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涩在出口周围等待出去的时间到了后,跟着众人一起走出。

  只见在哀牢山脉外的边上,一座座帐篷连成一片,士兵不断进进出出,人山人海,颇为壮观。

  来到统计猎获妖丹之地,此地早已经排起几条长龙。

  等待片刻,只见前方突然一片吵杂,有喜热闹者忙上前发问情况。

  之后一个干瘦的灰衣中年人回来后绘声绘色的得意讲了起来。

  “前面一个叫做龙天翔的少年,据说是黑石县龙家的人,竟然足足猎获二百一十颗妖丹……”

  “这么厉害,我辛苦了三天,数次经历生死危机,才猎获三颗妖丹。”

  先前说话的干瘦之人,立马满脸红光,好似他就是那获得二百多妖丹之人,继续得意的向旁人开始更详细的说起来。

  郝涩看到这些人连前面空下的位置都不补,站在中央,议论纷纷,不由间皱了下眉头,前面之事他早已经通过精神力查探清楚,无非就是一名武徒三重的少年猎获妖丹比较多些罢了。

  “你们如果不排队的话,请让一让!”

  前面议论者听此,都狠狠的瞪了郝涩一眼,之后干瘦之人更是阴阳怪气的讽刺道。

  “这有些人呢!就是见不得说别人好……”

  “就是,就是……同样都是少年,差距怎么就那么大……”

  “你们猜此人猎获几颗妖丹,我猜不超过十颗……”

  “十颗?我估计五颗就不错了!”

  “我猜三颗……”

  “哈哈……我看也就一颗!”

  旁人看郝涩穿着粗布短衫,料想是村里人,又欺郝涩年少,不禁开始嘲笑起来。

  郝涩听此皱了皱眉,一声冷哼,顿时身上杀气发出,冷冷的望了对方一眼。

  如今郝涩也已经杀了几百人,无形间已经带着一股杀气。

  旁人被郝涩一看,都是打了个冷颤,忙住口不再说了。

  %酷匠M网首`Z发of

  郝涩直接从旁边走到他们前面,他可没功夫和这种人计较,不过对方若是还嘲笑他的话,说不得也要教训一番,小时候忍受村民的嘲笑,也是担心怕露出破绽,而非心中甘心受气。

  不长时间,终于轮到了郝涩,远远的那阴瘦之人又开始低声说道。

  “你们说此人会取出几颗?嘿嘿,看他那么急,没准在哪捡到一颗妖丹,就出来装犊子……”

  郝涩精神力一直观察着周围,此话自然是落在他的口中,眼中寒光一闪而过,之后将肩上包裹直接取下,递给前面验收的士兵。

  那士兵异样的看了郝涩一眼,打开包裹后立马一惊,旁边众人更是直接发出阵阵惊呼。

  这惊呼立马吸引了一些好事者上前查探,在看到如此众多妖丹后,都是满脸惊色。

  “一共二百零二颗一级妖丹,一百三十五颗二级妖丹,请把你的军牌出示一下!”

  士兵在心中虽然对郝涩的表现惊异,但好歹他也是武徒四重的正规军,自然不会向旁人一样。

  之后另一名士兵接过郝涩递来的军牌,边记边念道。

  “周大柱,获妖丹三百三十七颗妖丹,封为组长,另换取军功一千五百五十二点。”

  郝涩接过递回的军牌,也不听周围众人对他的议论声,直接向着下一处走去,转身之际,冷冽的看了眼不远处的干瘦之人。

  对方在郝涩取出妖丹不久,听到前方的惊呼声,便急急忙忙再次上来打听消息,但看到是郝涩后,早已经吓得满脸没有一丝血色,躲在中央的人群中,偷偷的注视着郝涩,在看到郝涩冷看他一眼后,更是吓得直接坐在地上。

