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病房,白色的被褥,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挣扎着从床上坐起。

  这少年身形瘦弱,长期忍受病痛的折磨,使得身体更加不堪,已经完全是一副皮包骨头的模样。

  少年看着窗外的夜色,慢慢从枕头下摸出一把五六寸长的水果刀。

  “爹,娘,郝涩不孝,无法再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了……”

  少年脸露悲色,喃喃细语声再次传出。

  “都怪我太傻,太自私……”

  回想起自己迷信鬼神,向往仙神那翻山倒海的本领,在偶然得到一本破旧油皮书中,得到修炼之法。

  此法注重突破自己肉身,超越极限,铸就神基。自己百般不得入其门之下,一横心让自己患上癌症,以生死危机来突破自身!

  “就这样死,我郝涩好不甘心……为何这世界拥有仙神的传说,却没有修炼之法……”

  “爹,娘,孩儿自知此生无望,你们已经为我付出太多,如果这世上真有鬼,孩儿拼着魂飞魄散也要回来报答你们的恩情……”

  DF酷B.匠网唯一正08版,其…9他"J都是盗(#版R

  不想再苟延残喘几个月,更不想继续浪费父母的血汗钱,郝涩手握小刀,一刀扎入喉咙,几个抖动后,郝涩脑袋一歪,就此身死。

  俩行清泪从他睁着的双目流下,月光的照耀让这泪水晶莹剔透,里面包含着浓浓的不甘……

  这时,郝涩胸口处突然闪闪发光,一本黄色油皮书发出阵阵金色光芒,“嗖”的一声,眨眼消失不见。

  ……

  一间古声古色的木屋中,略显陈旧的床上躺着一个身着粗布蓝衣的孩子。

  这孩子望着房顶,满脸复杂的表情,他保持这个神态已经足足一个小时了,但心底还是有着几分踌躇。

  “我这是穿越了么,没想到原来是这样……”

  这孩子正是郝涩,他自知生机无望,又不想浪费父母的血汗钱买药替他续命,直接自杀身死,却不想竟然奇迹般的穿越了。

  通过融合这具身体前主人的记忆,郝涩露出满脸苦笑,他从记忆中得到的东西实在少的可怜。

  只知道自己这身体刚刚满七岁,再就是一些亲人的名字和长相,以及家中附近的一些地形。

  “原来这身体前主人是先天性智障,智力比常人发展慢个四五年……”郝涩满脸苦涩,想想对方的六岁才学会走路,七岁还偶尔尿床,直到现在都说话不利索的光荣事迹,真的无法想象自己日后该如何活下去。

  “不过幸好他也叫郝涩,倒和我同名,而且从他认识不多的几个字中,似乎……”郝涩沉思着喃喃自语道。

  之后心神沉入脑海,顿时一本散发着金光的油皮书显现出来。通过观察,郝涩知道这就是自己前世得到的那本书,此物到了自己脑海中便不出来,对这些郝涩也不了解,隐隐间他有些明白,自己穿越多半是因为此物。

  前世他是从一个古洞中得到此物,顿时惊为天书,对其研究了不下万遍,对上面每个字的形状早已经熟记于心,可是对里面的字却是一个都不认识,通过各种办法查阅典籍之下,隐约间明白这是一本通过锻炼自己肉身,突破人体极限的秘籍。

  而此时他快速心念翻动书页,对着上面的几个字看了又看。

  “这是极字,这是涩字,这个是人字……”

  原来这秘籍上的字竟对应着这个世界的文字,郝涩再仔细对照几遍后,终于确定了此事。

  从记忆中少的可怜的几个字中,他终于明白了前世自己为何百般不得入其门,一道精光从他眼中闪过。

  “这么说,我终于可以修炼了,不过,此事还有待再确认一番……”

  心中如此想着,却突然听到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郝涩歪过头一看,只见一位三十左右的妇人,头发高高盘起,瓜子脸上透出几分忧愁,穿着一身粗布衣服,手拿一个药碗走了进来。

  看着这道颇有几分姿色的身影,通过脑海中熟悉的感觉,郝涩知道,这就是自己此生的母亲,至于对方的名字,郝涩却没有在记忆中找到,这不禁让郝涩一阵无语。

  妇人看到郝涩歪过头来看他,药碗“啪”的一声掉在地上,之后快速跑上前来抱住郝涩,喜极而泣。

  “涩娃,你总算醒来了……呜呜……以后可不能出去乱跑了……”

