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来去匆匆,转眼间,郝涩已经入军一个月。

  这一个月来,黑石县的预备军终于赶到了边关,而郝涩通过这一个月的勤加练习,加上叶战天的不断指点,已经将刀法基础练的颇为娴熟,金刚拳和风云步也基本掌握,只有离刀斩,还只是招式熟练,里面的意境却是半分不懂。

  即使如此,郝涩也觉得这离刀斩颇为强大,隐隐间可以调动他十分力气,能够与上等武术一比。

  这离刀斩共分为九式,按照上面介绍大成后每一招都可以排山倒海,郝涩对那等实力充满向往。

  同时对叶战天对他的指点也颇为感谢,对方往往一句话间让他茅塞顿开,故而进展颇为快速。

  魏国与赵国边境是一块巨大的平原,俩国常年在此交战,死伤人数早已如过江之鲫,数不甚数,故而此地被命名为滴血平原。

  俩国交战,平时只是在滴血平原外围宽阔地带,在这滴血平原深处奇大无比,各种妖兽出没,其中不乏小妖境界的妖族,故而这滴血平原深处一直是禁地般的存在。

  郝涩在预备军到达此地后,通过打探对这已经了解。

  这天郝涩正在自己帐篷里演练武术,突然外面一阵鼓声传来,郝涩忙来到外面,将自己手下的人整理排好队后快速赶往早上晨练的大广场。

  此地早已经是人头攒动,郝涩按照分组站好后,静静等待。

  片刻后,一位身形健硕,头戴红色宝冠,身穿耀眼盔甲的中年人走上前来,往早就搭起的平台上一站,气势沉稳。

  郝涩用精神力一扫,便知道此人就是这预备军将军,长的长眉如剑,鼻若悬胆,气势沉稳,名为霍超伟。

  这霍超伟双目一扫全场,看到众人目光都集合到他这后,才开口高声说道。

  “根据多年的规定,每次开战前都有战前狩猎,这战前狩猎武徒六重以上者,不得出战,吾军各组长必须出战,剩下士兵随意报名。”

  一听霍超伟所言,底下士兵虽有诸多疑问,但来到军中的一个多月,让他们早已经明白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会因多言而掉脑袋。

  霍超伟看到下面众人全都不言,静听他讲话,颇为满意,顿了片刻,又开始说道。

  “为了让大家多多参与,此次狩猎斩杀敌人,凭着军牌回来换军功,这次奖励提高到往日的十倍……”

  郝涩听此,不由皱起了眉头,满脸苦涩,这军功提高十倍,可见这战前狩猎不会那么简单,自己这方应该处于弱势。而且正规军中普通士兵都是最少武徒四重,报名参加狩猎的更是其中佼佼者,这次狩猎多半是危险万分,但他身为组长,却是不得不参加,心中对当初用妖丹交换组长已有几分悔意。

  但若不是组长,没有独立帐篷,为了避开他人耳目,恐怕练武也不会那么容易。

  这世间万事万物有舍有得,当真是深奥异常。

  之后霍超伟又说了一些鼓励壮志的言语才离去,郝涩回道自己的帐篷后觉得应该做些准备,虽然自己是武徒五重实力,但对方军中实力强大者恐怕大有人在,也多亏因为限制,参加者最强为武徒六重。

  用自己的军功换取了一大堆各种伤药,还有遇到特殊情况需要的一些物品,郝涩将它们整理一番后,全都放入乾坤珠,之后开始养精蓄锐起来。

  他知道这战前狩猎便是俩军派出精锐,单人作战,在狩猎区与对方厮杀,一切全看自身实力。

  第二天破晓时分,郝涩一身红衣,快速向着滴血平原奔去。

  在俩个时辰后,郝涩终于进入了双方狩猎区,找了一处隐蔽之地,郝涩躲藏起来,用着精神力不停扫着周围。

  他可不想去冒险,毕竟来这军队中的目的不是什么得军功当大官,而且熬到开战吸收魂魄。

  只要在此地隐藏一个月,待这狩猎出去便可,虽然出去后难免会被他人耻笑,但他才不会在意那些,此地有着武徒六重的存在,估计还不会少,自己若是不幸遇到几个,那还不完蛋。

  ……

  在滴血平原的另一别,足有数百人身着黑色甲衣,手握各种兵器,在一起快速向前跑动。

  如果郝涩在此,定会发现这些人就是赵国参加战前狩猎的人了,这魏国军人盔甲等都是红色,而赵国为黑色,辨认起来很是简单。

  在这群人中,最前面满脸阴沉的中年人,右眼有道长长疤痕划过,更显几分狰狞,此时他看着手中的一个血色圆盘,行走间不断摆弄。

  突然,这长疤男咧嘴冷笑,嘶哑难听的声音传出。

  “兄弟们,北方俩里处有着一人,我们一起去将此人斩杀!”

