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天上,南天门外,十万天兵天将早已拍好阵型。放眼望去只见满眼金盔金甲欻欻放光,锦带丝绦五光十色,各式兵器寒光四射。十万天兵聚集成了一座巨大的阶梯,一排排的有地址高排列整齐。在大阵最顶端,五彩祥云环绕,金龙彩凤翻飞,仙女翩翩起舞,乐声缠绵悦耳。

  云端之上正中一辆九龙驾驭的曜日辇(就是九条龙拉着的车),车上端坐身披金甲,手持长剑歪戴金盔的玉皇大帝。在玉帝身边,太上老君盘腿坐在金睛神牛的背上,一手拿着把酒壶一手举着个仙桃在那悠闲的吃吃喝喝。

  本来太上老君连吃带喝挺高兴的,可是架不住身边有个身份尊贵的碎碎念,太上老君不爱搭理他,原本他可以脚底抹油溜之大吉,那和如今太白金星不在,就剩老君一个神在玉帝身边,玉帝又不能随便抓个仙女陪自己唠嗑,那样做的话实在有失身份,所以就只好对着老君喷个没完。太上老君实在烦他,但又走不了,只好用后背对着玉帝。

  玉帝:“俗话说得好,路遥知马力日久见神心。本尊对太白金星那个没良心的是多么恩宠老君你是亲眼所见,可是这次小子关键时刻了掉链子,居然不来参加众神之战。最可气的是连个招呼都不打,你说他心来还有没有我这玉帝。老君你说,他心里到底有没有我?你给我转过来!”

  老君翻了翻白眼说:“人家连个招呼都不打的意思你不明白呀?我看你还是别问了,事实说出来满眼都是泪呀,你好歹也是玉帝,给天庭留点脸面很难吗?”

  玉帝:“很难!”

  太上老君再次转过身去,狠狠地啃着仙桃,仿佛手中的仙桃就是玉帝的脑袋一般。玉帝不愧是玉帝,明知太上老君不待见自己但是他依旧我行我素。

  “老君,尽管你平时不拿正眼看我,对我的话也是阳奉阴违,但是关键时刻你还是心系天庭,忠心于我的。此情此心感天动地。我决定原谅之前对我的不恭,而且为了表彰你的忠心,我为你赋诗一首。”

  太上老君一天两忙阻止:“你不要再恶心我啦好吗?你再这样我立马就投奔江不凡去。”

  但是玉帝显然是不会受任何干扰的,依旧按照自己的既定程序行事。

  “啊!九重天上是天宫,多少宫殿数不清。其中一间凌霄殿,坐着统治三界、独一无二、说啥是啥的玉帝哥。玉帝哥有个好伙伴,他脾气虽臭心不坏,别看说话扎心窝,却是个忠心耿耿的好老汉,好老汉。本尊的诗咋样啊?”

  天兵天将:“好!”

  玉帝:“好就使劲鼓掌。”

  啪啪啪啪啪,整整齐齐五下,一下不多一下不少,十万天兵天将鼓起掌来就跟一个人似的。

  玉帝:“哎呦,这是有情绪呀,这可不好哇,马上就要开打了大家不能带着情绪上战场。所以我决定,大家有啥心里话。”

  玉帝随手一指太上老君说道:“都去跟他说,但是必须是在打完仗之后。”

  十万天兵天将鸦雀无声没一个搭理玉帝的,玉帝正要鼓舞士气。却听轰隆隆雷声滚动,咚咚咚战鼓齐鸣,江不凡率领十万神仙杀到。只见前锋军中一左一右两员大将,左为杨戬右为哪吒。两员大将率领神兵雁翅分开扎住阵脚,随后十万大军列阵与天兵天将面前。

  江不凡抬手一挥,鼓声立止。不凡大手向前一指,太白金星嗖的来到阵前。

  “呔,对面的听着,神主大军以到,我们一战定胜负!”

  玉帝兴奋地看着气势比自己雄壮不知道多少倍的江不凡的军队,蔓延的羡慕之色。但是玉帝发现,太白金星喊完之后,机房居然没一个人搭话。玉帝回头一看气得险些大骂出口,只见太上老君正横躺在牛背上鼾声大作。

  玉帝:“残酷的现实告诉我,忠臣不一定有本事,大多数情况下奸臣的本事比忠臣大,太白金星这个奸臣本事就不小。好吧,有位圣贤说得好,自己想做的事情别人总是做不好,还是我自己来吧。”

  说完之后,玉帝一拉缰绳大喝一声:“驾!”

  t酷《匠?网正版首X:发

  曜日辇直奔阵前,太白金星笑嘻嘻的看着玉帝说道:“哎呦呦,您亲自驾车啊,您看这多不合适呢。要不然您到我们这边来吧,我们这边人多,您随便挑一个吧。”

  玉帝:“那么好哇,呵呵呵,你给我滚犊子,你个吃里扒外的小人。不对,是吃里扒外的小神。你告诉我,江不凡都给比啥好处了?”

