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涩想也不想,看到身后追敌,赫然转身用尽最快速度向前奔去。

  片刻后,在左拐右转之下,甩掉了多大数人,只剩九人在后面不断追赶。

  郝涩明白这九人多半修为都不下自己,现在自己万万不是对手,且如果和他们缠斗片刻,定会被身后的众多敌人赶到包围,到时可就回天乏术了。

  不待郝涩多想,身后一全身肌肤白净,长的颇为俊俏,身着黄色长袍的青年似乎对这追赶已经不耐,双腿以特有的频率晃动间速度大涨,刹那间就将距离拉近一半。

  郝涩见此,心中大急,没想到对方中竟有一人练有武术,且应该是身法方面,这无疑让自己的情况雪上加霜。

  但在没有其他方法下,郝涩一咬牙,方向一折,开始往旁边一座山顶奔逃。

  在距山顶百丈远时,黄衣青年追上郝涩,冷哼一声,一拳往郝涩背后击去。

  郝涩转身右手成掌往黄衣青年拳头挡去,左手横着一挥镰刀。

  “嘭”的一声。

  郝涩只感觉右手一阵发麻,心中暗惊对方实力的同时,借力往后几个翻跃后继续往山上跑去。

  黄衣青年被郝涩镰刀横着一划下,无法及时追击,看着几丈外的郝涩又继续向前逃跑,心中冷笑,正准备继续追赶,却不想忽然一声震天巨吼传出。

  “四级妖兽”

  黄衣青年听此声音大惊,只见山顶有五头紫目青牛快速奔下,为首一头足有二十丈长,青年忙转极速身向后奔逃。

  郝涩在听到这生兽吼后,想也不想,他在先前经过此地时,便发现此地拥有紫目青牛,此时赫然向右直接拼命跑去。

  为首紫目青牛看了看郝涩,一声吼后毅然向黄衣青年等人追去,后方四头十丈大小的紫目青牛中,一头方向一改,向郝涩追去。

  半个时辰后,一座石山之巅,郝涩含怒将追来的紫目青牛斩杀,快速取出妖丹,单手按住胸口,向着远处跑去。

  夜幕降临之时,一个动物的山洞中,郝涩盘腿靠墙而坐,此时他目光充满冰冷,已经不符白天开心轻松的表情。

  今天郝涩斩杀血银狼后,又陆续斩杀了七头妖兽,这也让他明白了血银狼的不同,摸摸胸口的黑色石珠,郝涩陷入了沉思。

  他和血银狼战斗时发现对方似乎有着不低的智慧,而且还不知通过什么方法可以知道自己动作,及时做出了反应。但在后来他和其他妖兽战斗时,专门实验之下,发现其他妖兽并没有此等能力和智慧。

  而且他还发现自己每斩杀生灵时,这黑色石珠便闪闪发光,颇为神秘。

  之所以说是生灵,而非妖兽,却是因为郝涩今天遇到了不少人拦路抢劫杀害他,对于这种人,郝涩自是没有一丝手软,直接全部斩杀,而当这些人死后,黑色石珠也是闪闪发光。

  研究无果后,郝涩将黑色石珠小心谨慎的贴身收好,今日与黄衣青年的短暂交手,和前后剧烈的奔逃,让他费了不少体力,之后斩杀紫目青牛时,颇为费了番功夫,几次险些丧命,最后拼着受了不轻的伤下才将对方斩杀。

  而这第一天便遇到数次危机,让郝涩明白自己的实力还是有着不足。

  摸出包裹里的三十多颗妖丹,这里面除了八颗是他自己猎杀妖兽得来外,其他都是杀死抢劫之人所获。

  oi酷7H匠9Q网gW永久)b免{#费t看小^U说&!

