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冷男子向着刚才站立之地看去,却是立马大惊。

  只见一位看着大约十五六岁的少年,身着蓝色粗布短衫,双手分别握住自己另外俩个同伴脖颈,满脸冷笑的看着他。

  这名少年正是郝涩,他因为练武看起来像十五六岁的少年,其实现在刚刚十一岁,在发现有人追踪他后,郝涩一跃跳在树上,静静等着敌人到来。

  之后瞬间出手,制住了俩名手下。

  下一刻,郝涩冷笑着双手用力扭断二人的脖颈,往地上一扔,双脚用力跺地,右手握拳向阴冷男子当头打去。

  阴冷男子看到郝涩瞬间击杀了自己俩个手下,知道踢到了铁板,已经心生几分惧意,但自知郝涩不会放过他,心一狠,镰刀往郝涩拦腰砍去。

  却不想只见人影一闪,便失去郝涩身影,立马心中大惊失色,但不待他多做反应,只觉脖颈处一股剧痛传来,脑袋一歪,失去了生机。

  郝涩冷哼一声,快速在三人身上的搜刮一般,片刻后,郝涩手握镰刀,继续向前走去。

  三人身上只有十多两银子,再就是些干粮等物,郝涩只拿走了银子和镰刀外,其他东西都没有要。

  本来他还抱有几分对方身上有武术秘籍的希望,结果自然是没有,不过想想倒也释然,对方三人中俩人为武徒一重,那位大哥更是武徒二重,若是他们会武术,自己要想解决他们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摸摸手中的镰刀,此镰刀连为一体,长一丈有余,重三十斤左右,郝涩用力挥了几下,这镰刀只是凡铁制作,想此之下,还没有自己身体坚韧。但在没有更好的兵器下,郝涩也只能将就着使用,毕竟凡人拿这镰刀伤不到他,可若是实力不下他之人使用,无疑会受到伤害。

  需知世间万物当速度和力量快到一定程度,便会发生质变。握着镰刀,郝涩不由间心中开心起来。

  此地虽然十分危险,郝涩却是难以控制自己的心情,自己总算可以独自在这世间闯荡一番,前世的幻想和少年心性,让他对闯荡世间早已向往万分。

  至于杀死那三人,郝涩自有想法,他可不想当什么救世主活菩萨,虽然心中有着些许难受,但他明白自己早晚要经历那血之洗礼,如此才可以闯荡世间。

  而且郝涩猜测,这所谓的入军试炼,多半也是让人们经历杀戮,毕竟都是村民,一辈子都没见过几次死人,若是在战场上看到那番残酷血腥场面,恐怕有不少人会吓得失去心智,连炮灰都当不成。

