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郝涩一家早早的乘着一俩马车向镇子上赶去。

  郝涩和他娘坐在车内,随着车子的颠簸起伏晃动,想着即将到达镇子上,郝涩再也忍不住,开口问道,“娘,我听我爹说这是要去测试我的资质,可以为我说说这测试是怎么一回事么?”

  外面赶车的父亲一扬马鞭,听到郝涩的说的话,开心的回道。

  “涩娃啊!到那了别害怕,这资质测试啊就是看你根骨是否良好,看看练武的吻合度是多少。”

  之后郝涩他爹顿了顿,似乎想起了什么,咳嗽一声,继续说道:“练武一途,像我们这种平民百姓家,资质其实并不会有多大差距,除非你的资质直接被评为上等,可以被直接选中进去郡城的武术学院中修炼,但上等资质实在太少,爹活了大半辈子还没见过有谁是上等资质。只是听说百年来青桐县也只有石卵镇测试出一个上等资质的孩子。”

  郝涩他爹说到这里,脸上露出几分无奈,开口语重心长的说着:“但这只是我们村里人,可不包括那些城里的富贵人家,自古穷文富武,人家有钱,可以买各种药材修炼,自是不一般。而之所以七岁开始测试资质,却是经过前辈们的研究,发现人体每七年会有着重大改变,在七岁时最适合开始练武,过早身体会承受不住,太迟则根骨定形,效果大减。”

  郝涩“哦”的应了一声,便不再发问,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郝涩他娘看到郝涩这样,叹息一声,脸上不觉间似乎皱纹更多了一些。

  马车在小路飞快的奔驰,绕过坑洼的山路,一闪驶入宽阔的平川大道,片刻后在一间修建的高大的大门旁停下。

  郝涩从马车上下来,此时已经到了响午,对这明显比村子高大一些的建筑,没有多少感想,毕竟前世见过的高楼大厦实在太多太多,只是露出几分新奇之意,看了眼门上的牌匾,却是一个字也不认识,心中猜测这牌匾估计是某种书法,同时暗暗决定定要加快对这个世界文化的学习。

  走进去后,要先报名登记一下,据郝涩了解,这镇子下只有十多个村子,刚好七岁的孩子恐怕不多。

  果然,郝涩一家来到报名处,门前并没有多少人,片刻后便轮到郝涩一家,郝涩他爹忙走上去。

  在门前一张长桌前坐着一个留有山羊胡的阴瘦老者,这老者连头都懒得抬一下,听到郝涩他爹的脚步声,直接说了句。

  “姓名,孩子姓名,在哪个村子住。”

  郝涩他爹听此忙达到:“我叫郝大宝,儿子叫郝涩,家住郝家村。”

  郝涩听到这,忙将郝大宝三个字深深的记在脑中,看到他爹退下来,三人一起向着大厅走去。

  郝大宝看着自己儿子的小身板,眼中露出几分疼爱,似乎做出某种决定般,笑着开口说了句:“我去买些吃的东西,涩娃想吃什么呢?”

  郝涩眼珠一转,“随便,要不就和上次买那个一样吧!”

  郝大宝疼爱的摸了摸郝涩脑袋,向外走去,片刻后回来,郝涩看到对方买的东西顿时哭笑不得。

  “糖葫芦,年糕?好吧!这也就算了,可你买那么多糖果算啥事啊!这让我怎么吃?”郝涩强挤出几分笑意,接过后拿了块年糕吃了起来。

  这时郝涩发现二老竟从包裹中取出一些干粮开始吃了起来,看着郝涩小口吃着年糕,脸上洋溢着笑容。

  郝涩见此,鼻子不由一酸,忍着继续吃着年糕,心中的某个想法开始快速发芽生长。

  约莫俩个时辰后,大厅内走进来四个穿着黑衣的大汉,中间站着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人,旁边跟着的就是先前的阴瘦老者。

  这时大家都知道测试要开始了,在中年人的带领下来到了院子内一块百丈方圆的广场上。

  此时,广场上已经挤满了村民,这些村民虽没有自家孩子测试,但大家都是十里八乡的,来瞧个热闹,看看谁家的娃资质好。

  看到中年人前来,村民自动让出一条路,这人可不简单,是镇子的镇长,每年都举行这么一次资质测试。

  中年人走到场中,取出一张纸,笑着高声说道:“好了,一年一度的资质测试现在开始,这次参加的共有一百零二人,叫到名的孩子上前就行。”