  郝涩冷笑一声,这不得不说是一个讽刺,选出一颗妖丹直接吞下,闭目盘坐,心神沉入体内,静静等待。

  片刻后,妖丹在腹中化为一股热流,郝涩忙站起身,双臂向右方排成直线,平斜仰升,俩腿成弓字站立,抬头向前看去。

  这正是强化盆腔的动作,虽然十分有用,但却颇为滑稽,郝涩可是记得,自己修炼这练体篇,没少被村内的人嘲笑为傻子。

  心神控制体内热流向着直肠靠近,如今经过多年练习,控制体内能量,郝涩已经颇为得心应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在体内热流消失的瞬间,郝涩再次吞下一颗妖丹,继续吸收强化。

  一颗颗妖丹下肚,直肠越来越坚韧,同时更加晶莹剔透,不断涌动间体现出阵阵活力。

  终于,在吞下第十颗妖丹后,直肠在吸收热流后如同产生某种质变般疯狂涌动,似乎在散发着肉眼不现的波动。

  之后,郝涩感觉全身舒爽,用力一握拳头,一阵噼里啪啦的关节脆响声传出,向着墙壁砸去,却如同打在豆腐上般,整条手臂没入其中。

  “武徒四重!”

  郝涩慧心一笑,抽出手臂,如今他的力量已经达到了九牛之力,全身速度也是大增,那个害他受伤的百人团伙,定要他们好看。

  收起妖丹,郝涩躺在山洞中,头枕包裹,开始小睡起来,如今他的伤势也因肉体的突破而恢复,只待养足精神便去复仇。

  ……

  哀牢山脉内围,在一片山林间,一道紫色身影,手握银白长枪遥望远方。

  细看之下,这道身影为十四五岁的少年,身材高大修长,略显清秀的脸庞上剑眉横指,一双眸子如同夜间星辰般明亮,散发着阵阵冷意,最不同的地方是这少年的瞳孔竟然是紫色,无形中更显得几分神秘。

  突然这少年似乎有所觉般,在地上一按,顿时一只拳头大小的五彩老鼠“吱吱”叫着爬上他的肩头。

  片刻后这少年露出决然之色,低声喃喃道。

  “终于快到了,这次我说什么也要成功,到时后,你们对我欺辱,我定会百倍奉还!”

  一挥银色长枪,紫衣少年将五色鼠放在地上,看到对方眨眼间钻入地下后,毅然向着前方走去。

  ……

  第二天早上,郝涩取出一些妖兽肉食,烧烤熟吃完后,又静等片刻,才赫然一握镰刀向着远处走去。

  沿途遇到妖兽郝涩都是能躲便躲,不能躲便迅速斩杀。路上遇到他人,若是对方没有歹意,郝涩也是直接走过,但对方若是看他一个人,准备加害他的话,郝涩也是一个都不放过,并在杀死对方前打探百人团的去向。

  俩个时辰后,郝涩躲在一颗树上看着前方的一个简单营寨,双眼发冷,就是对方让自己昨天受伤,差点丧命。

  看到一个十人小队向西方而去后,郝涩快速向西面绕去,半响后站立原地,静静等待对方前来。

  果然片刻后一个十人小队向着郝涩这个方向走来,看到郝涩单身后明显大惊,正待后退召唤同伙,郝涩却是赫然直接双脚踏地,如离弦之箭般直接攻去。

  这群人中实力最高的也只不过是武徒二重,如何是郝涩现在的对手,且此地距营寨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郝涩手中镰刀如同砍瓜切菜般,每次挥动间都有一人丧命。

  片刻后,十人小队皆被郝涩斩杀,但郝涩却是眼都不眨一下,在搜刮他们身上的钱财后,郝涩再次向前面慢慢摸去。

  三个时辰后,郝涩静静的爬在一棵树上注视着营寨,这段时间死在他手上的小队已经有三个,足足三十人,但对这他显然并不满足,他的目标是全灭对方,这些恶人拦路抢劫,死在他们手下的人绝对不会是少数,需知此次招兵,绝大多数都是村民,只有少数是城里人。

  而这些人敢出来拦路抢劫,平时多半也是各个村内的无赖恶霸之类,他们死有余辜。

  片刻后,营寨中突然一阵慌乱,显然对方也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开始手握兵器,在旁边搜查起来。

  郝涩知道自己已经再捡不成漏了,一握手间镰刀,向着对方走去,此时镰刀上全是干枯血迹,这血迹,很红,很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长白白腿说:

  十追书加更,求支持,求撸撸……新书要发展,这些很重要,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