  况且如此一来,还可以淘汰大批弱者,此等手段当真配的上残忍二字,同样也让郝涩首次如此深刻体会到了弱肉强食这四个字。

  但郝涩对这些却是没有什么厌恶和害怕,相反他充满了热血,拿着镰刀,上跳下窜的往前面走去。

  随着不断的深入,渐渐的已经有一些野兽出没,不过妖兽郝涩倒是暂时没有遇到。

  在又深入了几里地后,郝涩忙止住身形,趴在一块大石下向前面望去。

  只见前面一只全身银色毛发巨狼正在撕咬着一只麋鹿尸体,此狼足有三丈有余,边进食边眼睛警惕的看着周围。

  血银狼,刚出生为一级妖兽,成年后为二级妖兽,生性嗜血,因全身毛发银色而得名。

  脑海中回想过这股信息后,郝涩握紧镰刀,慢慢摸索着向前面走去。

  他虽然待在村子里,可这些年却没少读关于魏国一些动物药草等类的知识。

  在绕到距血银狼五丈后的一块大石后,郝涩深吸口气,正准备去偷袭这只血银狼时。

  下一刻,郝涩却是大吃一惊,只见不知何时血银狼已经跳上了他藏身的那快大石,一跳向他扑来。

  郝涩忙就地向左一个打滚快速向左窜去,之后脚下一借力,翻起身来。

  ●酷K*匠p网永久免6费●#看《U小!@说

  “你妹的,你想吓死小爷啊!”郝涩狠狠的骂了句,握紧镰刀,不待对方再扑来,直接狠狠的向其劈去。

  血银狼眼中一道狡婕色彩滑过,一闪间躲过镰刀一击。郝涩见此,眼中闪过一丝得色,在对方闪身之际,狠狠的一脚踹去,这招正是他这些年自己琢磨出的一招。

  在郝涩快要踢中的瞬间,血银狼如同身后长了眼睛般,身子一矮,向左一滑,躲过郝涩一脚,更是顷刻间张开血盆大口往郝涩身上咬来。

  郝涩忙单脚凌空在对方头部一踏,之后快速翻着筋斗向后退去。

  血银狼一扑而上直接追来,郝涩翻身之际眼看后方有一块大石,在到达瞬间双脚用力,直接跳起躲过血银狼的扑击,更是双臂握紧镰刀用力向对方砍下。

  血银狼看也不看郝涩,直接向旁闪躲,却是慢了半分,被镰刀钩拉间将一条前腿砍为俩断。

  郝涩见此一喜,忙在落地后再次向对方攻去,血银狼却是转身直接逃命。郝涩赫然不会放过它,双脚踏地继续追击,但速度刚加起来,血银狼却好像知道郝涩的动作般,总算在关键时刻来个急转弯。

  就这样,一狼一人不断变换着方向往前方跑去。

  半盏茶后,郝涩气喘吁吁的镰刀拄地,“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也敢跟小爷斗,哼……”

  望了望四周,郝涩“呸”的一声吐了口唾沫,开始解剖起被斩为俩半的血银狼来。

  此狼明明只是二级妖兽,却颇费了郝涩一番功夫,心中不断恶狠狠的嘀咕:“你妹的,这妖兽怎么屁股也好像长着眼睛一样,难道妖兽都是变态么……诶,没眼睛啊,那怎么……”

  不待郝涩多想,他马上被血银狼肚子中的一物吸引了注意力,此物是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红色圆球,和肚子旁的血肉长在了一起。

  郝涩用力一拉,将此物撕下,用衣服擦擦红球表面,发现这竟然是一块黑色的石头。

  “难道这就是妖丹?不像啊!妖丹不是说只有黄豆大,还生长在脑袋中么……”

  郝涩用牙咬了下此物,却是坚硬无比,之后拿镰刀用力一砍,发现连刀刃都卷了,但黑色石头却是连道白印都未留下。

  “嗯,可能是什么炼器材料吧!”如此思量者,郝涩将放在胸口衣服的隔层中,他可是明白有些炼器材料价值不菲。

  心中感叹着这银血狼一定是饿疯了,连石头都吃,在将血银狼全身材料搜刮整理后,郝涩边走边拿着一颗金色小珠看了起来,此物是他在血银狼脑袋中找到,仔细看了会,郝涩确定此物便是妖丹。

  虽然他很想尝尝这妖丹会让他增加多少修为,但想想刚才获得此丹的不易,还是贴身藏了起来,那军官说没有妖丹者斩,万一自己吞吃后剩下几天再也得不到妖丹,那可就完蛋了,郝涩可不想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故而郝涩在看看天色尚早后,继续向前面摸去。

  在一座山谷中,郝涩拦腰将一只红色毛发的巨熊斩为俩半,不顾身上的血液,快速在脑袋中取出妖丹后向一旁奔去。

  茂密前进中,郝涩将最后一名鹰眼男子斩杀,满脸杀气的看着地上一具具尸体,在搜刮一遍后,快速离开了现场。

  在傍晚时分,郝涩开始寻找晚上落脚之地,今天的收获颇为不错,妖丹也得到了不少,想想一会就可以吞服妖丹增加修为,郝涩不禁有些兴奋。

  突然,前方有俩人跳跃而出,手握俩把长刀,其中一个满脸胡渣的壮汉凶狠狠的大吼一声。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郝涩见此,不惊反喜,让他自己去抢劫,他还是有些做不到,但杀这等恶人,却是心里没有多大负担。

  “哦,那你开的路呢?”

  也不急着杀对方,郝涩忍不住调诓对方一句。

  那壮汉此时双眼闪过一道狠色,“嘿嘿,小子,在哪?老子专开黄泉路,给我死来!”

  之后大汉向着郝涩举刀砍来,郝涩身形一闪间,避过对方一刀,顺势镰刀一钩,顿时一具无头尸体喷出鲜血的同时一晃栽倒在地。

  另一人明显没有料到自己的同伴连一招都没有挡住就被斩杀,忙大喊一声,转身向后跑去。

  “老大,救命啊……老大……”

  郝涩听此眉头一皱,双脚踏地,眨眼间追到对方身后,镰刀直接“噗”的一声,横穿心口而过。

  抽出镰刀,听对方的意思,好似还有着帮手,为了谨慎起见,郝涩也不想去招惹麻烦,正准备离去,却不想后方阵阵脚步声传来。

  郝涩忙回头一看,立马大惊,只见入眼处全都是手拿兵器,满脸狠色向他追来之人,粗略一数,足有近百之数,忙转身右脚用力一踏地,快速向后方奔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