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影界一望无际的血海上三道身影一闪而过,为首的是一名红袍老者紧随其后的是一名红衣青年男子和一名白衣女子。

  “哇——”一声婴儿的啼哭自女子的怀中传来,“父亲停一下吧,尘儿饿了”红衣男子说道“胡闹!”老者怒斥道“现在是能停的时候吗?灵族的人很快就会追上来,那两大长老的修为都不弱于我,我纵然不惧可你们怎么办?”

  “桀桀桀……算你欧阳烈有自知之明。”不远处的空间突然裂开,一名紫袍老者走了出来。红袍老者脸色一沉“炎儿,你带着馨儿快走!”“不!父亲您教导过,欧阳家没有临阵退缩的人!”

  “你这逆子!想让你儿子刚出生就失去父亲吗?还不快滚!”老者掌风一挥将二人送出千里。紫袍老者面色阴寒的看着这一幕“欧阳烈,看来你是将神族的那个贱婢交出来了啊。”

  “哼!我儿媳可是神族的神女,你这混蛋就不怕神族报复吗!”紫袍老者露出不屑的神色“神女又怎样?你也知道神魔二族是不可结合的,她已经是神族的罪人,我来这正是为神族除害他们感谢我还来不及呢。”

  “我呸,不就因为你那狗屁族长看出我儿媳是万年一遇的玄阴圣女体质吗?少在那装了!”紫袍老者脸上本已有杀意涌动,听闻此句后脸色彻底的阴沉下来“看来……只能杀了你了”“就凭你?还不够格”

  “嘿嘿嘿……那若是再加上我呢?”红袍老者话音刚落,一旁的空间却是再度裂开,一名满身腥气的灰袍人走了出来。“蝎研……你这家伙也来了啊,看来灵族这次铁了心要留下我了啊!”感受到两人比他还要高出一线的气息,红袍老者不禁感叹道。

  “欧阳烈,何必呢?只要你将那贱婢交出来,我二人再向族长美言几句,以你的修为也能当上我灵族长老”灰袍老者说道。

  “蝎研!你当我跟你一样无耻吗?要战便战!血影掌!”红袍老者说完便一掌向灰袍老者击去“尸魔决!”灰袍老者四周尸气环绕,身体比刚刚膨胀了一倍多轻易地接下了这一掌。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啊!”紫袍老者取出一把黑色长剑“天灵剑法!”他一剑斩向红袍老者“血影魔甲!”红袍老者喝道,一套血红色的狰狞战甲出现在身上“杀戮之拳!”红袍老者在其惊骇的眼神里一拳将长剑击碎,紫袍老者一口鲜血喷出惊骇道“不愧是血影殿的血影魔甲”

  “可惜嗜血魔剑不在我手,不然这次已将你毙于剑下了!”灰袍老者哈哈笑道“欧阳烈,你不会真的认为那两人能够走得了吧!”红袍老者脸色大变,猛扑过去怒吼道“你做了什么?”“我族的八大灵将之一已经追了过去,想必你儿子已经是一具尸体了桀桀桀……”“你混蛋!我就是死也要拉上你们!”

  无数个狰狞的血洞出现在红袍老者身上,一道血红色的圆环出现在他身边,感受着红袍老者飙升的气势,灰袍老者脸上终于是有惊骇之色浮现“你用了化血魔决?”“哈哈哈!一起死吧!”

  紫袍和灰袍老者也顾不上什么任务了,拼命地逃跑。“一个都别想走,陪我上路吧!”红袍老者的身躯在空中轰然炸开,一股毁灭的波动袭卷整个血海,将海面生生压下了千丈紫袍和灰袍老者的身躯在一瞬间化作了飞灰。

  万里之外青年男子感受到那恐怖的波动,向远方扑通一跪,泪流满面道“父亲,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会杀上灵族替你报仇!”

  “杀上我灵族?口气倒是不小,你有那能力吗?”一名白甲男子站在空中,讥笑道。

  酷=匠#网%`首发:v

  “连灵将都派来了,真看得起我啊!”青年看着杀意滔天的白甲男子,将手中的玉简悄悄捏碎,一股空间波动从他身上传出。

  “传送玉简?”发现青年身上的异状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一枪点在虚空中,青年脸色一白一鲜血流出“混蛋!”玉简的定位装置竟被毁掉了。“你若继续传送必是九死一生,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

  青年看了一眼白甲男子“今日之仇我记下了”说完便挽着白衣女子一步踏入了虚空。

  一片虚空中,红衣青年和白衣女子飞速遁行着。“馨儿,放心吧,我们会活下来的”红衣青年安慰着脸色有些苍白的妻子“炎,我怎样都无所谓可我们的孩子怎么办,他还没好好欣赏过这个世界,难道就让他小小年纪夭折吗?”

  红衣青年沉默了,许久他才缓缓说道“我有一个方法可将他送到指定的地方去,但这个方法过于冒险,须以血脉之力强行破开虚空,我们将会承受巨大的的伤害。”

  ”炎,为了孩子我可以付出一切,难道还在乎这些伤害吗?”“好,那我们这就开始吧。”两人化掌为刀,切开了自己的腕脉,鲜血顿时喷涌而出,两人的鲜血很快便凝成了一个血球在虚空中轰然炸响。

  一个裂缝出现在通道中,青年将一个血红色的玉佩戴在了婴儿的脖子上,将他推进了裂缝中。

  裂缝很快便消失了,一股强劲的波动在前方浮现。“空间风暴!”青年惊呼出声。白衣女子抱住了青年说道“炎,你知道吗,能做你的女人我不后悔,即使违反族规失去地位我也不悔。”红衣青年的脸上浮现出了温柔的神色,也紧紧抱住了白衣女子,下一刻二人的身躯便消失在了肆虐的空间风暴中。

  人族领地——圣云山下一名白衣老者走过山下,忽然抬头望向天边“错觉吗?”老者喃喃道,正当老者转身想要离开时,天空中突然裂开一道裂缝,一个裹在襁褓中的婴儿,从天边坠落。“果然有问题!”老者脚踏虚空,将婴儿接住。“被抛弃了吗?跟我回去吧,做我的第十个弟子。”老者慈祥的笑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Squash倭瓜君说:

新手勿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