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妖看到郝涩向着寒冰陀莲奔去,完全不顾汪含烟的攻击,直接一口向着汪含烟咬下。

  “嗤”

  三尺小剑深深刺入蛇妖七寸处,更是瞬间在伤口四周寒冰遍布,汪含烟右拳一击小剑尾部后,侧身向旁边闪躲。

  但蛇妖凭着俩败具伤,岂是那么容易躲过,长长的毒牙带起呼呼风声,化为一道残影从汪含烟身上划过。

  顿时汪含烟身上出现一道寸许深的伤口,马上黑气遍布,弥散全身。

  立马取出颗解毒丹吞服而下,汪含烟看看身旁的波动若有所思,之后眼中厉色闪烁,双手一拉间,一杆巨大冰枪出现在手中。

  “寒冰破”

  娇喝一声,冰枪携雷霆之势,划过天空,直接在蛇妖七寸处横穿而过,更是长长的枪头钉死在地上。

  郝涩看到此处,再不犹豫,向叶战天问清楚采取寒冰陀莲方法后,几个跳跃来到其旁,取出一长条玉块,将其隔断存在玉盒中,向着汪含烟跑去。

  这寒冰陀莲颇为神奇,不可用其他方法采取,只有玉器斩断,方可保存,若是用刀斩断,顷刻间便会化为毒水。

  汪含烟落在地上,哇呕一声吐出一大口血液,马上盘坐在地,服下几颗疗伤丹药,快速练化起来,显然这寒冰破她虽可以施展,但也很是勉强。

  郝涩看到对方疗伤,精神力在其身上探查一番后,感受她体内那巨大的力量,赶紧打消了乘其受伤而砍死对方的冲动。

  之后郝涩取出自己霸气的破风刀,警惕的看着周围,摆出为对方护法的样子,心中却是盘算着要不要乘现在逃离此地,离开对方身边。

  若是逃跑,担心对方含怒追上自己,且其还说要和自己的恩怨一笔勾销,可不跑又怕对方言而无信。

  不待郝涩继续纠结,一刻钟后,汪含烟已经练化完毕,虽然吃下了疗伤丹药,但秀眉间隐隐的几丝黑气,透露着对方现在体内还有蛇妖剧毒。

  “周大柱,走吧,快些离开此地!”汪含烟接过装着寒冰陀莲的玉盒后,站起身来,取出小剑和蛇妖妖丹后,向前走去。

  郝涩“哦”的应了声,跟在后面行走,但刚走出不远,郝涩忙高高跃起,躲在汪含烟身后。

  只见郝涩刚才站立之地,一张血盆大口从地下冲出,之后一只六十丈长的鳄鱼妖兽爬出,向着郝涩二人扑来。

  郝涩忙看向汪含烟,等着对方出手,却不想对方也向他看来,更是瞬间躲在他的身后。

  “我体内神力要压制毒素,实力无法发挥出来,这出去之路只能靠你了!”

  郝涩听着身后那道美妙动听的声音,可此时却是怎么也不觉得好听,无奈下只得一搏,取出破风刀,高高跃起,向着鳄鱼妖兽斩去。

  ☆\酷匠网永}●久◇:免@~费看小说◎

  下一刻,郝涩直接倒飞回来,半边身子都砸进沼泽里,忙挣扎着爬出。

  “叶前辈,快附在我身上吧!这只六级妖兽太强悍了!”

  “笨蛋,小子,只不过是只普通的六级妖兽便想让老夫出马,以后老夫还不累死?”叶战天在脑海中听到郝涩所说,显然有几分怒意。

  “武道一途,便要遇强则强,迎难而上,你这样下去一辈子也别想突破武者境界,成为真正的武者!”

  “嗡”郝涩听到此言,瞬间惊醒,自己的确是太过依靠叶战天了,这样下去心态不正,如何还能突破。

  用力一握破风刀,这时郝涩眼中似乎也闪过几道光辉。

  “遇强则强,迎难而上!”

  低声喃喃间,郝涩直接踏地,向着鳄鱼妖兽冲去,就算它是六级妖兽又如何,往日里被同阶压制的苦楚,被强者追杀的无奈,在这瞬间爆发了!

  练武之心,郝涩无疑十分坚定,若是日后心中留有魔障,无法突破,那他宁愿死!