  之后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擦擦眼泪,开心的大喊着向屋外跑去。

  郝涩对这“涩娃”的称呼有些不习惯,但也明白这是村里人疼爱自己的孩子,所以都会在名后加个娃字,而且此时显然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孩子他爹……孩子他爹,快来……”

  在另一间屋中,传来一男人的低沉声音和脚步声。

  “怎么了?……什么?涩娃醒了?快,快让我去看看……”

  接着片刻后,一个身形高大,脸色刚毅的男子快速跑了进来,看到郝涩真的醒来后,赶紧转过身去,口中不断自语道。

  “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郝涩深深的看了眼此人,他分明从对方转身之际,看到了泛红的眼睛。

  之后妇人再次趴在郝涩床边,嘘寒问暖一番,看着二老高兴的神情,郝涩觉得心中一暖,但让他就此认二老为父母,显然还是有些做不到,故而支支吾吾的应答了一番。

  二老倒是也没有怀疑,想来怕是这具身体的前主人平时说话也和这差不多。

  在吃饭后,郝涩看到二老在退出房门后偷偷将门从外面上锁的情景,不禁鼻子一酸,他知道前不久那个“自己”乱跑出去,到天黑都没有回来,在一座荒山上不小心摔倒滑落碰到了头部。

  想来因此自己才穿越到了对方身体上,叹了口气,郝涩想想自己前世父母看到自己的尸体,恐怕会很伤心吧!

  不过他对此却是不后悔,从床上挣扎着爬起,在屋角柜子中翻出几本图画书,点着油灯慢慢看了起来。

  通过刚才听二老的谈话,郝涩发现自己得到的记忆中不仅认识的字少,连听对方说话都有着一些不知道意思。

  对于一个想快速研究脑海中秘籍的他来说,自是赶紧拿出二老原来为“自己”买来的看图识字书,开始一点点学习起来。

  三天后,郝涩趴在桌前,看着桌上的简陋普通的饭菜,也不挑剔,开始往嘴里扒拉饭。

  这时郝涩他爹看着郝涩,喜笑颜开,虽然有一些人嘲笑他有个傻儿子,但他却是怎么看怎么喜欢,谁让这是自己的儿子呢!

  “孩子他娘,马上就到了一年一度测试资质的时候了,到时让涩娃也去。”郝涩他爹拿着烟袋,“吱吧,吱吧”的吸了俩口后说道。

  “这……去倒是可以,就怕……”郝涩他娘脸上露出担忧之色。

  “哼,怕什么,这练武可不比其他,没准我们的涩娃就是块练武的料!”郝涩他爹冷哼一声,磕了下烟灰。

  “好,那就让咱们的娃也去,如果资质可以,涩娃也喜欢,那就让他练武,以后未必就不比其他人家的娃强。”

  郝涩听到练武二字,心中早已经被提起了十二分兴趣,这些天他通过识字,已经确定脑海中那本油皮书就是武功秘籍,只是现在还无法识出所有的字,才忍住没有修炼。

  在考虑到现在还是有些无法听全对方所说的话,担心露出什么破绽,郝涩硬是忍住什么都没有说。

  之后五天的时间,郝涩不断学习这个世界的语言,更是翻阅一些记录历史的典籍,至此,他终于对这个世界有了个初步的了解。

  郝涩现在所处的世界名为风武大陆,这大陆上的人民风彪悍,人人习武,实力强大者如同天神般,上天入地,排山倒海,无所不能,为世间众人膜拜对象,更是可以掌握弱者的生死,弱肉强食法则在这里被上演的淋漓尽致。

  而郝涩现在所处之地为风武大陆上西部的魏国天兰郡青桐县下的郝家村。据书上所述,这魏国算是个小国,像魏国这等小国家在风武大陆上如同过江之鲫。

  魏国虽然比起大陆上其他国家算是个小国,但也有三百多万人口,可分为十八郡,每个郡下都有许多小县城,而像郝涩所在的这种小村子更是数不甚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长白白腿说:

新书求追书,求撸撸,因为不想让有些字被和谐,我会故意打成错别字,希望大家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