说:

加更第五章,今天更了七章,差不多俩万字了,还是那句话,求撸撸和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