  “奔雷一击”

  风云步运转间,破风刀如奔雷般,化为一道残影砍在鳄鱼妖兽身上。

  “砰”的一声巨响,郝涩全力一刀,竟然只在鳞片上砍下几道白印,对这妖兽强大防御力,郝涩心中暗惊。

  鳄鱼妖兽在郝涩击中它的瞬间,张开血盆大口向郝涩咬来,显然郝涩一刀虽未让它受伤,却是有着几分疼痛。

  郝涩见此,双眼紧紧的盯着那张血盆大口,自知无法闪躲,现在唯有一搏!

  在血盆大口咬下的瞬间,郝涩右脚用力,踏地间高高跃起,含怒向着口中牙齿斩去。

  “暴龙牙”

  下一刻,破风刀狠狠的砍在牙齿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郝涩借反弹之力向上跃起,之后在鳄鱼妖兽闭口的瞬间落在上面。

  这暴龙牙正是离刀斩中力量最大的一招,虽然速度比较慢,但却是可以调动郝涩全身十二分力量。

  而之所以攻击牙齿,是因为郝涩知道生灵的牙齿是外露部位中神经最多的地方,自己一斩虽不会让妖兽受伤,却可以让对方神经敏感间靠本能而合住嘴巴,从而躲过其扑杀。

  “诶,小子,没想到你也知道这铁甲鳄的弱点,到真是意外。”叶战天看到郝涩站在对方合住的嘴上,满脸意外之色。

  “什么弱点?这妖兽叫铁甲鳄?”郝涩双眼看着铁甲鳄,快速的在脑海回了句。

  “哼,我就说么,原来是你小子瞎猫碰到死耗子……不过既然如此,老夫也就将这妖兽的弱点告诉你吧!”

  叶战天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顿了顿后继续在郝涩脑海中说道。

  “这铁甲鳄防御惊人,鳞片覆盖全身,但最厉害还是它那张大嘴,咬合力大的可怕。不过它的弱点也恰恰在它的嘴部,其嘴部太过长大,故而非常适合闭嘴形态,如果它把嘴巴闭起来,即使很小的力气,也可以让其无法再张开嘴巴,这自然就如同无牙老虎,没有多大危险了!”

  从叶战天与郝涩在脑海交流到结束,其实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郝涩听此,脸上露出喜色,右脚用力一踏,顿时刚刚挣扎张开一点的大嘴再次闭上。

  郝涩看到当真管用,心中担心消散一半,双脚用力,同时举起破风刀,疯狂的就着嘴面上砍击,刀刃砍在鳞片上,激起朵朵火花。

  铁甲鳄嘴部吃痛,本想怒吼一声,却只发出“呜呜”声,但这也彻底激起其凶性,直接跳起反转身体,准备将郝涩拍死在沼泽地上。

  郝涩精神力时刻注视着铁甲鳄的举动,连它体内的肌肉涌动都“看”的清清楚楚,在其翻转的瞬间,双脚奔跑,快速向着眼珠刺去。

  铁甲鳄眼中郝涩的身影不断放大,忙闭上眼睛。

  郝涩在对方闭上眼睛的瞬间,减小手上力气,在一击后双脚跳起。

  铁甲鳄在闭眼受一击后,感觉嘴上没有对方,心中暗喜,猜想郝涩被弹力币飞,忙张开大嘴的同时睁开眼睛,却看到郝涩从高处再次向它眼睛刺来,大惊下正准备再次闭眼,却是已经迟了。

  破风刀刺去眼中后,郝涩用力搅动,最后更是直接沿着眼珠爬到里面。

  铁甲鳄疼痛难忍,不断翻腾,激起沼泽内片片淤泥。

  半响后,郝涩直接从另一种眼珠冲出,手中握着铁甲鳄的妖丹,几个跳跃间来到汪含烟身边。

  而铁甲鳄自然是早已经死的不能再死,郝涩收起妖丹,擦擦身上血迹。本就为红色的软衣,如今被鲜血染的更加鲜红一片,看起来狰狞恐怖。

  汪含烟忍着刺鼻的血腥味,和郝涩继续向出口走去。

  郝涩靠着精神力远远的绕开一些高阶妖兽,遇到低阶妖兽则直接出手斩杀。

  一天后,二人的脚下开始出现些灰色的毒草,郝涩知道这可不是快要到达滴血平原的征兆,而且此地沼泽内长出的水草。

  正行走间,郝涩突然止住身形,一拉汪含烟向着远处跳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长白白腿说:

说到做到,加更俩章送上……如果觉得爽就点个撸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