  “嗯哼”的咳嗽了一声,中年人扫了眼场中,看到大家都向这里看来,才满意的念到:“李毅,张小翠,郝伟,郑旭,你们四个上前来。”

  郝涩一扫全场,看到三男一女四个孩子战战兢兢,满脸紧张的走上前去,其中一个虎头虎脑的孩子郝涩多看了几眼,若是没有记错的话,此人就是自己村子内的一个孩子,名为郝伟。

  四个孩子分别走到四个黑衣大汉身边,大汉马上开始在孩子身上摸索起来。

  片刻后,四人都分别说出一句“下等资质”后,站立一旁,不再看这些孩子一眼。而早已坐在旁边桌前的阴瘦老者忙提笔记下。

  孩子们听到这一声皆胆怯的走向自己父母,郝伟更是“哇”的一声开始哭了起来。

  中年人冷哼一声,郝伟的父母忙上前安抚自家孩子,让他不再哭闹。

  之后中年人再次念出四个孩子的名字,念到名的孩子依次上前测试,就这样不断的测试,转眼间已经有一半孩子测试完。中年人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阴沉,已经不符刚进来的笑脸模样,因为测试到现在竟然全都是下等资质,连念孩子名字的声音也阴冷几分,这无疑让孩子们更加的害怕。

  “郝涩,周兰,白强,林卓,上前测试。”

  听到叫自己名字,郝涩起身向前,看了眼父母的那紧张的面孔,咧嘴一笑,迈步向黑衣人走去。

  旁边众人看到郝涩这孩子不同其他孩子那么紧张,有人忍不住问道。

  “这是谁家的孩子,倒是好胆识。”

  一听这话立马有一个脸上长满丑陋胎记的妇女回到。

  “屁,这孩子住的离我家不远,他从小就是个傻子,真不知道他父母怎么想的,让傻子来测试,那不是闹笑话么。”

  众人哦的一声,露出恍然之色,看到他人这幅表情,胎记妇女满脸得色,似乎自己有多了不起的样子,继续唾沫横飞向众人诉说郝涩往日的丑事。

  郝涩来到靠左边一个眉毛分岔的黑衣人旁边,对方也不多言,直接开始在郝涩身上摸索起来。

  郝涩看到对方在这摸一下,那捏一下,偶尔还有些疼痛,眉头略微一皱,也不有何动作,静静等待着结果。

  片刻后,双岔眉“诶”的一声,又认真摸了一番,才开口说道:“中等偏上资质。”

  一听这话,中年人忙掉头深深的看了郝涩几眼,再次喜笑颜开,连说三声好,摸摸郝涩脑袋,问了郝涩名字后,让郝涩下去。

  更新-e最#O快@上!V酷E匠Zb网B

  旁边正向众人诉说郝涩丑事的胎记妇女,一下呆若木鸡,眼睛睁的老大,满脸吃惊之色,看到旁人看她那异样的目光,如同被人当面扇了个耳光般,尴尬的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郝涩的父母一听自己儿子的资质,立马高兴的合不拢嘴,跑上前将郝涩直接抱起来。听着旁边众人的恭喜声,郝大宝满脸红光,连头上的皱纹这时也似乎少了很多。

  自郝涩测试完后,如同好运被带来了一般,余下的孩子中竟被测试出三个中等资质,更是有一个白白净净叫王梦琪的小女孩被测试出上等资质,乐的中年人合不拢嘴,胖乎乎的脸蛋上笑的挤出条条蚯蚓般的沟壑。

  自此,这次资质测试就这样算是结束了,那个叫王梦琪的小女孩据说会被送入郡城的学院和众多天才一起习武,这无疑会让那个中年人在众多同行面前抬起头来吹嘘一番,更是会有一些实际的奖励。

  但这些都与郝涩无关,在众人的恭贺声中,郝涩一家高高兴兴的来到了自家马车旁,远远的看到郝伟一家也在赶马车回去。

  郝大宝冷笑一声,“这郝伟他爹一直嘲笑咱娃傻,说自己孩子多聪明,结果呢,嘿嘿,到头来哪比得上咱娃?。”

  郝涩他娘也是满脸高兴的回了句是,看着郝涩是越看越喜欢,这次郝涩无疑让他们二老在众人面前扬眉吐气,多年来的心病也似乎散去不少。

  晚上饭桌前,郝大宝疼爱的看着郝涩,深深的吸了口烟,握着烟袋开始说道:“涩娃啊,既然你的资质好,那就要好好的练武,不管你能听懂多少,爹还是为你说说这练武的涵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长白白腿说:

俩章送上,求追书,求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