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走进一家餐厅,赫然是离狂器殿最近、最好的餐厅。

  玉黄嘿嘿一笑,望着叶成,叶成嘴角一抽。

  三人在墙角处坐了下来,洪亮招了招手,喊道:“服务员!”

  “这个,这个,嗯...还有这个。”一番点菜过后,菜终于上了上来,都是美食,不过叶成着实是没胃口,一是他刚刚吃过,二是他看到这些东西,贵的付不起啊!光是一个麻辣凌角鱼就要十个紫冥币。

  一个时辰过后,玉黄和洪亮满意的摸了摸肚子,露出了微笑。

  玉黄挥挥衣袖,喊道:“服务员!结账!”

  服务员走了过来望着三人说道:“总共三百五十三紫冥币。”

  叶成一惊,什么!!三百五十三!还是紫冥币!

  在幻冥帝国,有几种不同的金币,从低到高分别为白冥币、紫冥币、金冥币、幻冥币,十个白冥币等于一个紫冥币,十个紫冥币等于一个金冥币,十个金冥币等于一个幻冥币,而三百幻冥币相当于一个人两个月的开支啊!可见这个饭店多么高档了。

  两人望向叶成,叶成淡定的说了句:“看我干嘛?我没钱。”

  服务员瞥了瞥叶成,说道:“贵客们,你确定你们没在开玩笑么?”

  “没有啊!”叶成道。

  “听这位贵客的口气,是想吃霸王餐喽?”服务员道。

  玉黄赶紧道:“等下,别误会,我们不是吃霸王餐,我们...”

  更C》新最|☆快√(上●酷U=匠8l网l

  还没等玉黄说完,服务员身上淡淡的气流飘动,赫然是斗气,叶成心中道,不愧是高档饭店,连一个服务员都是斗师,而且看斗气强度并不是一级斗师那么简单。

  正当双方准备动手时,一个声音传来:“住手!”一位老者走了进来,赫然是狂器殿殿主、八级斗师萧章。

  服务员见萧章,赶忙恭敬道:“萧殿主,这几个小子,他们...”

  萧章摆了摆手,抛出一袋钱,说道:“这里是五十个金冥币,不用找了,其他的是你的小费。”

  萧章走向叶成,说道:“成儿,没事吧。”

  叶成摇了摇头说道:“没事。”

  “我就知道你们两个不怀好意,想捉弄成儿是吧。”萧章佯怒道。

  两人四目相对,嘿嘿一笑。

  “好了,你们先在狂器殿住一晚,明天再走。”萧章道。

  “好啊!”玉黄立刻答应道。

  什么情况啊!成儿?难道那个人是萧殿主的孙子?不可能啊。服务员此时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狂器殿,居住宿舍。

  月明星稀,此时正是午夜,叶成辗转反侧,总是睡不着,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叶成望了望旁边睡的很熟的两只死猪,笑了笑,披上外衣,走出门。

  叶成望着天空,今夜的月很圆,赫然是是十五,只是星星很少。

  叶成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心很乱、很乱,不知要发生什么。

  “怎么?睡不着?”一个声音传来,正是萧章。

  “嗯。”叶成顿了顿,说道,“老师,您相信命运么?”

  “我相信。”萧章脱口而出。

  出奇地,叶成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萧章似乎看出了什么,说道:“怎么?有心事?”

  “嗯。”叶成点点头。

  “说来听听?”

  “不知道怎么说,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反正是不好的事,我的心里好烦。”

  “嗯?你觉得是什么事情?你那个小女朋友的事情?”

  “可能吧。”

  “...”

  两人就这么聊了一个晚上。

  翌日,卯时。

  “啊!好久没有睡这么舒服过了!”玉黄睁开眼,伸了伸懒腰,感叹道。

  “咦?叶成你怎么这么早起来了?”

  玉黄做起,看着眼前的叶成,叶成就那么盘膝坐着,身体通透,体内似乎有什么在流转着。

  那是斗气?玉黄擦了擦眼睛,不对,应该是他说的混沌之力吧。

  叶成缓缓吐出一口气,睁开眼,说道:“叫醒洪亮,快点吃完早饭,收拾收拾,可以走了。”

  “这么快?”玉黄道。

  “嗯。”

  玉黄赶紧叫醒洪亮,三人迅速洗漱了一下,然后吃了早饭,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然后匆忙离开了,甚至都没有通知萧章一声。

  幻城,幻冥大广场。

  幻冥大广场上围着很多人,有老有少,纷纷议论着什么,总数占了幻城的一半人。

  “叶成,幻冥大广场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过去看看?”洪亮道。

  “嗯。”叶成压抑着不知什么,向广场走去。

  广场上有一个木质圆台,下面放了许多易燃物质,十多个壮汉拿着火把,围着圆台,圆台上有一个十字架,上面绑着一位女孩,女孩皮肤白晢,有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只是此时显得略微黯淡,人们可以想象,这个女孩原本是多么的漂亮,而此时的她,头发乱蓬蓬的,显得有些邋遢。

  圆台下,一个个声音大声传来。

  “快行刑吧!还要等到什么午时啊!现在就可以行刑了,别再等了。”

  “就是!这种女的有什么好怜悯的,被妖龙玷污过的人...想想都恶心啊!”

  “······”

  台上,女孩眼中流转着什么,一大滴一大滴液体流了下来,赫然是眼泪。

  但此时少女的眼泪并没有唤起人们的同情,甚至有些人并没有看到她的眼泪。

  “放开我女儿,我女儿有什么错!你们不能就这么杀了她!”一位妇女声嘶力竭的喊道,赫然是女孩的母亲,但此时她被两位壮汉拉着,不能前进半分。

  而女孩的父亲此时已经被几位壮汉按在地上,身上满是血渍,似乎无力再说话。

  “离午时只剩一刻钟,准备!”主事人不知何时走出。

  “啊!”女孩的父亲忽然挣扎了起来,挣脱两个壮汉,冲向圆台,一路上有许多壮汉阻拦他,但都被他一拳打在地上。

  有的时候,父爱就是在孩子最危难的时刻显现出来的。

  “快拦住他!”主事人大喊。

  “爸!不要啊!”台上的女孩子大喊。

  但那位父亲依然疯狂地冲向圆台,主事人看不下去了,一闪身,制服了那位父亲,赫然是一个斗师。

  “哼!耽误公事,小心连你也小命不保!”主事人似乎很生气。

  然后主事人顿了顿,喊道:“离午时只剩五分钟!”

  “呵呵,你们就是这么对待你们自己的子民的么?”人群之中一个黑色身影闪出,瞬间制服了一个壮汉,只见他手握赤金色双头枪,眼中布满血丝,正是叶成,而那赤金色双头枪自然是大须弥龙枪了。

  “哪里来的混小子!耽误公事!一律拿下!”主事人不耐烦道。

  三个壮汉冲了上去,叶成怒吼一声,一闪在三米开外,又一闪,便来到壮汉背后,大须弥龙枪一挥,三个人,就那么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群众们恐惧的恐惧,尖叫的尖叫。

  “你!把沐曦放下来!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叶成此时如杀红了眼一般,歇斯底里地怒吼。

  可不是么?在台上的那个女孩就是沐曦。

  “就你?”主事人轻蔑道。

  “叶成!你走啊!不要管我!我现在不值得你这样做!我...”

  “傻瓜!”叶成大叫一声,混沌无象放出,混沌行全面开启,他此时心里只有一个目的:杀了眼前这个人,救下沐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