  金星:“好处大了去了。我跟了神主之后,神主对我百依百顺言听计从要啥给啥,我说往东他就往西,我说打狗他就杀鸡,听话的不得了哦。”

  玉帝羡慕的说:“真是这样啊,哎你说我要是投降江不凡他会封我个什么官?呃等会,你说往东他往西,你说打狗他杀鸡,人也不听你的呀,好哇,你敢忽悠我。”

  太白金星捂着肚子笑得要岔气。

  “哈哈哈哈,您真聪明,连我忽悠您都能明白。我看您在这个位置上呆的时间太久了,是时候换换了。呐,这是我家神主给你开的条件,签个字盖个戳就算生效,赶紧的。”

  玉帝:“哦哦,让我瞅瞅。”

  金星:“有啥好瞅的,赶紧签字吧。”

  玉帝:“不带这样欺负神的,你不让我瞅就不是好神。”

  金星:“好吧,你这智商也只能这样了,瞅吧,有看不懂得赶紧问我。

  玉帝:“谢谢。”

  江不凡看着这二位在战阵之前的交涉,他感觉这场景给自己带来的震惊超过了无量天劫。玉帝,这是玉帝?这一定是冒牌的。江不凡刚想到这里,身旁的西王母就开口说道:“不凡你想差了,你对面的就是玉帝,如假包换。”

  “大姐,这样似的也能当玉帝?凭啥呀!”

  西王母:“他原来不是这样的,那时候的他积极向上浑身充满活力,哪里有危险他就去那里,哪里有最厉害的雷电猛兽他就杀到哪里。他虽然有时候犯糊涂,总是无意中触犯天条引发天劫,但是他都能扛过去。你知道吗?看着他在天劫中哭爹叫妈,还有喊着我名字时的惨状,是我最快乐幸福的时光。可是后来他成了玉帝之后这一切都没有了,他其实就是个闲不住的性子,新鲜劲一过他就变着法子折腾。唉,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让他明白过来。”

  不凡:“感情费这么大劲就是要让玉帝老实点儿?”

  王母:“那倒不是,其实这一切都是他自己安排的,你若想知道详情,自己问他便是。”

  玉帝拿着不凡开出的条件越看越生气,当实在忍不住的时候,他猛地大喊一声:“这是霸王条款,我不签。我不,啊!江不凡,你啥时候到我跟前了?”

  江不凡叹了口气,敌人到了眼前居然都不知道,这玉帝是本事太大还是心太大呢?不凡抬腿上了曜日辇推了推玉帝。

  “那么大的座位你一个人坐浪费,让让,给我留个地儿。”

  玉帝:“哦。不是,等会儿。这是我的!”

  江不凡已经坐下了,不凡摇着说头拍着玉帝的肩膀说:“聊聊?”

  玉帝:“啊?咱俩有啥可聊的,开打!”

  噌~~~,神皇战戟怼在玉帝俩眼中间。

  玉帝:“聊聊就聊聊呗,闲着也是闲着,聊啥?”

  不凡:“嫂子(西王母)说了,你是因为触犯天条才引发的天劫,你可是历经上亿劫的,如此算来你竟然触犯了那么多天条,天条有一亿条那么多吗?”

  玉帝抬头想了想说:“谁知道天条到底有多少条呀,反正我不知道。不过肯定没有一亿条。老君,天条一更几条呀?”

  太上老君冲玉帝比了个三,玉帝捂着嘴巴惊讶道:“三千条,咋那么多?”

  太上老君满脸鄙夷的说道:“拢共就三条,您老人家反反复复的违反天条,没完没了挨了一亿次雷劈,自己算算这三条每条你犯了多少回吧!”

  哄,十万天兵天将以及十万江不凡大军齐齐轰然大笑,严整的军阵就像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样,将士们噼里啪啦倒了一大片。江不凡这次是发自内心的崇拜啊。

  “哥,我服了,你不当玉帝天地不容啊!”

  玉帝不好意思的客气着:“惭愧惭愧,没给你做个好榜样。不凡啊,这人啊只要一出名,你过去做的过的那些事就都成了光辉事迹。哥要不是当上了玉帝,就凭屡犯天条挨了上亿次雷劈的事,人家肯定会说哥哥是傻咳咳那词不好听就不说了。所以呀,一个有追求有抱负的人不管用啥办法都必须成功,否则就会成为别人眼中的傻咳咳。记住了没?”

  不凡:“记住了。所以你自己让位,还是我来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