  “好,嘿嘿,多亏国师炼化魏国人的血脉,制成这宝贝,有了这宝贝,我们还怕什么……”

  “就是,就是,这宝贝可以感应敌人位置,我们一起去杀他们一个人,他们如何是我们的对手,哈哈……”

  旁边黑衣人都面露得色,对可以知道对方位置显然颇为高兴。

  “废话少说,快虽我去击杀此人,记得包围住,别让他跑了……”

  旁边众人应了声是,快速向着北方二里外包围而去。

  ……

  郝涩对赵国人可以知道自己位置的事当然毫不知情,在半人高的杂草中,郝涩取出一块薄毯,直接躺在上面,一边睡觉,一边用精神力探查着周围。

  转眼已经是十天过去,这十天中,魏国参加狩猎之人已经被斩杀了一大半,无论是什么修为,遇到后都是被对方一哄而上,乱刀砍死。

  随着黑衣人不断的斩杀,他们前进的方向渐渐向郝涩隐藏之地靠近。

  这天中午时分,郝涩刚吃完干粮,躺在薄毯上闭目养神,在这里他倒难得清闲,不用练武。

  突然,郝涩双目一睁,张口骂出句“妈的”,快速起身,连薄毯都顾不上收了,撒腿向着后方拼命跑去。

  “你妹妹的,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一个,俩个……五十六个武徒六重,其余都是武徒五重,还几百个一起来,太欺负人了……”

  郝涩拼命的向远处跑动间,精神力一扫后方黑衣人修为,大吃一惊,这么多高手,就算是让叶战天附身多半也是打不过,拖都能把自己拖死,只希望对方没有发现自己,让他成功逃出。

  但片刻后,郝涩却是满脸苦涩,风云步不断施展,在前面奔逃间几乎双脚都不碰地面。

  在精神力查探到后方敌人正在快速接近,这让郝涩心中大惊。

  本来以为对方只是恰巧碰到自己,现在看来则是不然,对方明显就是冲着自己来的,而且还不知用什么方法可以确定自己位置。

  精神力在空中不断扫动,并未发现其他精神力,看来并非后方敌人中也有具有精神力者。

  想到此处,郝涩用力一踏地面,硬生生在地上踏出一个大坑,方向一折,向着滴血平原内围跑去。

  另一边,疤痕男满脸阴沉的看着手中圆盘,他刚发现郝涩,准备让人包围后一起击杀此人,但在那瞬间此人却是快速向着前方跑去。

  又在圆盘上感应到郝涩方向一折,向着内围跑动,不由一个想法冒了出来。

  “难道是具有精神力者?如此的话击杀此人定为大功一件。”

  疤痕男心中如此思道,接着一声大吼,声音虽然嘶哑难听,但也确实提高了几分。

  “前面那人要逃入内围,所以六重之人,和我一起快速追击!”

  众多黑衣人听此后,其中五十五个都展开身法跟随疤痕男向着郝涩追去。

  更新Tb最快上$k酷◎K匠q网☆

  郝涩因为改变方向,一下被身后之人将距离拉近了一半,如今只有三百多丈,而且这距离还在快速拉近。

  “叶前辈,快点附在我身上吧!不然我们俩的小命就完了……”

  “哼,这么点小场面就把你吓成这样,自己度过,每次附在你身上都是要消耗老夫不少魂力,老夫刚刚苏醒便已经附身一次,没有吸收到什么魂魄补充,若是再附身将再次陷入沉睡!”

  郝涩在脑海中得到这消息后,不由心中更急,双脚拼命摆动,只希望可以将后方众人摆脱,拼命继续往深处跑去。

  在后方敌人距离一百多丈时,郝涩脑海中传来叶战天一声浓重叹息。

  “小子,放松对身体的控制,老夫助你躲过此劫,不过日后可要快点让老夫苏醒!”

  郝涩听此心中一暖,但却是没有放松身体的打算,继续向前奔逃,同时脑海中回了一句。

  “前辈,晚辈现在还可以奔逃,等我实在没有一丝希望时你老再出手!”

  叶战天听此,隐隐间有些几分赞赏,观察着郝涩的目光也似乎亮了几分。

  黑夜人不断追击郝涩,但包括郝涩在内都没有发现在这滴血平原上空,有些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女,坐在一头雪白大雕身上,满有兴趣的看着下方的追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