  郝涩自是不会在意这等小角色,快速领取了新兵的一个小包和兵器后,向着分给自己的住处走去。

  片刻后,郝涩便已经来到了一间帐篷中,因为他是组长,倒是独自分的一间帐篷,不过具体是哪一组组长,却是因为还不知道有多少人通过试炼,无法进行排组,便被拖后。

  郝涩取出那个小包,里面有一套红色衣服,三本线装小册,一个木甲子。

  看着红色衣服,入手处十分光滑柔软,郝涩很是欢喜,这衣服比自己身上穿的强太多了,而且此物普通士兵可没福气穿戴,只有组长才可以穿戴。

  不过到此郝涩也有了几分担忧,毕竟自己可不是真正的周大柱,虽然在哀牢山脉将从其口中得知的伙伴都杀了,但对方所言未必可以全信,而且难免会有一些人认识这周大柱,但周大柱却不认识对方。

  “不过勉强入了品阶的衣服罢了,这种垃圾你竟然都高兴成这样!”叶战天察觉到郝涩注视着那红色软衣良久后,忍不住开口说了句。

  “哦,那不知这武器又是如何划分等级的?”郝涩这些天对叶战天的性格也是有些了解,对他的语气也已经不在意。

  “这武器护甲等可分为一到九品,而九品之上为荒宝,那才是真正的宝贝,无一不是珍贵无比。”

  郝涩没想到这衣服竟然才勉强达到一品,而其上还有那么多划分,心中的喜悦也被冲淡几分。

  一打开木甲,里面有一颗红色小草,想必此物便是血灵草了,这价值药草想来对如今的自己也是作用不大,郝涩直接收入乾坤珠中。

  而灵一把长刀兵器只是凡铁打造,连品阶都未入,郝涩在看了几眼后直接挎在腰间,毕竟此刀在人间可能会经常使用,而在没有强大起来前,乾坤珠也可能为他招来杀身之祸。

  剩下的三本线装小册,分别为《刀法基础》,《通神功》,以及《新兵指南》。

  郝涩在查看几眼这所谓的通身功后,咧嘴一笑,直接收入乾坤珠内,此法不过是军中大众化的练体功法,实在普通之极,但可能是魏国高层希望自己军中多出几员猛将,起了这么一个霸气名字。

  而《刀法基础》郝涩倒是仔细的查看了个几遍,这上面讲了使用刀的最基本动作,郝涩打算自己若是有时间,顺手练习一下,之后也收入乾坤珠中。

  通过这新兵指南,郝涩明白了军中的一些制度,为了让士兵更具有竞争力,这军中有着军功体系。

  这军功可以是拿妖丹换取,也可以斩杀敌兵来积累,但在和平年代,最常见的办法是去军务堂领取悬赏任务,这任务五花八门,做什么的都有。

  这军功多了可以换取一些功法武术,也可以换取药草,练器材料,当然若是想当官,可以凭着军功换取,军功足够高,能换取的官职会越大,自然权利也是越大。

  郝涩对这些官职没有什么兴趣,他唯一感兴趣的便是武道,自己的实力提升才是王道。

  在对这军中规则了解一番后,郝涩也将其收入乾坤珠,之后开始练习起那刀法基础来。

  第二天破晓时分,这黑石县的入军试炼终于结束,而通过试炼的人数也被统计出来,大约五六千人。黑石县前几天招收到大约一万人,这么一次试炼便死去一半,可见这入军试炼的残酷,不过如此倒也将一些老弱病残去除,活下来的大多的壮年。

  郝涩也被更换了军牌,封为第三大队第五组长,管理手下一百名士兵。

  在早上和众多士兵晨练刀法基础,中午吃过午饭后,军队开始向着边关行进。

  据手下士兵们隐隐间议论,听说边关已经接连失利,连败几场,魏国皇帝才不得不招收预备军前去充数当炮灰,一时间军中人心惶惶,对即将到来的战斗担心不已。

  郝涩倒是对此不怎么担心,反而隐隐间有着几分期盼,若是不打仗,那自己跑这军中干鸟,不就是为了打仗死人,好吸收魂魄,在叶战天那得到些好处么。

  故而接下来,郝涩每天早上和士兵一起晨练刀法基础,中午赶路,晚上则自己在帐篷抽出时间练习离刀斩和风云步,偶尔也练练金刚拳,一时间武术进步飞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